【静临】青苔(下)FIN

※私设性,咳,向哨……

※前文()(

※BGM青苔


※无分割图版 


很丨奇丨怪丨的丨,丨临丨也丨发丨现丨在丨恢丨复丨了丨正丨常丨训丨练丨学丨习丨出丨任丨务丨的丨生丨活丨之丨后丨,丨并丨没丨有丨人丨来丨安丨排丨静丨雄丨去丨向丨导丨班丨学丨习丨,丨虽丨然丨临丨也丨本丨来丨也丨不丨希丨望丨他丨去丨。丨他丨此丨时丨的丨宿丨舍丨是丨双丨人丨间丨但丨长丨期丨没丨有丨室丨友丨,丨位丨置丨又丨偏丨僻丨,丨简丨直丨可丨以丨说丨是丨个丨单丨间丨了丨,丨基丨地丨竟丨然丨也丨一丨反丨常丨态丨的丨让丨小丨静丨一丨直丨跟丨他丨住丨在丨一丨起丨了丨。丨说丨好丨的丨哨丨兵丨和丨向丨导丨成丨年...

【静临】被嫌弃的静雄君的一生(上)

碎碎念:

※喜欢我请直接留言说喜欢我,自己发条暗搓搓我要猴年马月才视奸的到

※另,表白之前务必默念三遍慕雪妆也,念错的自己去面壁靴靴


※被惹得很生气,想想下半篇先扔着吧(丢锄头)

※有原创人物,感情戏份之外讲亲情线,静临1V1,别扯犊子


童年是浸在琥珀色里的,有着麦芽糖的香味和蜂蜜的甜美。

孩子的无忧无虑源自幼年个体的单纯,更源自对世界和社会的无知。因为一无所知,所以才能发自内心的真诚愉快。

一旦年龄稍微大些,就不可避免地要进入名为社会的染缸,见千奇百怪的人,遇各种各样的事,被染上不同的颜色,步入不同的人生。


平和岛秀胜在十七岁的生日前夕,切实的理解到了...

【静临】城 番外篇【祝福】

※准备上吊


要照顾一个连话都不会说的孩子,实在是够难为静雄了。

更不必说,是要他照顾一个小小的临也。

颇感头疼的佣兵当天就带着临也返回了欧兰德亚城的庄园,并且赶在当天黄昏之前找到开着门的店铺买了一应照顾小孩子的用品,捎带一罐牛奶。

可是眼前的孩子太小,连话都还不会说,静雄研究了半天才勉强给他换上衣服,期间把他弄哭了三次。等终于让临也喝上温度适宜的牛奶,静雄只觉得已经累得要虚脱了。

照顾孩子比让他和深渊恶魔大战十回合更累!

把临也抱到床上,看他用软绵绵的小手抓着被子入睡,心底某个地方就柔软得不可思议起来。静雄伸出手指碰了碰那带着婴儿肥和奶香味的小脸,一边傻笑,一边在孩子皱起眉的同...

【静临】城 番外篇【注定】

春去秋来,离欧兰德亚被魔族攻城已经一年有余。

城池重新建立,再度繁荣,似乎一年多以前的劫难并未发生过一般。

背着重剑坐在小店里喝牛奶的佣兵眯了眯眼睛,听附近的顾客闲扯打发时间。因为一年前的战争来的太突然,又消失得太快,欧兰德亚城的结局也过于惨烈,以至于城市重建后,关于战争的传说就越传越多,也越传越夸张。

有人说是精灵族的祭司凭一己之力击退了魔族,也有人说全大陆知名的金发佣兵功不可没,还有人说魔族攻城有着不可明说的缘由。

总之,都是坊间笑谈罢了。

当日涉身其中的人,有的回归了平淡的生活,有人依然背着武器游走四方,也有人再也没有出现在世人眼前。什么是传言,什么是真相,对于那些汲汲营营努力...

【静临】城(下)

※完全都是胡说八道

※BGM恋人を射ち堕とした日

※一箭穿心(认真的),之后番外发糖(剪刀手)

时隔近三年,静雄再次接了前往欧兰德亚城的护送任务。

将委托人送到指定地点之后,金发佣兵收好报酬,深深吸气,抬头望向了那座塔。

塔壁洁白,纹路细密繁复,顶端光芒一如往昔。

想到那个在回信中做手脚的混蛋,静雄就感到头疼,他生气、愤怒,一想到临也这几年的所作所为就后悔怎么当时没干脆掐死他。可是当时的事情,折原临也是真正的受害者,静雄则扮演了一个不知情的隐性帮凶。无拘无束多年的佣兵感到十分窝囊和憋屈,但又没地方把这种邪火散出去。他就是忍不住要想到折原临也,即使被欺骗了也放不下对精灵祭司的那些错位...

【静临】城(中)

※绝对属于胡说八道的架空

※上篇 (

但是次日清晨,还窝在被子里回味好梦的佣兵先生,是被踢下床的。

已经恢复了清醒的精灵表情很复杂,其中的怨恨和愤怒是静雄绝对不会认错的。下一秒,法术凝结的数片光刃扎到了静雄刚刚所在的位置,裹着被子就地滚开的佣兵低低骂了一句,丢开遮蔽物,直接扑到一旁捡起了自己的剑。下一波攻击被重剑尽数挡开,本就带着突然被弄醒的怒气,佣兵干脆什么都不顾了,在精灵停下攻击的间隙丢了剑,肉贴着肉压了上去。

精灵被他完全压制住,赤红的眼睛里满是怨愤,张口就咬在静雄颈侧。若是寻常人被这样一口咬下去,恐怕那被咬之处的肉都要被生拽下来,但出乎意料的,佣兵的皮肤是用“结实...

【静临】余灰 Fin

折原临也坐在那里,用一种他很不喜欢的方式。

双腿并拢曲起,手抱着膝盖,规矩得像是坐在地板上等老师讲故事的幼儿园小朋友。

他觉得自己大概已经死了,就算还没断气,至少也是离死不远了。

周围的黑暗仿佛没有尽头,他估算不出有多大面积,甚至听不到一丝声音,闻不到一丁点气味。

在那之中,有什么可以称为“突兀”的、类似于“破绽”或者“标志”的,只有一个和他用差不多的姿势坐在那里的人。

他一眼就知道,那是小静。

但他没有念头过去看一看,他觉得那太显眼也太无趣了,或者说,是他单纯的不愿意过去了。

在这种境地下,他必须得承认,他从上高中开始到三十几岁,放了太多的精力在平和岛静雄身上。他为了调查静雄开...

【静临】青苔(中)

※私设性,咳,向哨……

※上篇 (

※年更什么的,不存在的……


按部就班地训练、学习,被带着去出任务,折原临也发现专注其中的话,时间就会过得很快。他和小静约定结为搭档仿佛就是昨天,但从睡梦中醒来,看见头顶的树枝和太阳,才反应过来已经过了快一年。他轻轻打个哈欠,翻身看了一下周围躺的横七竖八的队友,终于爬起来去溪水边洗脸了。

说不清是为了小静或者别的什么,至少折原临也自己有了动力,就不再像原来那样了。以前是为了活命,现在不如说是拼命。他用纱布沾了点溪水,随意擦了擦裸露的伤口,已经结了血痂倒是不疼了,不过要是被小静知道,大概会生气吧。

小哨兵笑出声来,打理好自己,点开通讯...

【静临】樱莳

※前 夜泛 煮雨 筑紫 酌雪

※BGM 桜道


熏风渐暖,枝头花苞朵朵轻绽,两三日就将整个京都拢在了初春的帷帐里。

脱下冬装的女孩子们都打扮起来,有的鬓边簪了细工的樱花,有的在眉心妆点了樱色花样,有的戴了应季的小物装饰,还有的换上绘了樱纹的新衣,一时竟不知花是开在枝头,亦或是开在女孩子们身上。

临也兴致缺缺,翻看了会儿账簿就扔到一旁。

不管是前院或者后院,都处于女孩子们攀比妆容打扮的微妙情形,他却不得不为姑娘们的攀比心多支出一大笔脂粉钱,实在让他高兴不起来。

一旁的波江斜睨他,又很快收回视线。她的老板明明已经挂出了招牌,以赏樱的名义为前后院...

【静临】羞じらいの赤い軍服(四)

※红绿军服架空,前()()(

※说好的炖跳蚤……竟然一年半了还没影呢(暴揍)

※抽空填平不留坑,莫慌,等手感来了我们搞个舰桥啪(闭嘴)


穿戴整齐的临也坐了一会儿,环视一圈就知道这间屋子和他的主人一样无趣,更没有什么能提供给临也的信息。

实际上他并不想翻找静雄的东西查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如果那个人把自己关在这里就一定还会回来看的,临也觉得答案应该很快就能问到,也懒得动手。

视线扫过桌面上的电子相片装置,临也还是眉毛微动,下意识地走了过去。察觉到有人靠近,虚拟投影立刻将相片投射出来,是一张平和岛兄弟的合照。

看着两张相似的面瘫脸,临也一个没忍住“噗嗤”笑了出来。虽然静雄比他弟...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