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鬼言 Fin

※我愿意游荡在你身边,做七天的野鬼

※bgmいつか帰るところ

 

花了一点时间才意识到自己的状况,折原临也勉强控制着自己飘忽的身体——如果它还算是的话——坐到了窗子跟前的地板上。

温柔的月光透过窗格落下来,像水一样漫过屋子的下半部分,但又凉薄得渗人。

临也已经尝试了好几次,根本碰不到任何东西,尤其是那个躺在床上睡得香甜的笨蛋。金色的头发在夜里显得浅淡许多,熟睡中的气息绵长而平和,连那张总是因为愤怒不满的情绪皱起来的脸也舒展了表情,安静恬淡,褪去了凶巴巴的感觉更显帅气,也更加引人想要捉弄。

慢慢沉住气,或者说只是集中注意力而已,临也尝试着挪动过去,费了些功夫之后落到床边,把...

【静临】与食与爱(一) Langoustine soup

1# Langoustine soup

“Chef?”新来不久的学徒举着小本子和原子笔,打断了折原临也的走神。

“啊,帝人君,”男人伸手捏了捏鼻梁骨,“我们说到哪里了?”

“您说到下下周回来让矢雾小姐和北海道那边多订一打帝王蟹,还有虾和海胆也要增加。”脸孔稚嫩的学徒满面严肃,认真极了。

“好,就先这样吧。”临也挥了挥手,“这几天辛苦了,可以下班了。”

“是”学徒礼貌地告别,去换了衣服下班。

作为一家米其林三星餐馆的主厨,光鲜之下更是压力和挑战,不过现在就不必多说了。终于结束一天工作的主厨去和还在核算账目的矢雾波江小姐打了声招呼,也脱下厨师服,准备开始享受他来之不易的假期。

前一段...

【静临】池袋爱情小夜曲

【严重注意:前方流水账、凶残、崩塌、欧欧西!!!】


新年搞事第一弹,抽点梗

第一位,评论第7:想看娱乐圈cp被认为最邪教的 然后成一对

第二位,评论第17:两个人开始对自己喜欢对方的理由产生疑惑

第三位,评论第16:想看两个人是一对人气偶像组合\(^o^)/


晚八点,一个投放到影视杂谈区的视频点燃了一群人。


【三分钟带你看完相爱相杀的故事】

大家好,今天要讲一个关于孽缘的故事。

打遍校园无敌手的金发小霸王在高中入学的第一天,遇到了注定要和他成为犬猿之仲的情报男。虽然小霸王和情报男有一个共同的好朋友变态眼镜男,但既然是...

【静临】云泥 Fin

※云霞像猛兽的长爪,迷乱了恨与爱,泥泞像毒蛇的化身,缠住了悲与欢。——《云泥》

※BGM 月へ、幻想へ


犬猿之仲这个词指彼此关系如水火,在现代却被引申出了其他的含义,就像很多词语随着时代的变化有了另外的解释和意义。

很久以后折原临也和人谈起这个词,只觉得语言真是奇妙,末了又带入了他的犬猿之仲,说不出是好笑还是嘲讽地笑出了声来。

不仅仅是水火不容,至少水和火还有隔着炊具烧锅热水的可能,而他们之间,应该说是无法逾越的天壤之别吧。

一个是云,飘在天上,一个是泥,沉在地面。


在平和岛静雄看来,折原临也其人可能就是一团惹人厌烦的云。明明是那么轻飘飘的存在,却有...

【静临】【番外】爆炸

羞じらいの赤い軍服的补魔

上船地址

【静临】歧途(一)

※ @雪原 小可爱生快!祝永远14岁~


伤兵静(傻的)×军医临(假的)

现代架空,技术和武器什么的可能bug(看天)


先头部队不知道开进到何处了,他们几个人一路在后面追赶,躲避着残留的小股敌人,沿着森林和山丘一路往北,向着最初的目的地方向前行。

天擦黑时,田中汤姆选择了一块隐蔽的位置,决定停下来全员就地休息。他们这一队的人员不多,而且都多多少少负了伤,尤其是战斗力最强的静雄,伤口感染已经引起了发热,情况已经相当危险。

唯二的女孩子被保护得比较好,几乎没有受伤,承担了为伤员们换药的工作。身上只是些小伤口的门田跟搭档渡草去稍远处的小...

【静临】被嫌弃的静雄君的一生(下)| FIN

(上) (中)

不要了

※BGM Hello again 昔からある场所


哭到最后,秀胜眼前全然漆黑,什么都不知道了。恍惚中听到有人不断喊着他,有些熟悉,却分辨不出。

“秀胜君!”

听清楚的那一刻,他像是经过了一番艰难的挣扎,缓缓张开眼睛。

屋子里因为拉着窗帘显得很暗,纯白的屋顶被一片阴影覆盖,完全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但是温度不低,空调不断吹着热风,让周围暖融融的。这样的环境总能让人觉得昏昏欲睡,即使他刚睁开眼,这样的错觉还是存在。

“你醒了?”坐在床边的人笑着凑过来,制止了秀胜想要起身的动作,“再躺一会儿吧,还没退烧,小静煮了粥,等下给你端来。”

少年茫然地听...

【静临】献神 Fin

※套路不太一样……


村后近山的空地上,素服的村民们围成一圈,脸上都带着惴惴的不安,却又掩盖不住眼中混合着疯狂的期待渴望。

被装饰过的少年坐在祭祀的木台上,一身白衣几乎和他的皮肤一个颜色,墨黑的发上戴着花草编织的环,脖子和手腕上都系着挂了勾玉的细绳——他即将被献祭给神明。

这个村子太荒僻,与外面的沟通很少,每年只有固定两三次会去外面的镇子和人交换一些东西。临山的土地不算好,连年的耕种致使那些田地甚至开始变得贫瘠,又赶上大旱的年景,村里人死了好几个,他们却毫无办法。

少年家里的长辈都已经死去,可还有一对双胞胎妹妹,于是为了让村人放过自己的妹妹,他自愿成为祭品,走上了祭台。

坐在台上的...

【静临】We belong together | FIN

1002结婚日快乐~

※alpha静×omega临

年更之地下小诊所paro

※学生时代回忆杀+那个啥啥,慎重!


起床之前的浅梦里,临也皱着眉进入了一段很久没有触碰过回忆里。

好些年之前,他们都在来神上学的时候,静雄和临也的名头还不是“暴力夫夫”“狗男男”之类的称号,熟悉他们的人都称他们是“犬猿之仲”。

那时候某个傻子还不知道他是omega,追着他满操场打架,而他暗搓搓地搞着各种坏事给静雄找麻烦,不亦乐乎。

最后他被静雄追到天台上,alpha少年挤出一个堪称狞笑的表情,扑上来将他按在铁丝网上,随即给了他一个凶狠又热烈的吻。

不知道这该算是美梦还...

【静临】被嫌弃的静雄君的一生(中)

被嫌弃的静雄君的一生(上)

※主原创人物视角,感情戏份之外讲亲情线


见过了伯父被临也先生找来的大麻烦包围,一个人干翻了近百人;见过了临也先生被伯父用垃圾桶砸倒,还抽出刀来和他相对;见过了他们追打着跑遍池袋的大街小巷,所过之地多处狼藉。

少年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能继续打下去,以他的年龄和经历没办法理解。因为恨吗?以那两个人的状况,任何一方拿出真正拼命的架势,都有可能把另一方杀死,偏偏耗了这么多年,坐视对手的成长、强大。还是因为爱?毕竟他们后来可是结婚了。但少年无论如何也没法在当前的状况里看出这样的情绪,他伯父本就是极为情绪外显的人,若是真的喜欢,就算不是秀胜在他们家里看到的氛围,也不可能...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