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60分钟千字复健系列(1)——宏大架构

※自复健专用系列,本篇静没出场

※粗糙,嘲讽,don't care

 

新闻里的政客拈着稿纸,用虚伪的脸孔和刻薄的语调做武装,以尖锐的语言做刀锋,在镜头前侃侃而谈。折原临也看得有些头痛,在那名政客阐述完他针对社会老龄化问题的一系列设想举措后,果断关了电视,给这人的幕后支持者之一发了条信息,奉劝自己的委托人还是弃了这个人改投别的候选人更好一点。也不能说这个人的提议不好,至少如果临也自己是站在国家机器的角度,可能会对他的提议表示赞同,但很可惜不是。

不管再怎么刻意淡化,折原临也首先都是个人,其次才是他处于相应地位的身份。只要是人,心就是偏的,总要有个人的情绪和偏颇,总要顾忌一些原...

【静临】Mythos (一)

※大龄中二国民垂死挣扎的伪神话

※BGM千年幸福论 


很久很久以前,大陆上的人类还没有语言的时候,在遥远的雪山之巅,便已经有一片被后世称为“乐园”之处。那是诸神栖息之所,众位神祗的后花园,在后世长篇的诗歌之中以高邈姿态俯瞰人间千万年的所谓“净土”。

自然,漫长而无趣的神历于今人来说已经毫无意义,历史总是由胜利者书写的——所以现在的书本里只有寥寥数篇神话,还会描述那尚未被人类推翻的神权时代。

此间便是这岁月长河里的一粒细砂,时代的更迭里遗失了许多故事,也模糊了无数情节,以致于后世连率领人族揭竿而起的英雄都不再知晓,也使得神权鼎盛时人尽皆知的祭司一同被人遗忘。...

【静临】Brille | Fin

外链地址  半蛇×人

投票选项2,NC21慎,AO3首次尝试

【静临】旧事(上)

※大正paro蒸朋怪谈×(已经和我冬点的口味相去甚远了QAQ

そして、黒猫は哂ふ。


街角新开的咖啡馆生意不错,透过明亮的玻璃窗可以看见不少衣着光鲜的男女对坐谈天,身着条纹袴的女服务生将盛咖啡的白瓷杯端给客人,忙碌间还不忘给客人一个甜美的笑。

日头渐高,开始午休的工人也陆续走出工厂,下学的孩子们追跑着路过,还有调皮的故意挤在咖啡馆玻璃窗前做个鬼脸。

咖啡馆里的人已经少了许多,但也有就在店内用些简餐的客人,大堂只留了两个女服务生,其他人也倒班去吃午饭了。

“欢迎光临——”门口的女孩子有些走神,见到店门被推开才慌忙开口,片刻后看清来人,倒是放松了,“静雄先生!来找临也先生...

【静临】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FIN

BGM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灯被关掉了,只有一丝光从没拉好的窗帘缝隙里漏过来,但终究没什么用。

折原临也抬手盖住眼睛,好一会儿才从失神的状态里恢复过来,摇摇晃晃地翻身下床,忍着某种难以言表的酸疼去厕所解决问题。

排泄处缓缓淌出些黏腻的液体,极慢的脱离身体,然后落进水里。很细微的动静,却因为太过安静被无限放大,糟糕的濡湿感沿着某处蔓延,让他忍不住用双手捂起脸自欺欺人。

手臂和腰侧都有恐怖的痕迹,毫无疑问是在某人失控的时候大力掐出来的,此时又红又肿,但放在满身紫红相间的痕迹里也不那么明显,反正只是显得他更惨一点。

他太白了,皮肤因为近几年都很少晒太阳所以带着某种近乎病态...

【静临】饲龙(五)

※前    

※奶凶,特别凶呜呜呜!

 

*

小龙是很黏人的,三到六个月大还不能说话的时候尤其厉害。

如果出门最好都把他带在身边,不然回家就可能看到东西翻了一地,花盆碎成八瓣、惨遭蹂躏的厕纸飞了满地,连藏在床底下的内容不可描述杂志都被刨了出来挂在风扇上,最喜欢的那张图片还被抓烂了脸;还有就是,没洗的衣服袜子被从脏衣篓里拖出来,那个捣蛋的小坏龙却蜷在一件还算干净的睡衣里打着呼噜,翻起的肚皮一起一伏,柔嫩的爪子粉粉的,半点看不出做过恶。所以哪怕恨得牙根痒痒,也舍不得把小祖宗弄醒了,只能闷着气收拾屋子,末了去厨房给他冲一罐奶粉——掐...

【静临】结夏

※前 夜泛 煮雨 筑紫 酌雪 樱莳

※BGM 良し


春日短促,不过月余便落尽了枝头樱花,阳光日渐增温,夏日匆匆而来,蝉声一起就带了满城轻浮的燥热。 

折原家没多少变化,照旧按着时节给所有人裁了夏装,分发各式小物和熏香。只是乍一热了临也又开始坐不住,整天变着法子往外偷跑,让波江的脸色近来越发冰冷阴沉。

她跟着临也的时日不算短了,却是几年来头一次看到临也这样不顾分寸。原本按着波江的身份,是不该说的,可是她家老板的状况着实是独一份,由不得半点差错,她只能叹着气去做那个坏人。

好在临也自己心里也清楚,...

【静临】Harmonia

※北京卷+江苏卷一勺烩零分作文

※末世废土×凉宫设定,咸鱼想要一根绳绳上吊


世界崩坏的第三年,平和岛静雄叼着烟回到了阔别已经的城市。

当年被称为“超级城市”的东京,如今不过是一片超级废墟。和所有静雄走过的地方一样,这里没有人类和动植物存活,沙化的土石随风飞卷,幸存的建筑最高只有两层。

他深深吸气,忍不住摸了摸无数碎石中间尚算完好的猫头鹰雕像,心底感慨万千却没有更多时间停留。前面有个看起来没怎么受损的便利店,他决定去碰碰运气,说不定能解决这两天的饮用水和食物。抓紧背上书包的带子,静雄眯起眼睛看了眼天际渐浓的昏黄,迅速拉下护目镜,用围巾围住口鼻,在高低不平的废墟...

【静临】世界和谐

※毒雪的陈年老泥坑……之一……

※略微——缺德+缺心眼的欧欧西产物

※儿童节要什么自行车─=≡Σ(((つ•̀ω•́)つ


岸谷新罗后来想了想,当初嘲笑别人家世界观《公序良俗健全育成法》(注1)的自己,真是非常天真了。

他们身处的这个世界,在一次莫名其妙的时间静止后,明显偏离了轨道,活像是被系统BUG卡死的老牌网游,明知道通关路线却怎么都打不过去,关键节点全都乱了套。但这还不是最严重的问题,反正卡就卡了,生活还在继续,可是某个现实问题是真的严重极了。

痛苦万分的密医站定在街头,看着二十一岁的某对犬猿之仲从巷口一闪而过,然后远处的自贩机落地的巨响、路人的尖叫,以及……

“...

【静临】饲龙(四)

※前文    

※单身猎人为何深夜冲奶粉,是XX的丧失还是OO的沦丧


*

龙是好奇心很强又爱玩的生物,幼年期尤为明显。

如果静雄早一点知道的话,就不会像眼下一样疏于防范,被一只和他巴掌一边大的龙崽子弄得焦头烂额。

当龙崽子不再需要那么多的睡眠时间,当幼嫩的翼膜开始变得柔韧、骨骼强度足够禁得起临也扑腾着翅膀在低空悬停,静雄的噩梦就开始了。

一开始只是偶尔找不见了小龙,吓得喊着名字四处找他,最后虚惊一场,在某些不起眼的地方把滚得脏兮兮的小家伙捡起来,抱去喝奶。

后来就没那么轻松了,临也似乎爱上了这种藏匿和寻找的游戏,并且无...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