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人间烟火 Fin

※BGM让她降落


夜晚太过寂静,路灯投下的光让影子拉长,妖怪似的贴伏在地上。这样的时段,空旷的老旧小街好像总该发生点什么,不管什么类型的小说都有几篇经典用类似的标准开头。

不过很可惜,折原临也插着兜慢慢走完整段路,除了远处的一声狗叫让他打了个激灵,一路都太安静了。什么都没有发生,平静的夜晚走过一段普通的路,甚至连个小混混都见不到。

说不上是遗憾或者什么情绪,临也转了个圈,从街口离开,走入灯光交织的大路。


人总是从幼稚得愚蠢的年纪一路长大的。即使是现在能将半个池袋玩弄于股掌的折原临也,小时候也向妈妈要过哆啦A梦,也异想天开过要去火星种地,也...

【静临】复健系列(4)——原生家庭

※非专业胡说八道,考据量低

※BGM 交换(尾曲)

 

对面教堂的大钟“咣当”“咣当”敲了十下,给本就闷热的天气更添了两份烦躁。

折原临也站在路边的树荫底下,贪婪地汲取着树荫下那一点凉快的感觉,整个人却像是在热水里泡发了的某种干物,不太真实的膨胀着,一攥就能挤出大把水分来。

他等了没多久,但是说不上是出于什么原因,看起来紧张又无措,不停往裤子上蹭手心。像是回到了岁数一半的年龄,在没有把握的事情面前心情慌乱、兴奋而不安。

最后一声钟响的余韵也消散,一大群白鸽扑簌簌了出来,迎着闪耀的光绕过教堂的尖顶和旁边爬满绿叶的旧楼。鸽哨和扇动翅膀的声音揉在一起,然后加入了女孩子的笑声,但...

【静临】饲龙(六)

※前    

※奶爸都是黑暗料理之王×

 

七、八个月大的时候小龙开始长牙了。一开始只是喝奶的时候在奶嘴上咬了个洞,后来则因为牙疼开始在家里找东西磨牙。静雄发现的很及时,按照岸谷新罗给出的建议换了食谱,还准备了磨牙的小零食,才避免了小祖宗在这个阶段进行大肆破坏。

奶粉减量,辅食里软烂的那些也减少,增添了些需要咀嚼的食物。龙的牙齿和消化系统比人类强大上百倍,不过面对一个还是只比自己手掌大一圈的小东西,平和岛先生出奇的有耐心,也和普通人类一样犯了蠢,只把某个小崽子当娇弱的小祖宗精心养着。当然,十分乐见...

【静临】生理男子临也君 Fin

※生理男子paro

※口味略奇特,慎重.jpg

※迟到的结婚日贺文

【高雷预警】恶趣味有,ooc有,不适描写有


已替换AO3 戳

【静临】复健系列(3)——婚姻咨询

※有感而发,夹带私货,非专业

※静临结婚前提


“下午好,折原先生。”干练的年轻女性坐在桌子对面,手边是准备好的文件夹和纸笔。

于是进屋的男人也微笑着点了点头,“下午好。”

他按照习惯坐下来,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顺便松松领口,“今天小静有些事情,所以只有我一个人。”

“没关系,您不用道歉,”女性轻轻摇头,“毕竟您是掏钱的顾客,我是为您提供服务,而且换一种说法,我觉得其实单人咨询会效果更好一点。”

下午的阳光温暖舒适,从两个侧面映入通透的房间,于是气氛细微变化,终于落入安静。

折原临也叹了一口气,“说真的,要不是橘小姐你自己定的规矩,我真想跟你签个三年的咨询协议。”

橘...

【静临】与食与爱(二)Onsen Tamago

2#Onsen Tamago

清晨,阳光和风活跃起来,穿过窗户进入室内,人类活动的声音带着忙碌的节奏拉开序幕,宣告新一天的来临。

平和岛静雄醒过来的时候,朝阳在屋子里散布开金色的光晕,凉爽的风吹动窗帘微微作响,隐约可以听见外面路过的人说话走路的声音。

他躺在自家的床上,只觉得这张快要睡腻了的床今天躺起来格外舒服。小心挪动位置,旁边还没睡醒的家伙轻哼着表达不满,缩得更厉害,几乎要缠在静雄身上了。怎么想,临也这会儿都是起不了床了,而按照静雄对他的了解,估计得快午饭的时候才能醒。

静雄脸上的餍足感还没退干净,把人捞过来又亲了一口才离开床。临也困得睁不开眼,哼唧着想推开他,可是酸痛的肌肉实在使

这答案堪称荒诞的精准,简直戳心得可怕啦(跪

【静临】Mythos (二)

※大龄中二国民垂死挣扎的伪神话

※BGM千年幸福论 


那些对少年来说美好甜蜜的时日,在他的老师看来就是另一种情况了。

随着少年的成长,在Izaya身边才慢慢品尝到的温暖让他越发有了生气,显得是个和年龄相当的鲜活少年了,可他的变化却将师生两人的关系引入越发尴尬沉默的僵持里。

Izaya原以为多一个学生也和往年没什么不同,过去的一千多年他都这样慢慢过来了,他已经渐如死水,还会有什么波澜呢?

但很可惜,他错了,即使是提前就听过了时序女神的预言,真正到了自己经历的时候还是会觉得,原来痛苦和快乐是那么鲜活的东西。


他是...

【静临】卜算子 Fin

※实名按地摩擦石墨八百回

※神棍梗,胡说八道

半瞎老临,在线卜卦(已替换AO3)

【静临】复健系列(2)—— 修罗场

※本篇目又名,那些年我们爱过的法螺田(×)

※周末沙雕,梗自乌冬宝贝儿 @我搞基啊 


法螺田听见架着他的人停下脚步的同时说了什么,大概是到了什么地方的门口,正和守卫打招呼。他已经吓得浑身发抖,但是又觉得这样太丢人,强压着恐惧动了动胳膊,结果被人以为是要挣扎,又一肘子顶在肚子上,疼得他怀疑自己的胃是不是已经破了。

“进去!”他被人推了一把,跌倒在地上。手底下是光滑的木地板,可以感觉得出应该是个比较高级的地方,空气里都弥漫着一种淡淡的香气。但法螺田敏锐地闻到了自己前方传来的烟味,他身体紧绷了一瞬,没记错的话那个味道应该是Peace的,能抽得起这...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