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我觉得我犬猿之仲喜欢我

※圆点梗,来神时期的沙雕故事

※可能引起不适的欧欧西、可能不存在正常人的思维(?)好孩子不要学


对十六岁的平和岛静雄来说,没什么事情是打一架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打两架。

随着他的恶名远播,这种解决问题的方式也在发生变化,甚至有时候对方听说他的名字就会吓得屁滚尿流,他袖子还没撸完人早已经跑个干净,连动手都省了。

当然,凡事总有个例外,打遍池袋无敌手的校霸总有个“不是打不过只是一直分不出高下”的死敌,按照故事的揍性,这个死敌一定是个老师面前乖宝宝、同学面前好代表、只在校霸面前坏的得流油的完全相反属性人设。更坑爹的是静雄基本被人家智商碾压,追着打了一年多也没逮到人真正意义...

【静临】山之雫 Fin

※永远在迟到的路上,静诞贺,以及 @我搞基啊 宝贝儿生快!

※MushiShi世界观,加私设,虫师静×山主临

※Bgm 大河悠久


袅袅白雾自山顶蔓延,逐渐向山脚方向减淡,细细的风搅动大团雾气,裹挟着山间浓郁的草木气息往山北的缓坡地带而去。

平缓的坡地向北倾斜,坡上开垦的田地仿照了梯田模式层叠,间隔栽种不同作物。春夏交接之际,坡顶果树枝叶间已坠上青嫩果实,早播的水稻长到了人小腿肚那么高,初春栽的一批番薯和萝卜此时也正是叶茂,远看一片绿意,几乎瞧不见地皮的颜色。坡下方是错杂栽种的青菜,齐整的花生地旁边还搭着让瓜藤攀援的支架,都顶着黄白花朵,被...

【静临】复健系列(5)——时间碎片

※沙雕五分钟,后悔到明年×

※卡车门太久,于是暴力破拆了×

※部分玻璃之花世界观,十分瞎写

 

池袋街头的紧张氛围已经持续了三四天,哪怕是最繁华的路段也人人自危,好像多在室外待一秒就会死的样子。

原因很简单,也很可怕——安定了几年的前任池袋传说级干架机器平和岛静雄先生,脑壳坏掉了。

 

也不知道是上帝不小心把手里的十字架掉了,还是菩萨微笑的时候碰翻了手里端的瓶子,反正淑女大道旁边那块巨大的户外屏就是毫无征兆地砸了下来,广告里成田〇悟先生的放大版脸孔还没因为信号断开消失,已经直愣愣地倒向地面。

而更尴尬的是,那个时候屏幕下方只有平和岛先...

【静临】与食与爱(四)Braised beef in red wine

4# Braised beef in red wine

For 阿笑,感谢参与小游戏 

BGM Over the Rainbow

波江小姐再一次送来临时添加的奇怪订单时,厨房里沉默了几分钟,然后才恢复了各种熟悉的叮叮当当,而冷下脸的折原主厨下意识地捏碎了小学徒刚做好的巧克力装饰,弄了一手巧克力渣,黏到手上很快就融化开形成污渍。学徒赶忙从旁边找了擦手巾来递给临也,看着他家主厨沉默地擦了手,接过矢雾波江记下的信息条,然后表情微微扭曲了一下,忽然捏紧纸条出了厨房往办公室去。

一次两次还可以说是巧合,可最近隔两三天就能收到加急预约,不是食材一时不好找,就是客人口味刁钻或者...

【静临】复健系列(7)——问题小孩

※可惜风早,相见不巧

 

[又黑又脆OOC注意]

 

初冬时节,城市里却不会让人觉得太冷,迟来的第一场雪久久不至,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窗进入室内甚至会有些热。

放学的孩子们或是被家长牵着接走,或是三五结伴笑闹着离开校园,聚满人的小学校门口带着令人不那么厌烦的嘈杂,有典型人类社会的生活气息。

只是这一点氛围里的情绪连最微末的部分也传达不给折原临也。四年级的学年第一名,老师交口称赞的好学生,正被堵在放学回家经过的小巷子里。比他高上至少一个头的不良少年们笑得猥琐不堪,一个个手里都拿着棍棒,头发染得乱七八糟,初中生校服也被穿得像奇装异服似的。

其中一个染了金发的爆炸头单...

【静临】与食与爱(三)Slow-roasted Shoulder of Lamb

3#Slow-roasted Shoulder of Lamb


“早上好,折原先生”

“早上好,chef!”

“Chef,早!”

“折原先生,假期过得好吗?”

“Morning,chef!”

一路走进餐厅,折原临也顶着大家或好奇或疑问的眼神,回以微笑却并不说话,直到进了专属办公室才松了口气。确认锁好了门,他才开始解衬衫扣子换衣服。带着花哨装饰领巾的高领衬衫他实在很少穿,如果不是因为脖子上的痕迹太明显他也不想穿这种衣服来餐厅上班。可是想到害他假期过得颓废又迷乱的家伙,临也还是忍不住心跳快了一点点,双手拍着脸让自己冷静下来,从衣柜里拿了领子比较高的一件工作服换好。

【静临】失落星球(上)

※老古董×皮皮虾,卡了几个月,先丢……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童年古早狗血味

※BGM EXTRICATION


我还感到悲哀的是,直到今天黄昏——

我久久地追随西沉的太阳的踪迹,——

经历了整整的一百年啊,

我才最终迎来了你!

——茨维塔耶娃《致一百年以后的你》


00

【全自动人型,编号IK420-S,成功完成星球清扫任务,当前感染者0,幸存者0,程式已失效,请重新录入。】
【重复,程式已失效,请重新录入。】
【请重新……录入……】


年深日久,静止的机体上生出一层“壳”,青苔和细小的草叶遍布,甚至机甲缝...

【静临】复健系列(6)——Lucky guy

※标号并没错,5卡车门被关小黑屋了

※如果静临都是“普通人”,临BJD娃爹设定,静雄没出场(慎重)

 

“Izaya君,好久不见呀~”穿着蕾丝裙子的女生笑着问好,于是旁边摊位的青年也笑笑,回应她道,“Mary小姐,好久不见。”

“这次带的又是自己做的道具吗?手好巧啊!”女生盯着他的小拉车,好奇地问。

“啊,有布景的道具,也有几款背景板。也不都是自己做的,大型板材实在难处理。”

Mary点点头,想说什么,却被急着买假发的其他摊主叫住,等她收了钱,旁边的青年已经开始布置,不好再聊天了。

不过Izaya的东西相对好布置,男生摆东西也快,不像女孩子总要连小细节都追求完美。做展示...

【静临】人间烟火 Fin

※BGM让她降落


夜晚太过寂静,路灯投下的光让影子拉长,妖怪似的贴伏在地上。这样的时段,空旷的老旧小街好像总该发生点什么,不管什么类型的小说都有几篇经典用类似的标准开头。

不过很可惜,折原临也插着兜慢慢走完整段路,除了远处的一声狗叫让他打了个激灵,一路都太安静了。什么都没有发生,平静的夜晚走过一段普通的路,甚至连个小混混都见不到。

说不上是遗憾或者什么情绪,临也转了个圈,从街口离开,走入灯光交织的大路。


人总是从幼稚得愚蠢的年纪一路长大的。即使是现在能将半个池袋玩弄于股掌的折原临也,小时候也向妈妈要过哆啦A梦,也异想天开过要去火星种地,也...

【静临】复健系列(4)——原生家庭

※非专业胡说八道,考据量低

※BGM 交换(尾曲)

 

对面教堂的大钟“咣当”“咣当”敲了十下,给本就闷热的天气更添了两份烦躁。

折原临也站在路边的树荫底下,贪婪地汲取着树荫下那一点凉快的感觉,整个人却像是在热水里泡发了的某种干物,不太真实的膨胀着,一攥就能挤出大把水分来。

他等了没多久,但是说不上是出于什么原因,看起来紧张又无措,不停往裤子上蹭手心。像是回到了岁数一半的年龄,在没有把握的事情面前心情慌乱、兴奋而不安。

最后一声钟响的余韵也消散,一大群白鸽扑簌簌了出来,迎着闪耀的光绕过教堂的尖顶和旁边爬满绿叶的旧楼。鸽哨和扇动翅膀的声音揉在一起,然后加入了女孩子的笑声,但...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