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与食与爱(五)Mulled Wine

5# Mulled Wine

应该说事情完全出乎了临也的预料,总是喜欢把控一切、把任何事情都预想透彻的家伙,其实也无法逃脱命运恶意的玩笑。

折原临也可从没想过刚和男朋友复合还不到两小时,男朋友就和他爸爸在自己的餐厅里爆发了矛盾,而且小静这个野蛮人一拳打坏了洗手间的墙壁,修起来也会是很糟心的事。

不过这些内容都不太重要了,临也虽然对小静的爸爸出现在此感到惊奇,却更在意自己的男朋友因为情绪失控而身体不住轻微颤抖,作为先使用暴力的人神情里却有某种委屈无助。于是他不动声色地向那位衣着仍然很整齐的中年男人道歉,就直接找了波江来处理对客人的赔偿,自己带着静雄打车回了家。

说起来这才是他第二次去静雄...

【静临】予你荣光 Fin

※迟到的结婚日贺文,头秃.gif

※魔法×蒸汽朋克世界观(又到了瞎编乱造时间

※BGM The Sun Also Rises 

 

 

当夏季才能看见的第三个月亮逐渐隐去,白昼渐短,气温降低,人们却比夏日更加忙碌——这些都意味着每年一度的兽潮越来越近。等第一场雪落下来,那些散发着腥热臭气的魔兽就会从暗黑峡谷的另一端出现,以丑陋狰狞的姿态掠夺走无数人的生命,用无辜者的鲜血染红死境荒原的土地。

 

我被叫去给折原前辈打下手的时候,一度因为这不可思议的馅饼砸到头上而失去思考能力。

他可以说是传说级别的制造大师,既能制造前线才允许使用...

【静临】The Last Dream

※忽然发现没有补过这篇,已经买过小薄本的就可以跳过它

※BGM The Last Dream

※是The Rose的前篇,魂断威尼斯paro,较大年龄差操作,含有仅出于写作目的且不提倡效仿或支持的不伦感情。出自18年初的接龙游戏,至于其它被吞掉的部分emmm,等我有机会再补吧……


现在,时间被拨动到了二十世纪某年的一个春日。

平和岛静雄——暂时舍弃了他象征名誉和地位的身份,而使用了幼年时母亲为他起的日文名字——离开他路德维希大街的府邸,独自前往五百余公里外,期望能让自己彻底放松一场。

抛开大陆各国一团糟的形势,忘掉那些让人头疼政客和贵族还有他们的言论,男人终于能舒口气,踏实下...

【静临】未半 Fin

遥远洒落的浮光幽微,海岸线退去一大截,滨海公路上空荡荡的,温暖潮湿的风裹挟着大海的气息吹拂而过,只有万籁俱寂的静默和淡淡灯光外的黑暗绵长如同凝固。

有些年头的老爷车抛锚在侧,折原临也不得不打开双闪下了车。正值午夜,这个路段又是出名的偏僻,等道路救援公司的人过来还得有好几个小时。原本就不怎么美妙的心情更加烦躁,于是他扯了扯衣服,从储物箱翻出一包烟,随便叼进嘴里一根点着。

和“喧嚣”挨不上边的时间地点,只剩下他和星空、公路、大海,被风胡乱一吹,有些莫名的情绪就和烟气一同扩散缭绕。

眼下的行为实在和他的一贯性格不符,不过是听了个普通的消息,就慌神地开车跑出来,往许久不曾回去的地方赶。深吸一口气...

【静临】豪门大少的百万隐婚甜心 (一)

※老咸鱼先一步上吊,投票2融合产物,努力争取周更

※排雷指南:半大纲流无脑放飞,古早味狗血沙雕ABO,近未来微星际架空,私设如山搞事情,去幼儿园的车门焊死了and没有刹车

※关键词:豪门、带球搞事、欢喜冤家、双A生子


(一)你这样的在《社会与法》里活不过30min

【本台消息,本台记者报道,本台炸了。】

这句二百多年前的梗从星卫二台主持人的名嘴里吐出来,已经刷上了星际网热搜行列。而随着星卫二台所在的小行星爆炸的新闻扩散开,那颗知名小行星被改造成商业中心运作不过一年就出事的情况,引发了半个联盟的热议。

地球人民奋斗了二百年,好不容易半只脚跨出地球,迈进宇宙,可利用的行...

【静临】塔尔塔洛斯之春 Fin

眼前的一切都是黑色的,如果不是阴暗之中还有细微的光投进来,甚至会让人以为自己已经失明。

可是仍然做不到,想要营造一个静谧而黑暗的环境,求一点微妙的安全感,但每每有人知晓都要吐槽甚至干涉一番。哪怕他住的是私立医院的单人病房。这一点实在是让折原临也头痛不已。来探病的熟人就算了,医院的医生护士经常来拉他窗帘也忍了,但是连隔壁几间病房的老头子们都经常跑来说教就很夸张了,说好的大家都是不爱管别人闲事的日本人呢?

青年抬手盖住眼睛,下意识地侧身在尚有余温的枕头上蹭了蹭,然后准时听到了楼下小花园里放起了死亡重金属摇滚。啊!!!他不情不愿地爬了起来,准备洗漱之后滑着轮椅去食堂喝粥,至少能少听半小时的噪音污...

【静临】幸福论 Fin

※关于城市里的“普通人”

 

[生活太难,不值一首歌]

和往日没什么分别的一天,JR线上再普通不过的一站,匆忙的人流裹挟着急促和热气,汇入夏日再平凡不过的一天。

“咻——”尖锐的哨音和越发接近的列车行驶在轨道上特有的哐当声一同拉长,站台上呼喊和尖叫混乱地揉成一团,然后很快就有几不可闻的、什么东西落地的闷响,像是某种被随手丢下的重物,就这样没什么存在感地被掩盖了过去。

列车开始刹车制动,但车头已经进站,此刻早已来不及。

理应不怎么明显的“咔嚓”一声,此刻像是被无限放大再循环,然后吵闹的站台在那一瞬间完全安静下来,又很快在赶过来的工作人员扯着嗓子喊“请保持冷静,待在原地!”之...

【静临】Mythos (三)

※前(一) (二)


但让少年意外的是,祭祀结束后,他的老师将自己关了起来,根本不见任何人。急切的少年几度想要破门进入老师的房间,却又怕老师失望而不敢动手。担忧和惶恐宛如毒蛇的蛇信,时时舔舐着少年的心脏,一面让他惶恐不安,一面又忍不住想要伸手触碰这禁忌的渴望。

虽然年纪还不算大,但Shizuo已经隐约了解了自己对老师所抱有的情绪——并不完全是师生之情。少年的目光里,有对于老师的孺慕敬重,有对于拯救者的信赖和感激,但余下的渴求甚至贪慕是什么呢?相处的时间越长,Shizuo就能体会到自己对老师的感情在变化,像一场看不见的腐烂变质,少年开始生出嫉妒,开始生出占有欲,开始不满足于当前的...

【静临】歧途(二)

※前篇  ,扛锹填坑!

※架空,部分《玩家一号》(电影《头号玩家》原作)设定

 

虽然静雄和临也在军校时期关系并不好,但成绩和水平在那摆着,偶尔被上级点兵去执行任务,也只有他们俩实力对等,能被插到特殊任务的小队里。

临近毕业的那年,就赶上一次。当时岸谷新罗只是听说他们又一起出任务了,还在感慨希望这俩个人不要自己窝里反,等过了好些日子又见到临也时,新罗心里暗道了一声乌鸦嘴,但面上不显,笑着上去打招呼。

吊着胳膊的临也冲他摆摆手,倒是没什么表情,随口和新罗扯了几句最近学校的安排和上课的事。新罗终于耐不住性子问,“你这是没忍住背后捅刀被打了?”

临也脸色瞬...

【静临】失落星球(下)

※上篇(

※BGM ~infinity~∞

※有刀提醒,下午把自己写哭了

 

05

几百年的时间过去,即使是当初保卫严密的军用基地,此时也显得不堪一击了。断电后的入口很轻易就被机体先生突破,临也借着机体提供的照明观察,还没能发现更多,就已经被机体抱起来往里走了。

通道里其实没什么可看的,机体先生很清楚这一点,或者应该说,这颗星球上其实也没有什么值得折原临也看的。几百年的差距其实是很大的,这些日子下来已经可以明显察觉到,如果不是临也说的语言还是同一种通用语,恐怕机体先生连基本沟通都做不到——流落至此的年轻人和这颗尘封了几百年的星球之间,有着不可弥补的鸿沟,他的语言、他的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