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与食与爱(二)Onsen Tamago

2#Onsen Tamago

清晨,阳光和风活跃起来,穿过窗户进入室内,人类活动的声音带着忙碌的节奏拉开序幕,宣告新一天的来临。

平和岛静雄醒过来的时候,朝阳在屋子里散布开金色的光晕,凉爽的风吹动窗帘微微作响,隐约可以听见外面路过的人说话走路的声音。

他躺在自家的床上,只觉得这张快要睡腻了的床今天躺起来格外舒服。小心挪动位置,旁边还没睡醒的家伙轻哼着表达不满,缩得更厉害,几乎要缠在静雄身上了。怎么想,临也这会儿都是起不了床了,而按照静雄对他的了解,估计得快午饭的时候才能醒。

静雄脸上的餍足感还没退干净,把人捞过来又亲了一口才离开床。临也困得睁不开眼,哼唧着想推开他,可是酸痛的肌肉实在使...

这答案堪称荒诞的精准,简直戳心得可怕啦(跪

【静临】Mythos (二)

※大龄中二国民垂死挣扎的伪神话

※BGM千年幸福论 


那些对少年来说美好甜蜜的时日,在他的老师看来就是另一种情况了。

随着少年的成长,在Izaya身边才慢慢品尝到的温暖让他越发有了生气,显得是个和年龄相当的鲜活少年了,可他的变化却将师生两人的关系引入越发尴尬沉默的僵持里。

Izaya原以为多一个学生也和往年没什么不同,过去的一千多年他都这样慢慢过来了,他已经渐如死水,还会有什么波澜呢?

但很可惜,他错了,即使是提前就听过了时序女神的预言,真正到了自己经历的时候还是会觉得,原来痛苦和快乐是那么鲜活的东西。


他是...

【静临】卜算子 Fin

※实名按地摩擦老福特八百回

※神棍梗,胡说八道


半瞎老临,在线卜卦

诺伦余本

【静临】复健系列(2)—— 修罗场

※本篇目又名,那些年我们爱过的法螺田(×)

※周末沙雕,梗自乌冬宝贝儿 @我搞基啊 


法螺田听见架着他的人停下脚步的同时说了什么,大概是到了什么地方的门口,正和守卫打招呼。他已经吓得浑身发抖,但是又觉得这样太丢人,强压着恐惧动了动胳膊,结果被人以为是要挣扎,又一肘子顶在肚子上,疼得他怀疑自己的胃是不是已经破了。

“进去!”他被人推了一把,跌倒在地上。手底下是光滑的木地板,可以感觉得出应该是个比较高级的地方,空气里都弥漫着一种淡淡的香气。但法螺田敏锐地闻到了自己前方传来的烟味,他身体紧绷了一瞬,没记错的话那个味道应该是Peace的,能抽得起这...

【静临】60分钟千字复健系列(1)——宏大架构

※自复健专用系列,本篇静没出场

※粗糙,嘲讽,don't care

 

新闻里的政客拈着稿纸,用虚伪的脸孔和刻薄的语调做武装,以尖锐的语言做刀锋,在镜头前侃侃而谈。折原临也看得有些头痛,在那名政客阐述完他针对社会老龄化问题的一系列设想举措后,果断关了电视,给这人的幕后支持者之一发了条信息,奉劝自己的委托人还是弃了这个人改投别的候选人更好一点。也不能说这个人的提议不好,至少如果临也自己是站在国家机器的角度,可能会对他的提议表示赞同,但很可惜不是。

不管再怎么刻意淡化,折原临也首先都是个人,其次才是他处于相应地位的身份。只要是人,心就是偏的,总要有个人的情绪和偏颇,总要顾忌一些原...

【静临】Mythos (一)

※大龄中二国民垂死挣扎的伪神话

※BGM千年幸福论 


很久很久以前,大陆上的人类还没有语言的时候,在遥远的雪山之巅,便已经有一片被后世称为“乐园”之处。那是诸神栖息之所,众位神祗的后花园,在后世长篇的诗歌之中以高邈姿态俯瞰人间千万年的所谓“净土”。

自然,漫长而无趣的神历于今人来说已经毫无意义,历史总是由胜利者书写的——所以现在的书本里只有寥寥数篇神话,还会描述那尚未被人类推翻的神权时代。

此间便是这岁月长河里的一粒细砂,时代的更迭里遗失了许多故事,也模糊了无数情节,以致于后世连率领人族揭竿而起的英雄都不再知晓,也使得神权鼎盛时人尽皆知的祭司一同被人遗忘。...

【静临】Brille | Fin

外链地址  半蛇×人

投票选项2,NC21慎,AO3首次尝试

【静临】旧事(上)

※大正paro蒸朋怪谈×(已经和我冬点的口味相去甚远了QAQ

そして、黒猫は哂ふ。


街角新开的咖啡馆生意不错,透过明亮的玻璃窗可以看见不少衣着光鲜的男女对坐谈天,身着条纹袴的女服务生将盛咖啡的白瓷杯端给客人,忙碌间还不忘给客人一个甜美的笑。

日头渐高,开始午休的工人也陆续走出工厂,下学的孩子们追跑着路过,还有调皮的故意挤在咖啡馆玻璃窗前做个鬼脸。

咖啡馆里的人已经少了许多,但也有就在店内用些简餐的客人,大堂只留了两个女服务生,其他人也倒班去吃午饭了。

“欢迎光临——”门口的女孩子有些走神,见到店门被推开才慌忙开口,片刻后看清来人,倒是放松了,“静雄先生!来找临也先生...

【静临】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FIN

BGM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灯被关掉了,只有一丝光从没拉好的窗帘缝隙里漏过来,但终究没什么用。

折原临也抬手盖住眼睛,好一会儿才从失神的状态里恢复过来,摇摇晃晃地翻身下床,忍着某种难以言表的酸疼去厕所解决问题。

排泄处缓缓淌出些黏腻的液体,极慢的脱离身体,然后落进水里。很细微的动静,却因为太过安静被无限放大,糟糕的濡湿感沿着某处蔓延,让他忍不住用双手捂起脸自欺欺人。

手臂和腰侧都有恐怖的痕迹,毫无疑问是在某人失控的时候大力掐出来的,此时又红又肿,但放在满身紫红相间的痕迹里也不那么明显,反正只是显得他更惨一点。

他太白了,皮肤因为近几年都很少晒太阳所以带着某种近乎病态...

奶油、寶石
和所有手搖杯店的飲料。
慕雪妆也是這些東西做成的。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