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樱莳

※前 夜泛 煮雨 筑紫 酌雪

※BGM 桜道


熏风渐暖,枝头花苞朵朵轻绽,两三日就将整个京都拢在了初春的帷帐里。

脱下冬装的女孩子们都打扮起来,有的鬓边簪了细工的樱花,有的在眉心妆点了樱色花样,有的戴了应季的小物装饰,还有的换上绘了樱纹的新衣,一时竟不知花是开在枝头,亦或是开在女孩子们身上。

临也兴致缺缺,翻看了会儿账簿就扔到一旁。

不管是前院或者后院,都处于女孩子们攀比妆容打扮的微妙情形,他却不得不为姑娘们的攀比心多支出一大笔脂粉钱,实在让他高兴不起来。

一旁的波江斜睨他,又很快收回视线。她的老板明明已经挂出了招牌,以赏樱的名义为前后院...

【静临】酌雪

※落花流水系列,前 夜泛 煮雨 筑紫

※BGM Snowflakes


天气渐冷,说话时都要带出一阵惨白的热气。

铅白和银灰错杂的大片云层慢慢压上京都的城头,街上行人越发少起来,偶有几个路过的也是步履匆匆,要赶在雪落下来前归家。

前几日的一场雪早已化去,但城内不时还有雾气笼罩,总也见不着几缕阳光,阴沉沉的,处处渗着寒意。

临也午睡起来时屋子里仍旧是一片昏暗,全然看不出时辰。他又畏寒,便再度缩了回去,盖着的衣裳宽大厚实,虽不如被子却足够暖和了。

拎着酒前来的静雄一拉开门,就看见蜷作团状的临也,模样像极了他母亲房中因为天冷而倦怠贪睡的猫儿。显然是不满意他...

【静临】筑紫

※ 夜泛  煮雨

※ bgm もう筝しか弾けない


一连几场雨过去,后头老屋子的房顶终于支持不住,破了几处尤其漏的厉害。

临也揉着额角,叫人先把那边收着的东西挪出来,不重要的和不能动的先放到空着的偏房去,剩下的他一一过目再决定如何处置。

多年没光顾过这边,看着那些被抬出来的落满灰的老物件,时不时便被揪起一点回忆和情绪,让他不快却又生不起气来。有些是他年幼时常接触的,还有些是年纪比他还大上许多的,但一看便是富贵之家的所有物,更有甚者有价无市,随便寻摸点什么出来都能让京都的达官贵人们品评上一阵子。

复杂的情感在胸腔里翻滚,却一丝也没流露到脸上。...

【静临】煮雨

※BGM 京の小道

※小料《落花流水》的第二篇,贩售问题大概还需要等我一周(加班至死勿念×),纠结了很久,还是发出来吧……

※我就是想吃评啊啊啊啊啊啊!!!!!!!给我评!!!(陷入癫狂×)


淅淅沥沥的小雨笼罩了整个京都,似是在天地间拉出一幕丝网,渐生朦胧。

微凉的雨水落进院子里,不多时便稠密起来,雨势一起,立时就打湿了廊下的地板和竹帘。秋雨虽不急不迅猛,但裹了风的凉意透着阴冷。

临也望了望天,又抬起烟杆胡乱扫视了楼上楼下几圈,就吩咐黄根带人去关门谢客,打发上下都回各自的屋里去避雨。回屋之前,他转过去又叫波江记得给怕冷的几个姑娘先添上手炉,还特别嘱咐了...

【静临】夜泛

※什么发(hua)都别说,我不想听(×)

河面上的船只宛如叶片,不点灯也不摇桨,随波缓慢飘荡。狭小的船舱里不见一丝光亮,亦听不见什么声响,在漆黑的夜色里扯紧了河道升腾的雾气,悄么声的,又看不真切。
 远处传来一阵犬吠,临也坐起身揉揉眼睛,把身上的外褂往上拉了拉,靠着身后人的胸口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又躺了回去。
 而被他当成靠垫一般的青年毫无异议,倒像是在安抚睡眠中受惊的猫咪,顺着临也的脊背轻柔地上下抚摸,哄着他再度闭上了眼睛。
 被旁人看见的话,只怕京都明天就会爆出全城都关注的小道消息。折原置屋的老板临也先生,和左大臣的长子平和岛静雄同卧于扁舟中一整夜。
 ...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