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海の雪(一)

※题解:マリンスノー(Marine Snow),俗称「海雪」,是指海水中浮游生物的残骸与分泌物,形成无数的白色悬浮微粒,像下雪般缓缓向海底降沉的自然现象。

※年龄差操作,目前主设定及反转未提及,简言之,大概全篇合起来后是睡前(恐怖?)故事



静雄目光落到那个孩子身上的时候,他可怜兮兮的蜷缩在一个妇人的怀里,抽抽噎噎,小脸花的不像样子,衣服破了好几处,还染着血迹,鞋子也丢了一只。

原本预计要出门探亲的折原夫妇半路遭人劫杀,死状惨烈,只留下一个不大的孩子,村人见他可怜就抱了回来,却无人敢收留他,全都聚在一处等村长做决断。

折原夫妇在村里住了几年,谁也说不清,倒是跟所有村民都客客气气的,只是也没见和谁家走动,连房子都建在村子外围靠海的地方。

刚从海边回来的静雄皱紧眉头,拎着他那一兜子牡蛎和海胆,时不时就有海水滴滴答答的落在土地上。被叫住的时候,他是极不情愿的,他搬来这里没有多久,住的也是海边一所荒废的房屋,相熟的只有离得近的田中、门田和岸谷家,但叫住他的正是田中家的男人,他只好停下来一起围观,网兜里的水落下来,很快形成一片小水洼。

村长是个懦弱的男人,还不顶他老婆说话有用,只能干看着几家说得上话的为怎么处置这个孩子争吵。折原夫妇没有亲友,要去探望的更不知是哪里的什么亲戚,村中各家都不富裕,日子紧紧巴巴,当然没有人愿意养别人家的孤儿。争论既没有意义也不解决问题,静雄看着眼前那些村民七嘴八舌吵个没完,烦躁无比,直到话题被引到他们几家和折原家相近的,静雄再也忍不下去了。

“那么我来养他就好了吧?”金发青年从妇人手里抢过孩子,像是赌气似的单手抱住他就往外走,片刻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回头看了一眼,“晚上开始我会搬到折原家去的,以后我就和临也一起生活。”

畏惧于青年的怪力,那些村人闭了嘴,看着他抱紧小男孩往回去了。

静雄不傻,明白那些人是看折原家往日以采珍珠为生,觉得他家比一般渔民富裕,想要他们家积攒的财物,却谁都不肯真的养折原临也。他低头看了一眼慢慢停止哭泣的小家伙,在对上那对红色的眼睛时,不免惊讶的愣了愣神,不过很快就压了下去,揽着他的手拍拍小家伙的身体,“那么晚上吃牡蛎烧好不好。”

实际上也没有给临也回答的机会,受了惊吓的孩子估计有两天没好好吃过东西,静雄先带着他回了自己居住的屋子,如他所言做了食物,眼见孩子狼吞虎咽地吃了两碗,给了他一点水,叫他先不要吃了。吃太多了会积食,静雄大概是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的糗事,脸色并不那么好看。稍后倒了些水在布上,简单给临也擦了擦脸,让他不那么像小花猫了。

“你真的……会和我一起生活吗?”孩子吃饱了显得精神好些,不过还是怯怯的,拉着静雄的衣角小声询问。

“会的。”静雄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左右不过两件衣服和一点小玩意儿,一张包袱皮包起来还有不少空余。再拿块布巾兜上家里剩余的食物,也就是静雄的全部家当了。

他其实很后悔自己的决定,到底为何一时冲动连他自己也说不清,但是已经张了口又不可能反悔。

只是多了这么个小家伙要养活,对一个情况特殊的单身汉来说实在麻烦。

他挠了挠头,转身把临也拎起来放到一边,“先休息一会儿,我们晚一点回你家。”

小孩儿乖乖地点头,缩在一边,还眼巴巴地看着刚才没吃完的饭碗,静雄装作没看见,拿起他吃剩的饭碗,三两下都填进肚子。

带着临也去折原家的时候,外边的人早已经散了。天色暗了许多,已经不是工作的时候,海滩上只有被惨淡的余晖照得微微发红的沙子,连海浪都开始慢慢退潮了。

还不及静雄腰高的孩子走在他后边,别扭却用力地抓着静雄的衣角,跟在他后边,却执意不肯要男人抱。

麻烦!静雄暗暗咬牙,可是偏也硬不下心,看着那个小家伙缩成一团被一群当物品一样讨论去处,真是可怜。

童年时候因为海盗与家人失散,飘到那个村子的时候,那些人也是这么处置自己的呀。青年揉了揉眼睛,把手里的东西网上拎了拎,转身看了一眼跟在自己身后使劲追着自己步伐的小不点。静雄叹了口气,最后还是弯下腰单手把小孩儿抱了起来,带着他进了折原家的门。

屋子里收拾得干净整齐,大概是走之前想着要出门,日用的东西跟食物都剩的很少。他把临也放在凳子上,点了桌上的油灯,让他自己玩一会儿从柜子上拿的玩具。简单把带来的东西放好,静雄看了看屋里,只有一床席子褥子和被单,估计平时都是一家人睡在一起。瞥了眼小孩儿玩那个木质的奇怪玩具,静雄摇摇头,翻找出一身临也的衣服放好,又找出一个看起来是洗漱用的盆子,从门外的水缸里舀了水倒进锅里,生火烧了些热水。热水放到盆子里立刻就起了雾,静雄皱着眉兑上凉水,摸了摸温度差不多,就叫小孩儿来洗澡。

临也怯怯的不愿意动弹,不只是害羞还是怎样,最后静雄急了就干脆自己动手,几下扒干净了小鬼扔进温水里。他难得做这种事,要是自己洗澡恐怕也就是到小河里冲冲冷水,这小家伙却还不领情。不过很快静雄就发觉了自己确实不是带孩子的料,水温还是有些热了,小孩儿白嫩的皮肤都烫得发红,估计是怕他所以不敢说,坐在水里一副憋着要哭的脸。又兑了些冷水到盆子里,静雄板着脸掩饰自己那点心虚,找了块干净的布巾浸到水里,开始给小孩擦洗。

真是更麻烦了,使劲忍耐着用最轻的力度给小孩儿擦身子的静雄只觉头疼,越发对孩子这种生物觉得抵触。

好不容易把小祖宗洗干净了,静雄给他裹上衣服丢到铺好的垫子上,自己端着临也洗过的温水去院子里冲了冲脚。

很奇怪,白天明明是万里晴空,晚上却有大块的乌云遮蔽了星星和月亮。完全黑下来的小村庄里静得渗人,有时忽然响起一声狗叫,更加让人觉得害怕。海风没有了白日的灼热,凉丝丝的,像什么细微的东西,有种更容易钻进人的身体的感觉。

静雄把水泼干净,回屋里时却听到了低低的啜泣。他咋舌想着真是麻烦大了,却还是放好盆子,走过去看缩在被单下面的小鬼。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静雄只能脱了外衣躺下去,把临也抱在怀里,轻轻拍着他,直到小鬼睡着为止。

 

海边的三季变化不明显,但是到了冬季却是比任何时候都冷冽。也是到冷风起了,静雄才发现他已经和自己名义上的养子一起生活了几个月。起初照顾小孩儿的事情的确让他各种不知所措,但好在临也这个孩子懂事又听话,适应得也快,静雄不需要分太多精力看着他,有时候在近海摸些东西还可以叫临也在岸上看东西等他。

冬日不适合下海,静雄要在天完全冷下来之前储存够他和临也过冬的食物。虽说秋天渔产丰富,他也有力气,但要存够一个冬天吃的东西,再给小孩儿买些衣服用品,就算是对他来说也有些困难。

把一兜子牡蛎和鱼虾拉到岸上,静雄甩甩身上的水,喘着气走上岸,接过临也递给他的竹筒喝了几口水,头发还半湿着,又拿了新的网兜下海去了。

临也不肯改口叫他爸爸,静雄也没强求,但让他不满的是,这孩子连敬称也不愿意用,总是喊他“小静。”

晚上拎着东西回家,静雄把临也放在脖子上扛着,再次抱怨,“你这家伙就不能好好地叫一次‘静雄桑’吗?”

“不行!”一手抓着他头发的孩子显然在笑,“小静,我晚上想吃虾~”

“好的好的,知道了,不要抓我头发混蛋。”静雄捏了捏在自己肩膀上晃悠的那条小细腿,察觉到临也确实收回了手,想着这孩子还真是瘦,怎么喂都不胖,连个子也没怎么长,下次去镇上赶集的时候还是多给他买点肉和鸡蛋好了。

一边走一边皱着眉想家里的开支问题,男人并不知道骑在他脖子上的临也正玩弄着一颗从贝壳里剥出来、还带着没弄干净的污渍的圆润珍珠。

 

评论(7)
热度(125)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