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城(上)

※绝对属于胡说八道的架空

※心情复杂max



欧兰德亚城如其名字的含义一般,是无可置疑的“大陆之光”。

作为精灵族统辖的城池,欧兰德亚汇聚了高超的工匠和他们精美绝伦的各种杰作,也是无数巨擘齐集的法术和草药学最为进步的中心。

身为原住民的精灵族拥有比其他种族更长的寿命,更优越的法术天赋,却被评判为感情最淡漠的一族,繁育率更是远远低于大陆上的其他种族。

精灵们已经不似他们的祖先那般会生出尖耳,却依然有着与生俱来的高傲和疏离,修长的身姿和昳丽的容貌亦不分男女,总能让他们吸引更多人的目光。

但是踏入欧兰德亚时,那种莫名的不悦甚至排斥,还是如细小的电流,让金发佣兵觉得浑身发痒。

无论外界如何夸赞,城市中那种若有若无的、如木质香氛般的氛围,都让静雄觉得不舒服。

他抬头望了望作为欧兰德亚标志的白色尖塔,雕着繁复纹路的塔壁白如明月,供奉在塔顶的水晶散着淡淡光晕,即使在晴空下也清晰可见。

“怎么啦静雄?”扛着剑的武士喊他,“马上就到地方了,等交了任务再想晚上去哪找漂亮的精灵呀。”

周围的同伴都哄笑起来,倒让青年面上微窘,立刻大步追上队伍。

他们接到委托,护送一位人类学者和他的学生们,携带一批珍贵药材前来欧兰德亚参加学术会议。物资繁重,学生们又体力和能力都差得很,不能骑马也不能使用飞兽,中途有一段要乘船的都只能租赁小船慢慢渡河。路上走了快三个月,说不疲乏是骗人的,但是会议来宾下榻的指定住所就在眼前,终于可以了事的松快无疑让所有人都有些激动亢奋。

平安将人交给会议方的安保人员,佣兵队伍按一早商议好的价格分了报酬,就地解散。

“我说,带你去个好地方喝一杯吧?”与静雄相熟的田中汤姆掂着钱袋,笑着对后辈发出了邀请。

一时不知道该去哪落脚的静雄挠了挠头,就跟着前辈走了。

随着田中汤姆七拐八拐进了欧兰德亚外围的混居区,在民居深处找到了连名字都没有的小酒馆。与外表看来不同的是,内部装修布置别有情调,即使是见多识广的佣兵也不禁咋舌称赞了,但是又不会让人觉得不适应,混杂的风格可以轻易让任何种族融入酒馆的氛围里。

抱着重剑的青年打量着四周,跟在前辈身后走到了一处靠边的地方坐下,明显是矮人族的小伙子递上了菜单。田中汤姆见静雄还在看着周围的情形,就随意点了几个招牌小菜和面包,给自己要了杯苦艾酒,最后有些为难地问静雄要喝些什么。终于回过神的青年露出抱歉的表情,“我要一扎牛奶。”负责点菜的矮人族小伙以为他听错了,吃惊地看着眼前高大的佣兵,却只听到对方略带无奈地重复了一边,“我要一扎牛奶,常温的,产地是哪都没关系。”

“好、好的。”矮人收下汤姆扔过去的银币,快步扎进了柜台后面。

田中汤姆努力把笑意憋了回去,转移了话题,和静雄有一搭无一搭地聊了聊最近的新鲜趣闻,又商量了下之后去接任务的事情,直到食物被送上来才收声。

光是闻香气便知味道定然不错,连日赶路少不得风餐露宿,两个人立刻就无心去想别的,大口吃了起来。

最后眼见着静雄一口气喝完整扎的牛奶,并非第一次看见的汤姆还是不由惊叹,只是还未说什么,就被人打断了。

“田中?你是田中吧,真是好久不见了!”肤色黝黑的男人凑到旁边,汤姆抬头一看竟是认识的人,立刻接过话去。聊了一阵之后,他看向几乎被遗忘的静雄,做了个抱歉的手势,从包里掏出个小纸条递过去,叫静雄先去他预定的旅店等。

将剑背在背上,静雄点点头出了酒馆,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东部可以看到的星星不多,宁谧的夜幕像是上好的锦缎,撒着细碎的光辉,正中被衬托出来的却不是月亮,是那持续发着光的塔顶。

他望向白塔出神了一会儿,而后看好纸条上的地址,对着通用文中间那个精灵语的单词皱了皱眉,迈开步子前往旅店。

精灵们的作息十分规律,是以城中虽然没有设立宵禁,到这个时间也只有少数酒馆旅店还在营业,街道上更是行人无几。

就在静雄已经能看见那家旅店的招牌,还差一点距离就能抵达时,他在小路的拐角被一个人撞上了。

那人比静雄矮上不少,又纤细瘦弱,一撞之下竟反被静雄撞了回去,跌倒在地。原本遮住他的黑斗篷掉了下来,能够让静雄看清楚他的样子。

过分白皙的皮肤在夜里显得更加柔嫩,柔软的黑发有些微凌乱,碎发间露出的额头饱满光洁,眉毛弯而长,鼻子坚挺却小巧。而那双眼睛,如红色的魔法石一般,澄澈又引人想要深入探究,含着湿润的水光,偏如一记漂亮的火焰击中了静雄的心。

是个精灵族呢。佣兵在心里暗暗下了判断,心里说不出的生出些麻痒,却不敢放松警惕,这个时间还在街上乱跑的精灵实在是不多见,何况还是个稀少的黑发精灵。

慢慢撑起身的精灵下一秒就咬起了嘴唇,漂亮的唇瓣被牙齿压住,说不出有那么一点委屈的味道。

“你没事吧?”静雄皱了皱眉,向他伸出手。那精灵却像是没听懂静雄的话,歪过头自己站了起来,脚步似乎有些软,但仍然往前走了一步,站到静雄跟前抬头看他。

静雄忽然觉得脑子里有什么东西爆裂开了,他喉咙发紧,想再说下去却连一个字都挤不出来,那精灵看着他,眼神迷离懵懂,不自觉间织就了名为诱惑的网,缚住了心跳骤然加快的佣兵。

“你……”静雄开口要再问,却被那精灵一个踉跄扑了满怀,细腻又温和的气息立刻笼住了佣兵,是他不那么喜欢的木质气息,此刻却不知为何闻起来异样勾人,如一尾调皮的小鱼慢慢游进心湖,用尾巴漾开满湖涟漪。

像是挣扎一般抬手扯了扯自己的领口,静雄觉得连呼吸都有些艰涩起来,强忍着身体里前所未有的热意扶住那精灵,却一见那水汪汪的红眼睛就连要张嘴都忘了。

太他妈的好看了!

佣兵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句。他自认为不是贪恋美好皮相的人,甚至可以说是那种还未开过窍、一心想着他日要找个温柔姑娘过平淡余生的纯情木头。但是眼前这个主动送上怀里的,还是让佣兵自认为不差的自制力几乎瓦解殆尽。

虽然知道精灵族其实并不如外表那样乖顺,战斗力更是多半都不输于战斗种族,但长久来的职业习惯以及刚刚于心间催生的奇妙感觉都让他想要将眼前的精灵纳入保护范围。

那种柔弱的、迷茫的,甚至有点讨好意味的表情,实在太戳中静雄的心,更撩得他头一次生了那些不可自控的绮念。

唾弃着自己强行压下这些念头的同时,静雄扶好那黑发的精灵,要问他从哪来往哪去,细看之下发现他似乎状况不对,一副并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的样子。后知后觉摊上了大麻烦的静雄挠了挠后脑,在那精灵的呼吸更沉重地吹到他跟前时,察觉到和那精灵相依的腿间抵着什么,不由浑身一震。

精灵族是公认的冷淡,但是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被他愣神盯着的静雄也着实心猿意马起来。

佣兵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在胸膛里不安地鼓动着,像是一只急于破壳的鸟,一下一下敲击着蛋壳,似乎下一秒就要把那名为自制力的壳敲碎了。而血管里的血也逐渐热起来,完全不顾他脑子里的斗争,诚实的反映出身体的欲望,把道德和廉耻的遮羞布也一并烧着了。

“我带你走可以吗?”静雄微微弯下一点身,自己的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他弯下身去用前额抵住了精灵微微发烫的额头,顺势瞟了一眼四周,确实连个人影都没有,天知道这个精灵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后方省略……

评论(5)
热度(129)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