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池袋撞车事件

※欧欧西!严重欧欧西!写完就开窗跳楼

※原梗劳斯莱斯撞拖拉机

※和临诞木有半毛的关系

※也绝不是出现在文中的瓜子、地瓜、棠的生贺(这人)

※BGM My Heart Will Go On  请自行脑补拖拉机ver.泰坦尼克


折原临也生日前夕,他那个离家多年在国外种地的不靠谱的爷爷给他打了个电话,“乖孙!爷爷给你买了个礼物,明天就有人给你送到,记得向静仔炫耀一下啊。”

忍着一脑门黑线的临也挂了电话,看着他家村长站在院子里喂鸡,想着已经到了开集的日子,明天还要去隔壁镇赶集,完全没在意自家死老头会买什么。

于是第二天,被汽车喇叭声吵醒的临也披着衣服去开门的时候,直接愣在了原地。

一分钟后,还在炕上跟被子相亲相爱的静雄被临也晃醒了,“小静你快打我一下,看我是不是在做梦?!”

带着起床气的静雄抱紧被子不肯撒手,“你有病啊,我打你干什……”转过头去的村长看见了停在他家门口的跑车,吓得整个被子都扔到了地上。

我的个神,那个不是传说中的玛莎拉蒂吧……


还没到中午,全村乃至全乡都知道了,老开着骚包红奔驰小跑那个折原家的小子,开上了骚蓝的玛莎拉蒂。

“啧啧啧,还是折原家有钱。”村西边五婶嗑着瓜子,皮子精准地啐进垃圾筐,“看人家这孩子过生日,礼物够我们挣一辈子咯!”

“那也得有福气享啊,”一脸刻薄相的翠花姨从笸箩里捡着地瓜干,咬得用力,“两个男娃子成天混一起,连个蛋都下不出来。”

一群上了岁数的大妈大娘们坐在一起吃着零食,讨论八卦也不时评判别人的私隐,院子里一时快活极了,听得路过人群频频伸头。

相比之下,本该最高兴的小夫夫两人,蹲在自家院子里看着停在奔驰旁边的玛莎拉蒂,双双一脸懵逼。

临也想的是不知道老头子又搞什么鬼,而静雄想的则是,这么一比他就更像是被临也包养的了。

无形之间,矛盾已起。

下午临也翻来覆去转了好几圈,终于还是没忍住上了车,在邀请静雄兜风失败后,自己开出去遛了一圈,并立刻被高档跑车的驾驶体验所折服了。

而明显在赌气,却没有像往常一样被自家那口子安慰的村长,一怒之下把仓库里所有的苞米都收了袋装车,准备明天早上就拉去集市卖。

晚饭时几次想跟静雄讲那台车有多好的临也都被噎了回去,身为一个话唠却不让他讲话的痛苦,是不能忍的。于是村长媳妇儿就今天的鸡蛋炒咸了,粥熬稀了以及饼烙糊了进行了长达十五分钟的嘲讽。

确实因为心情不佳而在鸡蛋里撒多了盐、粥锅里多兑了水、烙饼走神而烤糊的村长十分不快,一拍桌子,“那不如叫你的跑车给你做。”

小饭桌光荣牺牲,还没喝完粥的临也被撒了一裤子又白又黏的热汤,“嗷”一嗓子蹦了起来。

当晚村长家早早熄灯,却没有发生任何不可描述的和谐内容,让他家习惯了要被迫晚睡的鸡都不敢相信。

次日一早,临也是被熟悉的拖拉机发动的声音吵醒的,等他套上外衣出去,只来得及看见拖拉机留下的一股黑烟。

临也气得跺了跺脚,回屋换了衣服,前脚要出门,后脚又迈了回去。在衣服各个兜里都装好了小刀,临也转着新的车钥匙,去开了那台骚蓝的玛莎拉蒂。

老子有钱,就想开玛莎拉蒂去赶集,你有什么意见。

在心里默默骂了n遍平和岛辣鸡之后,临也一脚油门开出了村。

下山的盘山路只有一条,所以会追上静雄是理所当然的事。不过已经接近下山路段,还是让临也对自家拖拉机的时速有了个新认识。

但更让人恼火的是,他按了好几次喇叭,那个金毛蠢货都装作没有听到,也不肯回头看他一眼,被拱起火的临也加大了油门想超过去。却被静雄一转方向盘挡了路,小公路虽然不窄但也绝对不算宽,被拖拉机这么一挡,玛莎拉蒂是绝对过不去的。

几番追逐和互相较劲之后,已经不是危险二字可以概括。静雄实际上已经有些后悔,他太了解临也那种不顾一切的执拗性子,也怕他万一控制不住在路上出点事情,但是又死要面子不愿意低头。

下一个弯道时,静雄已经有意留出空间,谁知临也像是没踩住刹车直愣愣地撞了过来。

“咣——”的巨响惊动了坐在自家地里看孙子的刘奶奶,小孩儿还抓着她手里的海棠果,含糊地喊“裆裆”,老太太则看向撞车的地方,脸上褶子都皱得紧了。

一辆蓝色的跑车前保险杠“亲”在了拖拉机的后方,看样子是不严重,但是跑车的机盖里正在冒烟。

静雄连忙拉了刹车,翻身下去。

临也趴在方向盘上,刚才弹出的安全气囊已经开始泄气,看样子也没有受什么伤,但是车子前盖都有些变形了,可惜了好车上路第二天就成这样。

“你呀……”静雄把临也弄了出来,抱到前面,好好地上下看了两遍没有问题,直接把人放到了拖拉机的后车斗里。

显然还没缓过劲的临也有些委屈,“我的车……”

静雄上了驾驶座,回过身揉揉他的脑袋,一边掏出手机给人打电话,叫他们找个小卡来给拖回去修修。

等临也慢慢恢复正常,车也让人带走了,静雄拧开发动机,继续拉着他家媳妇儿去集市了。

“你这家伙,要去就老老实实和我一起去啊。”察觉到临也站起来从后面扶着他的肩膀,静雄终于还是说了这么一句。

“嗯。”临也没有在作答,只是看着眼前那个家伙金色的一团毛,愉悦的翘起了嘴角。然后在偶尔路过的车辆和自行车跟行人诧异的目光里,伸开了双臂。

路过一片麦子地的时候,那个村的大喇叭里正放着前些年流行的英文歌,倒是特别应景。

“你以前说,”静雄眯着眼迎风加速,“我开拖拉机的样子……”

临也吹着风,胡撸了几把头发,“宇宙第一帅。”话接的毫不犹豫。

静雄看样子高兴了许多,“那我的拖拉机……”

临也看了一眼车斗里那些装在猪饲料袋子里的苞米,“宇宙第一挫。”

“啧,你这家伙!”静雄恨得要咬牙了,冷不防被人从后边抱住了脖子,呼呼的风都灌进了衣服里。

“但是都是我的。”狡猾的家伙抱着他家村长,偷袭了一口露在外边的耳朵,满意的看着那一块都红了起来。

管他玛莎拉蒂还是拖拉机,这个男人是他的,这才是重点!

评论(16)
热度(155)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