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60分钟千字复健系列(1)——宏大架构

※自复健专用系列,本篇静没出场

※粗糙,嘲讽,don't care

 

新闻里的政客拈着稿纸,用虚伪的脸孔和刻薄的语调做武装,以尖锐的语言做刀锋,在镜头前侃侃而谈。折原临也看得有些头痛,在那名政客阐述完他针对社会老龄化问题的一系列设想举措后,果断关了电视,给这人的幕后支持者之一发了条信息,奉劝自己的委托人还是弃了这个人改投别的候选人更好一点。也不能说这个人的提议不好,至少如果临也自己是站在国家机器的角度,可能会对他的提议表示赞同,但很可惜不是。

不管再怎么刻意淡化,折原临也首先都是个人,其次才是他处于相应地位的身份。只要是人,心就是偏的,总要有个人的情绪和偏颇,总要顾忌一些原因才能做出决断。

他揉着太阳穴坐到椅子上,把椅子转了半圈面向巨大的玻璃墙,无意识地看向远处天空。阳光很盛,蔚蓝的天被照得通透极了,云朵也像是镶了大面积的金边,连几栋挡在水平线上的高楼都被投射出来的阴影拉长了。

折原临也就这样放空思想,面无表情地坐了一阵。直到一旁放置的传真机响了两声,开始吞吐纸页,满室的凝固安静被瞬间打散。他只好轻叹口气,站起身去拿刚打印出来的材料——毫无意外,就是刚才的第一轮拉票里各位候选人提出的举措建议。

他粗略翻看了两次,还是把那位不看好的政客从纸堆里挑了出来,针对纸上那些举措逐一写出反对原因。撂下笔之后,临也先去泡了杯咖啡,端着马克杯缩回椅子上,又对着写完的东西反复修改了几遍,然后拖过一旁的加密电话,给自己的主顾拨了过去,开始进行劝说。

所幸的是,电话线那边的老先生虽然年纪大了,脑子的灵活程度跟眼光之毒辣却是不输给任何年轻人的,很快就同意了自己的“高级理财师”给出的方案,准备转投另一名提议扩大教育范围的候选人。

不过,在谈拢这些事之后,那边的老人咳了一声,示意要和临也聊些题外话了。“我说临也君,你反对这个人的理由,难道不是他建议减少同性伴侣关系认证那条最重要吗?竟然没怎么提到呢。”

折原临也果然被这话惊了一瞬,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所在椅子上嗦了两口咖啡,含糊地嗯了两声,最后倒是叹着气说了起来。“既然我是以您的理财师身份,帮您做关于候选人的‘风险投资’,那么首要肯定是考虑您的需求,这一条对您的诉求来说并不重要。但是如您所说,这样的提议我肯定是反对的,不只是我,但凡身在其中或者亲友有所涉及的人,经过今天的第一轮,恐怕都会对这位先生的提议产生反感。要知道,LBGT作为相对弱势和长期被软暴力欺压的群体,地位还是很敏感的,近些年好不容易在平权运动和同性伴侣身份合法化上有所进步,正是全社会认同度高涨的时期,如果引起不满甚至反弹,影响会有多恶劣,我想不用我设想给您听了。”

“这个自然,”老者似乎在和人说什么,那边低声嘀咕了几句又转回来小声道,“我要是支持了他估计我家孙女都要跟我急。”

“呵,”临也轻笑了一声,“对呀,要是这样的政策真的推行下来,连带着您家小姐喜欢的耽美文化也要受到冲击了。社会是文化的基石,我们现有的这些问题,都反应在文化里,但文化也反作用着社会。如果您去书店逛一圈,或者在相关的网站上做检索,就能很轻易地知道有多少人购买着LBGT相关的文化产物,也能间接了解到有多少人依靠相关内容生存。在这种环境下,这样的提议怎么会可行呢?”

“啊,就是真的推行出来,也会被人举着旗子游行抗议的,这点我可以打赌。”老爷子不知道吃了什么,用假牙咀嚼的声音响得厉害,“提议其实很现实,也确实有一定可能影响出生率,内阁那帮和我一样大的老头子肯定喜欢。但是也确实过于现实了,脱离了社会的其他需求,毕竟我们人类演化至今,繁殖早就不是第一需求了。”

“您说的对,”临也喝完最后一口咖啡,“那么既然意见统一,我后天会把整好的全部材料发过去,您那边可以放心运作了。”

“好!”老人安静了片刻,压低声音又问了句,“所以你明天真的……”

“嗯。”临也轻点了下头,“预约了明早去区役所做入籍,都拖了这么久了。”

“好吧,”似乎略带惋惜,“看来是没这个机会让你做我孙女婿了。阿静也是个好孩子,你们两个好好的,明天办好了跟我说一声,回头我派人把礼物给你送去。”

“谢谢您。”临也笑了。挂掉电话,手指不自觉地摸了摸左手中指上戴的戒指,明天就会挪到无名指上了,想想竟然还有点兴奋。

明明已经和某个冤家认识了快二十年,竟然还会在去入籍的前一天不安成这样。起身去把马克杯洗干净,第三次检查了明天要带的证件、印章跟申请书,才强压下心跳带起的悸动感,关了灯准备休息。

折原临也揉着酸痛的脖子伸了伸胳膊,忽然又转回去把材料里那位政客的照片拿起来,随手一抛,小刀立刻把那张看来十分严肃的国字脸划得稀碎。

管你要缓解什么大问题,敢打扰老子结婚就弄死你。

评论(4)
热度(112)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