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很复杂,发现自己还是和世界脱节的,还是失望的,只是好像终于在模糊的血肉里结了一层痂,能装作毫不在意地用假皮囊掩盖自己了,可是被禁锢其中的痛苦疲惫渗透血液细胞,在每块骨骼里无声嘶嚎,而我无处可以安放那些浓稠阴暗的东西,只能悄悄把它揉碎在字里行间求一点解脱。终究也没什么意义。
评论我关了,万事随便吧。

评论(3)
热度(16)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