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说呢,这一段时间特别颓废,情绪异常不好,今天倒霉的体检报告回来了,又是各种毛病,更加咸鱼翻身无望。
也不是不想写东西,但总是差一点什么,而且回家连休息都休息不了,眼一睁一闭就踏马过去了。
其实也没那么不好讲,我喜欢并且想写一些奇怪又边缘的东西,一边想在违fa边缘试探,一边又怂的可怜,动力消退的厉害,再怎么皮也跳不出自己的枷锁。
累,随缘吧。

评论(1)
热度(10)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