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饲龙(五)

※前    

※奶凶,特别凶呜呜呜!

 

*

小龙是很黏人的,三到六个月大还不能说话的时候尤其厉害。

如果出门最好都把他带在身边,不然回家就可能看到东西翻了一地,花盆碎成八瓣、惨遭蹂躏的厕纸飞了满地,连藏在床底下的内容不可描述杂志都被刨了出来挂在风扇上,最喜欢的那张图片还被抓烂了脸;还有就是,没洗的衣服袜子被从脏衣篓里拖出来,那个捣蛋的小坏龙却蜷在一件还算干净的睡衣里打着呼噜,翻起的肚皮一起一伏,柔嫩的爪子粉粉的,半点看不出做过恶。所以哪怕恨得牙根痒痒,也舍不得把小祖宗弄醒了,只能闷着气收拾屋子,末了去厨房给他冲一罐奶粉——掐着他午睡醒来时间,睡醒饿了要喝的。

静雄花了不短的时间才让某个皮得不行的小家伙学会收敛,或者说,让他自己看见临也闯祸之后,学会收敛……

猎人揉着太阳穴把小东西抱出来,扯了两次还没把自己的睡衣扯出来,又怕弄醒了临也,只好叹着气把衣服裹在小龙身上,将它放回小窝里睡。然后他起身深呼几口气,攥紧拳头去收拾一地狼藉,顺便想着下次就算只是去便利店买东西,也要把小崽子揣上,不然真是不知道他能把家里折腾成什么样子。

当然后来静雄发现,带他出门也并不会好到哪里去。要是逛超市的时候不买临也喜欢的糖果零食,他就在静雄衣服里乱钻,然后找个嫩一点的地方气哼哼咬下去,虽然对静雄来说不痒不痛,但被小崽子咬着小腹什么的,真是太糟心了。

也幸好最近没什么棘手事件需要静雄出面,除了出门采购和去分部找新罗给小崽子体检,他都宅在家里,可以长时间盯着某个小混蛋,以免他跑到床上撕床单跟衣服,或者钻到沙发底下冰箱里之类的地方捣蛋。

不过静雄也不得不承认,小奶龙这种东西,还是很可爱的。就算他再怎么嘴硬,对这么个小崽子也不忍心动手,连句重话都说不出口,唯一的惩罚方式也不过是冲奶粉而已。明明很不情愿,却还是尽力做了个“五好奶爸”,对现阶段还蠢兮兮的小龙也出奇有耐心。很久之后,折原临也想起这一茬来跟他翻旧账的时候,哼唧着说早知道静雄对小龙招架不住,他就应该早点重生,结果被静雄黑着脸堵住嘴,拖走灌了一瓶奶,都是后话了。

被奶龙的可爱击沉的,不止是平和岛先生一个人。东京分部的后勤组是沦陷的重灾区,每次静雄带临也去体检或者回分部领任务交报告,都能凭借小奶龙的撒娇卖萌从后勤组坑走一麻袋用具。先不说这些东西的效用如何,光是这个分量就很让静雄怀疑人生了,毕竟他可是东京分部十年以来领用道具最少的记录保持者。不管是出于他本人不太依赖道具的缘故,还是后勤组确实很抠门的原因,又或者高层对于静雄实力的顾虑因素,他都没拿过这么多东西。于是平和岛奶爸举着奶瓶等在一边,准备等正在和后勤组妹子玩“爪子在上”的小崽子饿了,就立刻投喂。

联络组和外勤组也有不少被奶龙外表迷惑的成员,甚至还有接任务的各路人员,每次都借着各种机会上前摸摸龙,甚至会为了拍张照片和静雄讲条件,简直让静雄哭笑不得。

不过,每次走的时候,只要他一叫,临也就会特别乖的跑出来,呼扇着翅膀扑到他肩头,有时候还会耍赖似的蹭来蹭去,乖巧的模样和在家作天作地的时候真是派若两龙。

静雄收拾好别人塞的给临也的小东西,抬手把小龙揣进衣服里免得他被风吹到,才拎着口袋离开分部。

他的动作被别人看在眼里,又是一片羡慕嫉妒恨的感慨,还夹杂几个妹子扎堆讨论的,不过内容显然就不太一样了。像是后勤组的狩沢小姐,和重生前的折原临也就有不少接触,对猎人和龙那点事也有所耳闻,对现在的状况当然和别人有些不同看法。不过她们也就私底下讨论一些,不敢叫某个暴力金毛或者小龙崽子听见,什么“铁汉柔情”“伪父子年上”之类的,一听就很要命了。万一小家伙听到了,大概会气得鳞片都炸开、尾巴啪啪甩地吧?

在女孩子们脑补里的场景是不会出现了,但是小龙也会凶人的,静雄还偷拍过,虽然后来他拒不承认、不肯分享照片。那是在静雄帮忙去抓偷东西的小精灵的时候,已经半岁大的临也长了15公分,虽然还是小小一只,但死活赖着不肯从静雄衣服里出来,反正没什么危险静雄就带他一起去了。抓捕很顺利,静雄只负责帮忙捉了三只,不过其他人那里有逃跑的,静雄身上的捕捉瓶用完了,只好手捏着第四只。回程路上那第四只小精灵蔫蔫的,一度让静雄怀疑是冻僵了,还准备放衣服里暖一暖。结果他刚一拉开衣服,临也就呲着牙咬住了小精灵的手,疼得小精灵再不敢装死,老老实实地被栓了根绳子自己飞,绳子那一头就咬在龙崽子嘴里。静雄被他闹得笑了半天,几乎要岔气,最后揉了揉龙脑袋,得到了一个表示不满意的凶脸,于是“噗”的笑了出来,“好好好,你最凶了。”

评论(6)
热度(243)

Für uns heißt der Satz in alle Ewigkeit
"Jeder ist sich selbst der Fernste".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