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此去经年(十一)

※BGM 魔法


愤怒和嫉妒是恶魔埋在人本能之中的种子所开出的毒花。

如果坐下来认真想一想,临也就会发现他和静雄之间有太多问题是因为这两种情绪而起。

可临也从来没有做过那种事,他了解静雄,就像了解自己的手和脚一样。

他对静雄的全部认知,都来自持续的观察、长久相处产生的习惯和从未停止收集的情报信息。可是临也很少去剖析静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不同于他对所有研究对象的研究方式,临也似乎对平和岛静雄是个什么人并不具有热忱,他总能自然地抓住对方的全部弱点,总能轻易地猜测出对方的想法,之后又被对方无法预料的行动搞得措手不及。

他总是说这样才有趣。

他不肯也不敢承认,那个家伙对他来说太特殊了,特殊到他没法冷静分析清楚,光是想一想那个人是平和岛静雄,似乎就已经足够了。

但是完全不能冷静或者满足,临也不是没有想过,让那头怪物永远只能看着他一个人,也曾经尝试过要把静雄关起来和外界隔绝。然而没有多久他就会放弃,临也很清楚自己没有强大到那个地步,能从肉体上战胜静雄,可是要靠其他东西又不得不精心算计、束手束脚。

这样的事情很容易厌倦,同时也容易叫人看清自己的弱小——折原临也对此十分厌恶。

他不想一直站在静雄身后的影子里,他想要把那个耀眼的怪物整个都吞噬掉,不给别人看,也不让他有机会接触其他人。

折原临也从来不是什么好人,各种见不得人的手段也都司空见惯了,只是一面对静雄的时候,他就变得犹豫甚至畏缩。

他做不到,他没办法让静雄万事万物都按他的想法去做,也不可能放任静雄以他的标准来约束自己,他们本来就是不同的人,存在着无法解决又难以调和的矛盾。

所以在那些恶毒的花朵缠满了临也的心脏之后,他的想法走到了最极端的一步。

杀掉他吧。

平和岛静雄死掉的话就只能是属于自己一个人的了。乖乖的,只属于他一个人,临也无法抵抗这个念头的诱惑。即使自己去死也无所谓,他们甚至可以一起死,这样就没人能抢走这个家伙了。最糟糕的一种结果就是他被那个怪物杀死,不过以静雄的性格,也会永远抱有愧疚自责什么的,一辈子都无法忘记他了。

说是自私也好,恶毒也好,什么更难听的话都好,他全都无所谓。

他算计了那么多年,就算最后变成平和岛静雄要一生背负的罪恶,也不可能松开手的。

谁叫那个笨蛋当年要抓住他的手呢?

当初静雄向他告白的时候,临也就曾经说过,如果有一天他们会分开,说分手的那个人只能是临也,静雄答应了,后来也确实是这么做的。

可是对于一时赌气提出分手的临也来说,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他从没有像对待静雄那样“喜欢”过一个人,就算是他说了要和那个笨蛋分手,也不愿意静雄多看别人一眼。

他甚至想过要在怪物脖子上套上项圈,或者干脆去散布他们曾经是恋人的消息,最后也都克制住冲动放弃了。

占有欲是很可怕的东西,但只是要在他人和静雄之间阻隔出距离的话,也可以有其他方式。

是他先说了不要那个家伙,自然不可能自己打脸,再开口说要复合,也不会给静雄留下反过来压他一头的话柄。

也是在这个时候,临也意识到,“犬猿之仲”是毫不逊于“交往对象”的关系,甚至,在很多方面要显得更加便利、能为人所接受。

毕竟对于他所热爱的人类来说,两个男性在恋爱这件事好像尤为独特,无法理解,甚至是让人避之不及,容易叫人恶心。

他总是说自己爱着人类,所以人类也应该爱他。那么,如果所有人都说他恶心,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很恶心呢?

因为喜欢平和岛静雄,所以觉得自己很恶心。

很有可能吧。那个家伙又直白又明亮,和生存在阴暗中、以见不得人的勾当为生的情报贩子截然不同。

但对于“死敌”这样微妙的存在,大多数和中学生一样幼稚又容易热血上头的普通人只会说,不是很酷吗?

这样他就有光明正大地杀死静雄,或者被杀死的理由了。

就像静雄对他的了解一样,即使在所有人面前都刻意表现出能从容不迫应对一切的强大,内在的折原临也实在是脆弱又敏感,他可以表面上不在意,却不能从心底里坦然面对他对静雄的感情。他需要一块遮羞布,需要一张能伪装自己的面具,把他的全部统统藏起来。

所以最后连他自己也不太在意了,他和静雄之间到底是什么,爱呀,恨呀,或者是其他什么的,已经根本不重要了。

那个人是静雄,这一点就已经足够了。

 

美和子喘着气敲开门时,临也正在躺椅上眯着眼晒太阳,转过头看见她还笑了笑,顺手指了指放在柜子上的手机,“真是粗心呀,美和子小姐。”

“啊,太好了……”春野美和子捂着胸口用力呼吸,慢慢走过去拿回了她的手机,“我都要吓死了,走到池袋了才发现没有带手机,回来了又找不到,幸好在奈仓先生这里。”

“所以约会泡汤了?”临也笑眯眯的,语气里都带了一点掩藏不住的幸灾乐祸。

“啊……”美和子抓着手机叹了口气,“倒是没泡汤,只是感觉对方可能,真的没有继续的意思了吧。”

“嗯?”临也有了些兴趣,“他甩了你?”

“也没有。”美和子情绪低沉,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沮丧,“但是已经第三次会面了,可他连跟我说话都不愿意正脸看我,好像心思根本不在这里。虽然我是希望保持独身,但是也难得遇见一个能让我有好感的男性。”

“该怎么说呢,我总觉得他心里已经有什么人占满了全部的位置,所以才,连多看我一眼都不愿意吧。”已经有些挫败的美和子低着头,摆弄着手机,“真的是个很好的男人呢,还陪我回来找手机,不过应该也就到此为止了吧。”

听了一半的话而微笑起来的临也,在听到静雄陪她到了这里时,瞳孔骤缩,所有的表情都从脸上褪去了。

他随口安慰了美和子两句,很僵硬地目送她出了病房,然后左手捂着自己疯狂跳动的心脏,慢慢用右手手臂挡住了脸。

下一刻,他挣扎着从躺椅上起来,贴到窗户边,慌忙朝下看过去,果然在走廊那里看到了一个金发的背影。

全身的力气都像是瞬间消失了,临也模糊地想着明明上一次在酒店见到他都没有这样,却怎么都没法再次支配自己的手脚。

他的身体在颤抖,不知道是出于畏惧还是喜悦。

什么啊,不就是看见了那个怪物吗。

 

他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情或者想法,也可能是根本就什么都没有想吧。

折原临也拿起他落了灰的手杖,有些蹒跚地,拄着手杖下楼去了。

他想见平和岛静雄。

评论(10)
热度(111)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