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此去经年(十)

※光速打脸

※爱我污东 @红烧皮皮冬 ,画的临也是世界的宝物(泣不成声)

※BGM Last Snow


春野美和子的倒休在周一周二,因此静雄也被母亲逼着请了假。

第三次见面约在池袋西口公园,明明是常会经过的地方,却让人莫名紧张。

时间还早,抬头看见快餐店就进去随意点了些食物。握着咖啡坐在玻璃边的吧椅上,静雄呼了口气,看着远处开始发呆。虽然是上班的时间却一点都不清净,艺术剧场前人来人往,周围街道和商店也人流密集。

池袋是这样忙碌和拥挤,就像眼前这小小的街心公园蜷缩在建筑物和街道的中间,可怜极了。

心头没有来的生出些不安,端着杯子的手心出了汗,他就直接揭开盖子一口喝干净。

出了店铺,他按照约好的那样在树旁边的栏杆处靠坐着,还随手给春野发了一条信息,告诉她自己已经到了。

许久没有回信,静雄有些疑惑,却没多想,只想着也许是她还在地铁上不方便看手机。

眼前的公园跟十几年前并没有多大不同,只是周围的景物都换了一遭。

闭上眼睛,耳朵被周围嘈杂的人声占据,无端心烦,只有喷泉里水流不断砸下的声音混着水汽慢慢拢过来,才让他不觉得那么难受。

他睁开眼看了一会儿,把手机塞回口袋里,下意识地去摸烟才想起并没有带。

心底的烦乱不安又加重一分,说实话他也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和春野美和子相处,如果不是确实还能有些共同话题,恐怕早就和之前的相亲对象一样断了联系。

只是这次双方家长都很看好相亲的结果,再加上春野似乎不讨厌他,竟然破天荒地约到了第三次。

静雄不太会面对女孩子,她们大多数都太脆弱了,只要他稍不留神就可能伤害到她们。少数能让他自然放松的女性,比如赛尔提、瓦罗娜,他也只能把她们当做朋友,和男性友人一样的朋友。而舞流、九琉璃和小茜,即使现在都不再是当初的模样,在他心里也始终都是小孩子。

他很容易对温和的、像大姐姐一样的女性抱有好感,可是也仅仅止步于好感了。幼年时是喜欢过面包店的大姐姐,可是至今连他自己都不确定,那种喜欢的感情只是单纯的感激喜悦还是能够称为单相思的懵懂恋情。

说到底,他也没有和折原临也之外的人谈过恋爱,连比较或者参考都根本做不到。

抬头的时候他想起高中时代和二十代的前几年里,他无数次追着临也从这里跑过,丢过路牌,也扔过自贩机,却只有他们还在交往的时候,才有一次安安静静一起在公园里坐着休息。那家伙笑嘻嘻地叫他去买果汁,还故意换了彼此喝过的罐子搞间接接吻,像极了骗小女孩的招数,偏偏就是能逗得静雄不好意思到脸红发烫。那个混蛋还会故意惹怒他,在躲避中计算好时机跟位置,趁静雄不注意就抱上来亲他。

他也不好评判临也是教的太好或者太不好,但是静雄绝对无法想象对任何女孩子做他和临也做过的事情。

相当微妙地,再有几年就要被人叫做中年人的静雄,关于恋爱的浅薄体验,全部都来自他又爱又恨的折原临也一个人。


离预定的时间过了大概二十分钟,气喘吁吁的春野才跑到了他面前,“非常抱歉,”春野大口喘着气,“我的手机找不到了。”

“别急。”静雄走到她面前,“也没有什么着急的事,我陪你去补办也可以的。”

春野美和子摇了摇头,“应该是落在疗养院里了。”

静雄沉默了一下,“那么我陪你回去拿?”手机对于现代人来说还是无法离手的,即使早在十年之前,他也能从临也身上看出来手机的重要性。虽然很想直接和春野说清楚自己并没有意愿和她继续发展下去,但现在还是应该先帮她找到手机。

虽然已经过了高峰期,列车里还是显得拥挤,静雄挤到边缘的位置,示意春野站在他跟前,他则抬起手撑在栏杆上,把春野和人群隔开。

一路无话,两个人都怀着不同的心思,一直坐到站再挤出去。

出站之后打了车,很快就到了埼玉森林疗养院门前,静雄对于这个几乎被森林包裹起来的疗养院感到有些惊奇,随后收敛了情绪,跟着春野进了门。

春野请他在院子里小坐一会儿,自己则跑回了宿舍翻找。静雄坐在院子里的走廊上,正对着那个干涸的喷水池。有叫不上名字的小鸟站在池子里啄着什么吃,样子非常有趣。

很快他又看见春野下了楼,略带无奈地冲他摆了摆手,跑向了旁边的楼。应该是住院部吧,静雄看了一眼那栋楼,心里想着希望她快一点找到手机。


“临也先生。”阳茉理坐在被喊的人床边,手里晃着刚刚在她坐下的时候发现的手机,“你的手机掉在椅子上了。”

“那不是我的手机,”临也靠在躺椅上,正用一只和阳茉理举起的同型号的手机发邮件,“大概是美和子小姐的,真粗心啊。”

他抬起头看了一眼,伸过手去,阳茉理就把手机放在了他手里。

“我说你也去找遥人玩吧,总闷在屋里。”临也觉得自己像是被这孩子盯梢一样,浑身不自在。

“好吧。”阳茉理合上手里的书本,放在床头的柜子上,起身就出门了。

临也摇了摇头,拿起春野美和子的手机看了一眼,正好看到跳动的信息提示,From平和岛静雄。

他的表情像是在那一瞬间凝固了,然后碎裂成一片一片,稀里哗啦全都掉下来。

临也忽然想起春野是说这个月认识了有好感的相亲对象,想要交往下去。什么啊……又高又帅,很厉害,还有点腼腆,说的竟然是小静这个怪物吗。

在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时候,牙齿已经咬破了嘴唇,迅速蔓延开一片血腥的味道。

那种家伙怎么能和人类谈恋爱、结婚呢?他都还是这幅样子,那个怪物就已经要和人谈婚论嫁了吗?临也脑海里闪过了无数恶毒的念头,明明早就决定不再涉及跟平和岛静雄有关的事情了,上次见面时也能保持镇静了,可是事到临头,他只恨不得叫那个怪物立刻去死。

他也不会承认,在想到静雄和春野美和子相亲的时候,他心里翻滚膨胀的恨意里,更多是酸楚的嫉妒和不甘。

早就不是因为什么不能叫怪物夺走他深爱的人类了,何况对他来说春野能不能算是人类都还有待证实。是那头野兽,那个怪物,那个叫平和岛静雄的家伙,直到现在他还是不想交给别人。

阳光有些刺眼起来,临也眯了眯眼睛,扫到了阳茉理放下的书,《私の美の世界》。夸张的封面很好地体现了出版时的流行风格,左上的黑色中嵌着白字的名称跟作者,浓艳的紫过渡到朱红,再慢慢减淡,到了右下角只剩一块白色,黑字写了出版方。他联想到森茉莉,竟有些怀念地笑了出来,随后就觉得眼睛涩得发痛。

【在这些包裹着锐利回忆的甜甜烟霭中,我感到一种爱欲,那爱欲中有“魔”……】

他何尝不是着了魔呢?从他爱上平和岛静雄的那一天,就已经完蛋了。


注:

《私の美の世界》,这里描述的是1984年12月24日新潮文库出版的版本。

评论(6)
热度(102)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