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苦昼短(四)

※bgm 苦昼短

※卖了一个破绽但是一直没人发现嗨呀很生气


静雄离开已经七八日,不仅没有像他承诺的那样很快归来,甚至连一句口信都不曾叫人带回。西南方传回的消息不容乐观,言说出现了新的妖物,能控制普通百姓,且人数不少,一时又人心惶惶。

家臣之间竟又起了谣言,说那平和岛必然是没有什么真能耐,长久以来只是贪折原家的好处才不肯走,现在眼见情势不好就借机逃走了。

临也气得哼声冷笑,甩着袖子走了,留下一屋子人干瞪眼。

他自然是相信静雄的,别人不肯相信,但他和静雄朝夕相对,几年来看得那般真切,怎么可能是作假呢。可是少年又唯恐他们说中,他已经紧张到受不得一点刺激,政夫的身体看来时日无多,两个妹妹还小根本不懂事,静雄几乎是他唯一的依靠了。

又三日,栗楠家再次投上拜帖,很快遣了家中一位名叫四木春也的家臣押送礼品前来。

栗楠家来访的人数不多,傍晚时分从偏门进入,隐秘的很。

早就等在院中的临也和四木互相问好,随后立刻派黄根将队伍正中的孕妇送进早就布置好的客房休息。

近来不安稳,西南方妖物作祟又闹得厉害,栗楠家家主与独子干弥在得到折原家的消息后,率队奔赴前线出战,因着不敢伤害被控制的百姓,打得异常艰难。战况胶着之际,却得知手下发现有人对栗楠家本宅心怀不轨。

栗楠家与折原家早有默契,朝堂中定然有妖族的爪牙,在战中暗暗传递信息,才害的各方除妖势力屡屡被偷袭、被泄露作战方案、被当权者的愚蠢决断葬送在妖魔的利爪之下,而他们两家各自的家臣和附庸者中,也绝对不干净。

权衡之下他们决定走一步险棋,栗楠家假意战力不足,佯装出弱势吸引各方的注意力,而留守的四木护送干弥身怀有孕的妻子至折原家,赤林和青崎则各自带人埋伏在栗楠家周围,一有异动便冲上去杀个痛快。

而等事成之后,栗楠家会在战争结束返回时悄然改道,到折原家替他们清理蛀虫。

简单的交谈足够使双方了解情况,几乎完全是计划进行的,临也笑着请四木也早点去休息,出门之前忽然想起第一封拜帖,便顺嘴问了一句。

谁知四木先还笑着说怎么可能,下一秒就变了脸色,“栗楠家并无名叫赤木的家臣。”临也一见他的样子也反应过来,随后神情恍惚了一下,挤出了一个干涩的笑,说再叫人去查,自己就先回去了。

夜空朗朗,并无星辰,只一轮银色的月盘挂在天际,临也抬头看了一眼,立时觉得清冷的月光顺着流进了他的身体里,冷得他要打颤。

他不敢想了,如果一开始那封拜帖是假的,那么它出现的意义就只是要绊住临也和政夫,单独把静雄支开。再加上西南的战事,水患的消息恐怕也是假的,为的就是把静雄引到那里去。

即使并没有亲身斩妖除魔的经历,临也同样清楚那会是怎样状况

他想起临行前静雄接过御守然后笑着摸他头的样子,他一直想说自己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不要总是摸头。

“你不是很快就回来的吗……”临也看着惨白的月光喃喃自语,手紧紧攥成拳头,生怕下一刻就要忍不住自己的情绪。

也不知看了多久,他的衣衫都冷了,忽然听闻后院一阵喧闹。

快步赶过去,却只见到哭哭啼啼的双胞胎和神色凄然的奴仆,黄根站在门口,面上一片木讷,见是临也才回过神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屋子里的人都退了出来,临也僵硬了片刻,才进了屋。

政夫躺在褥子上,神情安详,仿佛只是睡着了。临也看着曾祖父的面容,缓缓跪下去,为他理了理鬓角散乱的发。眼圈一热,然后再也直不起身,直接伏在地上恸哭起来。

折原政夫终于走完了自己漫长又艰难的一生,可以去三途河对岸见亲人们了,只是他尚未成年的曾孙,从今以后就连撒娇都不能了。

这一天开始,折原临也再无人可依靠。

评论(5)
热度(95)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