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不是静临的静临】我可能相了假亲

※非暴力不合作产物

※你说尬舞就尬舞,那我不是很没面子(摊手甩锅)

※崩塌,严重欧欧西,为保证生命安全,慎入

 

折原响子女士一直是朋友圈里的成功代表。中等偏上的家庭出身,名牌大学毕业,毕业立刻找了个高富帅的老公,夫妻恩爱和睦,次年顺利得男,羡煞了无数单身闺蜜狗。而在好朋友们都还抱怨着自家崽子又在幼儿园闯祸的时候,她儿子已经拿了全国小学生作文比赛的大奖,连校长都乐得像一朵风中颤抖的喇叭花一样,不停地说“孺子可造!”。又一年后折原家喜得双胞胎女儿,穿着小兔子的婴儿服坐在一起简直可爱到天怒人怨。而说到底最可怕的是,响子并不是家庭主妇,她的事业非常成功,与她身为公司高管的丈夫相比都不逊色,在儿子上了高中之后,折原夫妇一度还在海外工作了数年。

现在,退休在家赋闲了一个月的响子女士,开始琢磨另一件事了。

她的儿子从小就优秀,小学开始担任班干部,中学和高中几乎当过了各个科目的课代表,大学时更是校学生会的活招牌。但是她也不是不知道,早年她和丈夫都忙,疏于管教,以致于自家儿子早早地跟社会不良分子接触,整个人都中二到炸裂。

如果仅仅是中二病,可能还好解决,但是对于马上要三十岁了还是每天喊着人类love的家伙,响子认为最糟的一件事是——她儿子没有对象!

是的!高级学府毕业,自己开着事务所,家里更是不差钱,长得还特别好看的她儿子,没、对、象!

虽然当下社会晚婚晚育是潮流,响子也不是什么不开明的顽固家长,但是你要让一个上个月还满世界跑业务现在忽然在家领退休金心情低落空虚寂寞的妈妈回想起来,她儿子这将近三十年,根本就没谈过恋爱!这就是很严重的问题了。

摔!

虽然高中时候她隐约觉得儿子是喜欢过什么人,但是那时候她忙,老公也忙,临也又没有明说过,更没有过实际表示,她也就轻松放过了。现在想想真是悔不当初,早点抓紧这项工作,她现在说不定孙子都会去街口买铜锣烧了。

极度不开心的折原太太敲了敲儿子的屋门,“小崽子!明天去相亲吧!!!”

昨晚处理情报到凌晨的折原临也痛苦万分,从脸上拉下皮卡丘眼罩,看了一眼闹钟,“我的亲妈,现在才五点半!”

响子一个大跳到了儿子床前,“我不管!”她插着腰开了口,“你得让我抱上孙子!”

临也捂着额头坐起来,“可我单身。”

“那就去相亲啊!”响子拍得床板一声巨响,如果不是还坐在床上临也会确定他妈把床拍断了。“我儿子这条件还相不出一个姑娘???”

“首先,”临也酝酿了一下情绪,让自己看起来惨一点,然后掀开了被子,“你儿子现在是个瘸子,”趁着响子发呆的空隙,他还掏出眼药水偷偷滴了两滴,“再说,我都收养了遥人和——”

“停!”响子粗暴地打断了她儿子,“你那是瘸吗?你那是不肯去复健!算了,就你那个173的二等残废身高,我也不该指望什么了。”

二等残废折原君膝盖一阵剧痛,看了一眼172的自家母上,默默的闭嘴了。

“还有,虽然我喜欢那个小男孩和那个小姑娘,但那毕竟不是亲生的,而且就算你真的不想要孩子,至少也得找个人照顾你吧?”响子女士见好就上,见棍纠缠,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你都说了自己瘸,就更应该找个好点的,就算每天就陪你出去遛个弯也是好的,你说呢崽?”

一个头两个大的临也困得要命,紧接着就听见了他妈补充了一句,“当然,你要是不去我也没法逼你。我就打张机票去国外度假。”本来一副现在说什么他也听不进去的状态的临也君一个激灵,思考了一下自己的状况,现在坐先生带着两个孩子在其他城市,一时半会儿过不来,他妈一走不仅没有人给他解决一日三餐,还会有一个妻奴老爸对着他哀怨地凄凄惨惨戚戚,两个念大学的妹妹周末回来看不见老妈,没有老妈给改善伙食……肉食兔子姐妹可能会活吃了她们的大哥。

“我去,”几乎是咬着牙,临也擦掉额头的冷汗,“我去还不行吗?”

“这就对了!”响子高兴地鼓了个掌,“我这就去安排。”

生不如死的临也躺了回去,用被子蒙住头,“帮我再把门关上,谢谢!”

幸好心情出奇好的响子帮他狠狠甩上了门,没有让心灵受到严重挫伤的临也听见他妈和楼下几个阿姨聊天的声音。

“嗨呀,你说说怎么办,马上都三十了,连个对象都不谈!”

“你家临也才二十九,还小呢。”隔壁门的阿姨摆了摆手。

“小?我像他这么大的时候,九琉璃和舞流都有了!”响子一脸不满,“你说这要模样有模样,要钱要工作要房子都不缺,就不是不肯好好谈个恋爱!”

“哎呀,小年轻都这样!”邻居大妈拍了拍响子,“是该找个好点的,收收心。”

“那就靠姐妹们帮忙啦!给我们临也想着点。”

“包我身上,中午就给你回信。”隔壁门阿姨信誓旦旦。

于是等临也下午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惊悚的发现他门上贴着一张某高级咖啡馆崭新的会员卡,以及预约座位的时间信息。

 

第二天临也被他妈硬拉着用奔驰小跑送到了咖啡馆,试图逃跑未果,还不许他坐轮椅,只塞了一根看着就相当不好使的骚包手杖。

被强行要求穿了西装,让临也很不适应,更不用说他亲爱的母亲大人还用发胶给他做了个背头。

浑身不自在的临也跟在响子身后进了咖啡馆,一眼看见了迎上来的隔壁门阿姨,“响子啊,这回可错不了!这孩子可是全池袋都有名的,是我表哥同事家妻弟的妹夫他对门大爷的外孙……”

“阿姨好。”临也在响子的瞪视下乖乖开口。

“好……”隔壁门阿姨的表情瞬间变得非常尴尬。

“怎么了老姐姐?”响子看出了不对。

“那个,我怎么说好啊……”阿姨揪着衣服,纠结万分,“你家临也……嗨!你家临也是男孩子呀……”

折原临也君的面部表情狠狠抽搐了一下,敢情您一直把我当姑娘???Excuse me?!!!

响子嘟着嘴显然不太高兴,拉着阿姨到一边小声讨论。

“哎呀,昨天是不是哪里说差了?不应该啊。”

“是呀,没哪不对呀?”阿姨也疑惑不解,“你说临也173不好找对象。”

“当然了,二等残废,这身高姑娘踩个小高跟就比他高了。”

阿姨默默把173的姑娘不好找对象的内容在脑子里画了个大叉子。

“所以昨天说的最萌身高差?”

“嗯……”

“约的不是158的可爱妹子?”

“是个188的帅气汉子”

“……”

“还有说他脸太漂亮了招人恨……”

“对啊,之前有个男的就因为这个捅了我们阿临,真可怕!”响子皱着眉头,“虽然我知道阿临长得像我,但是长得太好看就像小白脸,女孩子怎么会喜欢这种没有安全感的男人。”

临也捂着头想了一下自家威武雄壮的老爸,呵呵,还不是被你管成妻管严。

“……………………咳,还有你说他大学是学人类的……”

“当然啦,学这种变态的学科怎么会有可能谈恋爱?!要不是我叫他辅修了经济学的学位,现在指不定在哪个糟糕的研究所呢。”

 

临也靠着墙揉了揉发酸的小腿,有些哭笑不得。

可更没想到的是,不一会儿从里面出来了一个和自己妈妈年龄相仿的女士,看到隔壁门阿姨就走了过来。临也总觉得有些眼熟,却想不起在哪见过。

三个女人一台戏,在临也还没想起她是谁的时候,三个雌性生物已经谈得热火朝天。

“阿临呀!”响子拍了拍儿子的肩膀,“你还是进去吧,去和丽子阿姨的儿子坐下聊聊,相亲不成也多个朋友,我们三个去对面逛个街,下午回来接你!”

被甩下的临也看着他们扬长而去,愤愤地把手杖丢在地上,可是过了一会儿还是捡了回来。

MD,去看看就看看,就看看这个丽子的儿子是什么知名人物。

在服务生的带领下,临也找到了预定的座位,果然见到了那个188的汉子。

“初次见面,我——”临也说不下去了。

他对面的人“噗”的一下喷了咖啡,“跳蚤?!!!!”

折原临也痛苦的捂住了脸,他母亲的,怪不得眼熟……平和岛丽子女士,他在高中时候见过不只一面,虽然多半是在病床上或者医务室见到的,平和岛静雄的母亲。

 

尴尬到要命,临也硬着头皮坐下,担心会不会被揍到了全身发毛的地步。

“那个,”他斟酌着开口,“你妈说要和我妈她们去逛街,让我坐下和你聊聊……”

他本来想说,所以你不要打我了,还有我一点都不想见你,回池袋也是迫不得已的,不然会被我妈搞死……

但是他什么也没说出来,静雄淡淡地点了点头示意知道了,就掏出手机看他弟弟的直播节目了。

啧,死弟控,这么多年还是一样。临也瘪了瘪嘴,给自己点了一杯美式。

实在是没什么可聊的,他们两个是死敌,不干架就已经很难得了。

在续了三杯美式之后,逛街的三位还是没回来,临也终于忍不住了,要起身上厕所。然而他骚包的手杖不仅没有撑住坐太久而腿软打颤的临也,还绊了他一个跟头。

向前扑去的临也没有如意料一般撞到地上或者对面的桌子,跟他有着15cm身高差的家伙手疾眼快,站在前面接住了他。

这个姿势看起来简直就是,他窝在静雄怀里撒娇……临也被自己的想法恶心了一下,想要退开,却听到背后有东西落地和尖叫的声音同时响起。

他僵硬地回过头,看到大包小包回来的三位女士满脸惊愕,装衣服的手提袋都落在地上。

“静仔,怪不得你一直不肯找女朋友……”平和岛丽子捂着嘴,似乎下一秒就要哭。

响子则看起来镇定得多,如果不去看她不停颤抖的手,“原来真的……阿临你高中就开始了吧,你要是早点说,妈妈也不会逼你……”

“儿子是GAY”的认知如山风海啸席卷了两位母亲。

但还不等临也解释,他的犬猿之仲“啧。”了一声,“烦死了!”力气超大的怪物一把揽住临也的腰,扛到了肩膀上,在整个咖啡屋的人的呆滞和惊讶之中离开了。

“混蛋你放下我!”临也开始死命挣扎,一边后悔应该偷着带两把小刀出来的,实在是太大意了。

“闭嘴!”静雄显然也很烦躁,“真的闭嘴吧!让她们冷静一下,你现在解释也没有用。”

其实很明白这个道理的临也感觉非常绝望,但是不管他之后要不要解释,恐怕都没办法解释清楚了。

何况才出门他就看见了收到母上信息前来偷看哥哥相亲的双胞胎。

舞流言: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何况你和静雄哥都这么多年了,感情深一口闷,这瓶牛奶算是我送的!

九琉璃把一瓶草莓牛奶塞给了静雄,后者竟然还愉快的收下了。

 

折原临也,二十九岁,现在在犬猿之仲的肩膀上思考人生。

老子可能,相了假亲。

评论(7)
热度(301)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