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Toffee

※心情太差只想把每个坑都捅上40米长刀×实在写不下去坑了于是丢出来当糖块吧

※来神AU纯糖,大概也可以归某万字流水账系列……


如果要用一种甜食来形容你的恋人,你会觉得他是什么呢?

点缀着奶油和霜糖的精致糕点,多彩诱人的糖果,或者是甜美的布丁,酥香的曲奇……

折原临也笑着摸了摸下巴,最后用手里的笔敲了敲桌面,“大概是太妃糖吧。”,写完微积分算式的同时,他结束了这个诡异的话题,请对面的人进入下一问。

而正在操场上应付前来挑衅的混混的金发少年打了个喷嚏,揉着鼻子揍飞了最后一个站着的家伙,转身准备回教室吃午饭。

“喂!跳蚤,去吃饭。”两分钟后,揉着头发的静雄站到了教室后门边。

“好,小静你先去洗手吧。”临也放下手里的东西,将自己桌边挂的提袋和静雄桌边的便当袋一起拿好,冲捏着笔记本满脸通红的狩沢眨了眨眼睛,就蹦跶着出了教室。

心情大好的临也拎着两人的食物到了天台的老地方,将东西放在长条板凳的中间,拿出两人的食物和筷子摆好,静雄已经甩着手上的水珠坐到了他对面。

接过临也手里的筷子,“你叫了狩沢干什么?”静雄往嘴里填了些炒饭,脸颊有点鼓鼓的,从临也的角度看来有点像是咀嚼中的松鼠。

他微微勾起嘴角,顺手从静雄的饭盒里抢了一筷子炖肉,“没什么,就只是照你的愿望,杜绝再有人塞我告白信什么的。”

静雄愣了一下,没再说什么,随后反击一般,从临也那夹走了一个蛋卷。

 

至于拿到了第一手资料的狩沢,目前正在社团活动的小屋里抱着电脑飞快打字中。

按照约定,狩沢得到了一些不为人知的小秘密,比如临也正在和某人热恋,以及交往的若干细节。而相应地,狩沢负责在他们文学社团的刊物上散播出临也已经有了交往的对象,并且对于还有人向他告白很困扰这种消息。

凑在一起吃着午饭的门田、游马琦和渡草都瞥了一眼狩沢已经吃完的一片狼藉的便当盒,然后继续吃着各自的食物,谁也不愿意先去打搅陷入奇妙世界中的狩沢。

不得不说,临也是用很低的成本收买了狩沢,以达到他的预想。不过对于常年拖稿不交或者干脆交出一些奇怪的哲♂学稿件的狩沢,能让她这样规规矩矩地快速写完还爆字数,实在是不可多得的状况。门田他们对此并没有任何不满情绪,何况只是顺带着谈了谈校草的八卦,搞不好还会多推销出去几本社刊,他们干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任了这种行动。

啊啊,说起来的话,折原临也在和某人交往这种事,本身就已经是一个超级爆炸性的新闻了吧?

狩沢在打字的间隙双手蹭了蹭裙子,以擦掉掌心的细汗,不自觉地嘿嘿笑了起来,脸上的表情是门田他们习惯称为猥琐的那种。

 

Toffee,太妃糖,应该怎么描述它呢?最简单直白的一种,用红糖和奶油做成的硬而难嚼的糖。

甜蜜的滋味自然不必多说,可这口感自然是喜欢者有喜欢之处,不喜者也有不喜的缘由。对于如今品种名目繁多的甜食来说,仅仅糖果的范畴内种类名目都已经有成千上万。在现代人越来越难讨好的品味面前,这硬而难嚼的太妃糖,又能有多少喜爱欣赏的人呢?

用这小小的糖块来形容静雄,也许不是最贴切的,却是临也眼下第一个能想到的。性格像石头一样坚硬,让临也头疼又无法收服,甚至最后,被他给予的甜蜜给俘获,心甘情愿的改变了口味,成了一名甜食爱好者。

评论(4)
热度(157)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