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夕焼け fin

※写的都是什么鬼→此人已自挂东南枝


※负能量太爆棚,我觉得还是先放飞个自我(揍)

※终于圆了设想快两年的钢琴梗×


※和正文简直天差地别的BGM

YUYAKE(ZAN演奏版)

夕焼け(池田绫子&ZAN ver.)

Merry Christmas Mr.Lawrence (坂本龙一piano ver.)

 

晚会主持人岸谷新罗报完幕,礼堂里安静了好一会儿,随后立刻爆发出激烈的杂夹着尖叫和呼喊的掌声。

原本所有学生都对圣诞节前的晚会不抱太大希望,多数高年级的学姐学长勉强来应付完班级点名就偷偷跑掉了。毕竟这种日子,要让他们守在这里和老师们一起看死板的演出,还不如偷跑去和朋友逛街,更好些的就是拖着恋人去约个会。

但是节目一报出来,原本昏昏欲睡的一群人立刻全都像打了鸡血一样。

那个折原!居然!上台表演了!

无数女生激动得要哭出来,更有铁杆迷妹已经掏出了手机相机荧光棒准备录像打call。男孩子们也没好到哪里去,虽说没有女生那么疯狂,但在他们学校里,随便抓出一个男生,他都有96%的几率是折原临也的崇拜者。

原因太好理解,长得一副好皮相,平时和任何人说话都是谦和带笑,很难让人心生厌恶;成绩不是年级第二就是年级第一,市马拉松赛跑夺冠,关东地区高中生飞镖大赛亚军,十分标准的“别人家的孩子”。最可怕的是,人家还弹得一手好钢琴,在全国大赛也是排的上八强的钢琴选手。

大幕拉开的瞬间,几乎所有观众都屏住了呼吸,纤瘦的男生穿着齐整的西装,站在台前浅笑鞠躬,像是电影里走出来的王子一般。已经有激动的学妹流出眼泪来,捂着嘴在心里无声尖叫。

临也走到琴凳前坐好,对着琴上安置的话筒轻声咳了一下,“大家好,我是高二A班的折原临也。”话还没说完,骤然爆发的掌声跟尖叫就已经快要掀翻屋顶了,等渐渐安静,他微笑着继续道,“接下来要演奏的曲目是坂本龙一的Merry Christmas Mr.Lawrence.”女孩子们见他已经掀开琴盖,只得忍着喉咙里的尖叫互相攥住衣服或手表达激动之情。

漂亮的手指动了起来,在黑白键盘上起落,带出略有跳跃感的前奏。

这下就没人出声了,轻缓的旋律借由扩音声响散播到礼堂各处。多数人都闭上了眼睛安静聆听,也有知道歌曲出处的,听着音乐顺便回忆了一下电影。

多数人也只是听着曲子应景,少数有音乐专长的或是参加了音乐社团的,倒是暗暗为临也的演奏感到惊讶或崇拜,确实是有着不俗的技法和实力。

但在众人渐渐沉溺于这段优美的乐曲、情绪开始变得柔和宁静时,临也弹完间奏的尾声,右手悄然换了位置,流畅的带出了另一支乐曲。

风格瞬间转换,接连几支欢快的曲调激起满座愉快的气氛,底下的观众这才发觉临也的节目是个串烧连弹。掌声不断,时不时还有狂热的粉丝大声呼喊着临也的名字,竟然比学园祭时轻音部的live还热闹上许多。

 

听到台下越发热烈的欢呼,临也一时得意忘形,手下加快了速度,对着话筒喊道:“把你们的双手借给我!特别是后排的同学,把你们的钢琴举起来!”连他自己都还没反应过来口误,底下的观众也还没开始笑,后排忽然发出“轰”的巨响。

临也的演奏停顿了一瞬又继续起来,但台下的人视线瞬间聚集在礼堂后方,连仍在弹着琴的临也都忍不住一起看了过去。

这一看不要紧,临也只觉得头疼欲裂。那个染着金发的一年级学弟,好像是和风乐部吹笛子还是什么玩意儿的,据新罗说是他的忠实迷弟的家伙,竟然真的把礼堂后方角落里的那架钢琴举了起来。

忍着内心奔腾的无数吐槽,临也终于板着脸弹完这一小节,以漂亮的过渡衔接切入最后一段曲子,引出了下一个节目。

回到幕后,临也拿起冰咖啡猛灌了几口,才终于长出口气淡定下来。

可怜的咖啡瓶子很快就被当成了某个学弟的替代品,被临也用小刀扎了又扎。

神经病!到底为什么会真的去举钢琴啊!!!!

一代校草折原的大好形象,就因为金毛小迷弟的举动,在今天彻底崩塌了。

 

“前辈!”敲门声打断了临也的行为,他忍着烦躁开了门,然后忽然烦的更想关上门了。那个金毛的学弟,正捧着一束向日葵站在门外,傻兮兮的看着他。

见临也不大高兴的要关门,学弟猛地撑住门框,“前辈,我、我刚才真的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个鬼!临也忍着吐槽的冲动,上下打量了这位学弟一番,刚才举过钢琴,现在还能好好的站在自己跟前,看来身体素质相当的不错。他眯起了眼睛,开始思考应该调查下这人的情况,看看是否有什么利用的价值。

嗯,在好学生的表皮下,折原学长实在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坏蛋。不过这个问题,站在他对面的学弟可是在很久很久以后才看出来的,至于那之后折原学长被自家学弟怎样修理教育,又是后话了。

“名字?”临也抬高下巴,接过向日葵,微笑着看向比自己还高了十几公分的学弟。

立刻显出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后者严肃又拘谨的站直身体。简直像突然被主人摸了头的大狗,临也在心里如此恶劣的想着。

“平和岛,我叫平和岛静雄。”

“这样,”摸了摸下巴,无良的学长笑得如同狐狸一样,“那我就叫你‘小静’了。”不顾学弟微妙的脸色,临也走上前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哇,还真是有够高,自己都要仰视。略带不满的皱了下眉头,随后又很快舒展,“那么,日后请多指教了,小静。”

“哎?!是!”金发学弟显然激动过度,一个不注意就把门框整个抓了下来。

于是接下来一个小时里,临也有幸领教了学校负责维修的教职工,关于静雄再度破坏校园设施的系列说教,并且头一次憋笑憋得几乎岔气。

等到终于结束了这荒唐的一天,被学弟邀请坐到学校不远的拉面馆共进晚饭,临也喝着碗里咸鲜的豚骨汤,想起了被他遗忘的问题。

“小静你,是和风乐部的来着对吧?”他小口吸溜着汤,装出一副不经意的模样。

“是。”对面的静雄身体一瞬间绷直,认真的回答起来。

临也轻轻摇了摇头,“不用那么紧张啦,我又不吃人。”

“嗯、嗯……”静雄点了下头,整个人都带着无法忽视的僵硬感。

过了一会儿,他才继续开口说道,“虽然演奏的乐器和前辈差得很多,但是我,第一次听到前辈的演奏就被吸引了……那样漂亮的音色,简直就像是魔法一样,非常、非常的动人!”看起来有些木讷的少年此刻激动得脸颊都涨起薄薄的红晕,“我一直在想,能演奏出这样曲子的前辈,说不定真的是魔法师呢。”

哦呀呀,真是不得了的发言,临也心里一突突,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

“虽然,现在的我大概没机会从头学习钢琴了,但如果有可能的话,我非常希望有朝一日能跟前辈合奏!”金毛学弟盯着他的目光烫的吓人,让临也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

“咳,”过了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稍微恢复理智的临也决定之后一定要找新罗问清楚,好像并不只是,迷弟这么简单吧……“合奏并不难啊,”他摆出习惯性的笑脸,“说起来,小静你到底是演奏什么乐器的呢?还没有告诉我哦。”

“那个……”少年摸了摸后颈,“是尺八。”

“哦。”临也应了一声算是表示知道了。

 

而等临也后来想起,会吹尺八,力气很大,染着金发的平和岛静雄是他情报信息里的谁的时候,一切早就来不及了。

已经成为他男朋友的学弟打完群架嘱咐一众小弟收拾残局,扛起临也拎上新买的向日葵,回家练合奏。

趴在男朋友肩膀上的临也叹了口气,十分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接下某黑道二代目送的花。

一并回想起的,是远在举钢琴之前的,他们的初次见面。

还是初中生的临也在某个平凡无奇的傍晚,独自练琴的时候,发现了躲在窗外偷听他弹琴的男孩子,在发现对方脸颊上的伤口之后,还一反常态的取了创可贴送给人家。

只是他不知道,那样简单的无意之举,在刚刚躲过一场暗杀的静雄心里留下了多大影响;更不知道,那天漫布彤火的晚霞,钢琴上花瓶中怒放的向日葵,黑白键之间流泻的动听乐曲,以及转过头来冲他微笑的临也,组成了静雄今生见过的,最美丽的场景。


评论(9)
热度(257)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