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此去经年(八)

※因为确实发生了相当不愉快的事情……写完这里暂时要消失一段时间

※我真的爱这个故事里的每一个妹子(癫狂×)

※BGMわすれない



“我就再吃一个!”遥人严肃的看着面前的女孩子,作出保证。

女孩子一边摆弄着相机,一边装作头痛的样子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一颗包装精美的巧克力塞在小孩手心。

“那么,临也先生最近都很好吗?”她伸了个懒腰,相机随着挂绳晃了晃,最后被她重新捧在手里。

“要叫他,”遥人含着巧克力,说话间带出了软糯含糊的语调,“奈仓先生。”

“好好,”风音笑眯眯地答应,“所以说奈仓先生最近过得不错?”

“是的。”遥人咽下巧克力,一脸回味的表情。

“还是每天和护士小姐压马路?”

“临,不是,奈仓先生说了,那是人类观察活动。”

“哦——”记者小姐笑得很微妙,“希望临也先生会喜欢我送的‘礼物’吧。”她低声咕哝道。随后把水晶波板糖装进了遥人的口袋里,叮嘱他每天只能吃一个,免得坏了牙齿,“下午还有个采访,我就先走了,老规矩哦~”

“嗯!”小男孩点点头,如果保密木埜宫风音来过的消息,那么下一次她就会给遥人带更多的东西。虽然某种意义上绝对算是可耻,但对小朋友来说却总是最有用的招数。

抬手摸了摸遥人的头顶,然后她收拾好东西,依旧从疗养院的侧门离开。

还在原地坐着的男孩子摸出纸巾擦干净嘴角的巧克力碎屑,决定把里面画着小金鱼的那支糖留给Himari。

他早就不是看到糖果就能被轻易收买的年纪,对于大人们之间的事情也不是一无所知,但是在风音身上他没有感觉到让人不快甚至厌恶的部分,而她对临也的兴趣,更让遥人觉得有意思。不过是又一场互相利用罢了,男孩笑笑起身准备回临也所住的病房去,当然,如果有人能让“社长”先生被算计的话,他和Himari都很乐见结果。

 

“啊,又是你!”从病房出来准备返回宿舍的美和子看到从树后蹦出来的女孩子,吓得差点把抱的东西弄掉。

风音停了停,“春野小姐,又见面啦~”眨眨眼睛,她伸手帮美和子把怀里的书本整理了一下,“还没感谢你上次借我本子看。”

美和子愣了一下,“不、不用……”因为那个本也不是她的,只是这话她并不好意思说出口。

风音当然知道那是临也的本子,但她也不会和美和子挑破。于是笑着和护士小姐聊起来,陪她走到宿舍附近,俨然已经是熟稔的朋友的样子。

将本子还给了临也的美和子当然也不知道,风音拜托遥人帮她撕下了里面内页,然后又做了什么。

 

——稍微有点人脉的,又喜欢管闲事的记者小姐。

木埜宫风音十分满意自己的定位。

对于要让临也重新回到池袋这件事,她抱有常人难以理解的热忱,确实有着无人可及的决心。这是她和临也的赌约,同时也是,她作为新罗的妹妹,想要为兄长为数不多的友人、也是自己曾有所憧憬的对象做出的帮助。

是的,她很明确这是一种助推,乃至帮扶。

尽管折原临也似乎对谁都是笑着的,表现得那样游刃有余,可他的内在又实在是脆弱的。

他对“人类”挥洒着炽热却也疏离的“爱”,哪怕这爱意的尽头是将他所爱的人类推入毁灭之中。

风音和她的哥哥一样,对于临也的“爱”禁不住要笑出声来。

她觉得临也并不爱任何人,不,也许平和岛先生跟他妹妹可以先排除在外。临也爱着人类,却也只是自己爱着人类,他用奇怪的壁垒阻绝了大部分和他人的交流,精神上的、乃至情感上的,他回避他人的爱意,拒绝他人的爱意,甚至毁灭他人的爱意。

并不是因为真的“有兴趣”,而是畏惧伤害。

毫无疑问,在这一点上,折原临也先生可以称得上是胆小鬼。

他掩饰自己的孤独跟寂寞,对所有人扯出一个有点扭曲的笑容,躲开了受伤的可能,也躲开了别人的爱。

偏执又怯懦,与临也试图给别人建立的强硬形象截然不同,并没有和谁很亲密的关系,也没有信徒们臆想中的强大高傲。拨开外壳的折原临也,只是个非常寂寞又怕伤害的家伙罢了。

但这样的感情积累的太多太浓,就终有一日要岩浆一般爆发出来。

他渴慕温暖,希冀爱意,却又无法轻易离开自己所处的寂寞,于是衍生出一个恶性循环,他越来越寂寞,也越来越趋求来自爱意的温暖,直到他的壁垒再也承受不住而破裂,直到他为了一点温柔而奋不顾身。

只是这一点温柔,是静雄给予他的。

两个同样孤独又不愿受伤的人,最后却都让对方遍体鳞伤。

独行太久的野兽已经忘记了如何收起利爪,忘记了如何放下防备,更忘记了如何开口告诉对方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他所渴慕的温暖,他所希冀的爱意,都是说不出口的愿望,只能埋在心里,和“为什么你不能懂我”这样不断滋长的情绪一起腐烂,直到变质。

可他忽略了,静雄和他拥有同样的心情。

当他们决定交往的时候,大概都是抱着对爱情单纯的憧憬和向往,心底里想要被喜欢的人温柔对待。

但那时候的他们都太不成熟,不懂彼此体谅,不懂得相互沟通包容的重要,也在交往前存了过多的幻想。所以当真正的拥抱在一起的时候,他们都没有得到原本以为的温暖;在进一步了解对方之后,为那个过于清晰和现实的对方感到失望。更固执的坚持着各自的“原则”和“底线”,从谁也不肯让步,演变成针锋相对,两败俱伤。

 

但是呀……已经坐上新干线的风音看向远处只能看出模糊轮廓的大片苍翠,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也许爱并不是单纯的让人觉得温暖跟快乐,甜蜜里还混着苦涩,温柔里还带着疼痛,但也因此才真切、触动人心。

他们只是找不到一个平衡。每次当一个人过于用力,另一方就无可避免的要承受力量带来的伤害,于是每一次两个人都拼尽全力,互为犄角,哪怕都受了伤害也不肯先放手。

一直在默默注视着他们的风音看得很清楚,两人之间名为爱的感情一直在那里,甚至没有随着他们的互相憎恨而流失。那两个人身上比起过去所缺少了的部分,从一开始,就遗落在对方那里。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和哥哥还有静雄先生再会的!」想起自己之前在电话里和临也打的赌,风音现在已经确信自己会胜利了。并不是兄长婚礼时那种尴尬的见面,而是放下所有心结的,让临也自己走回池袋去。

乖乖的给我认输吧,临也先生!



注:在临烧中,ひまり的名字并没有出现汉字的写法,后续的外篇和喝采中是否给出了汉字的写法,我自己尚未见到实物不敢确定。流传的翻译版本中,莲桑的版本起了名字“日真理”,微博上几位太太各自给出了“葵”和“阳毬”的不同译名。我也和做翻译的友人进行了讨论,为了严谨还是写为Himari,等未来确定再进行修正。

评论(6)
热度(107)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