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过载

※我心情hin复杂……

※发霉的中秋小甜饼(喂)本回目结束,谈恋爱和溜车待续×

※总裁的男朋友,是对家的总裁呀(雾)



平和岛静雄是个怪物。

知道他的人99%都会这么说,只有平和岛总裁的亲友和员工们除外。嗯,硬要说的话大概还有对家公司的折原总裁,不过上面那个消息可是托了折原先生的福,才能有如今在池袋民众心中无比稳固的地位。

蓝天白云秋高气爽,一个无比美好的周五早晨,联想到晚上下班就可以结束这为期五天名为“工作”的酷刑,没有哪个期盼着双休日到来的上班族会不激动。所以当总裁特助岸谷新罗挎着他的工作证,哼着不成调的歌,踩着他爽朗中略带变态的步伐,思考晚上该邀请他亲爱的赛尔提去河边赏月散步还是飙车兜风或者干脆回家一起铺床做些羞羞的事情……

“咣——”总裁办公室的门迎面飞了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撞上新罗身边的消防器材箱才停下。如果反应慢上四分之一秒就要被削掉刘海的特助深吸了一口气,揉揉发涨的太阳穴,掏出手机叫后勤去地下室取扇门,半小时后来给总裁室换上,然后转身拍了拍那个坚挺的消防器材箱,“老伙计,真是辛苦你了!”

从包里掏出自家老爹出品的防毒面具,新罗把它扣到脸上,小心翼翼地靠近了总裁室。探头观望一下,很好很好,静雄已经恢复了平静,正靠在办公桌边搓着脸。嗯,办公室今天很干净,没有被放奇怪的气体或者液体,也没被投放“宠物”,只有墙上那部扣进墙面里的手机显得有些凄惨。

警报解除,新罗松口气摘下面具进了屋,帮静雄收拾好桌面稍有凌乱的文件,用内线叫了小秘书送杯牛奶咖啡进来,加五勺糖。

“真稀奇,”新罗收拾好东西,推高鼻梁上的眼镜,上下打量着自家总裁,“临也今天竟然只是打电话骚扰你???!!!”

好吧,即使静雄没有看见老同学镜片后闪闪发亮的眼睛,他也不会听不出来语气里幸灾乐祸的意味。

接过小秘书送进来的牛奶咖啡咕咚咚一口气喝完,静雄捡起椅背上的外套抖抖穿好,头也不回地往外走,“我去楼下跟进了,今天的会议跟文件合约你搞定,记得替我跟赛尔提问好。”

直到看着静雄的背影消失在电梯逐渐合拢的门里,新罗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愤怒的特助掀翻了屋里的小桌,思考着自己刚才哪里得罪了静雄,可怜兮兮的给自家恋人发了语音撒娇求安慰,一边苦着脸挪到总裁的桌边开始处理工作。

此时身处在电梯里的静雄,默默捏了把口袋里那个刚从墙上抠出来的手机,按着额头深思。

电梯最后停在了B6层,和各部门远远隔开的生物技术研发部,光是进门都严格到要靠虹膜扫描辨识。

“早上好,小静静!”一进门就收到了狩沢热情的问候,静雄点点头,“早。”没敢直视女孩子那双燃烧着比新罗还旺盛很多倍的八卦火苗的眼睛。

路过好几间不足以用奇怪形容的研究室,静雄目不斜视,直接朝最里面一间门上挂着“禁止打扰”牌子的而去。

“我说,就不能让我好好睡一会儿吗?”被打搅了休息的家伙显然没有高兴的可能,不过也只是坐起身小声抱怨了这么一句,比起因为被吵醒就暴起的静雄,实在是好上太多了。“静雄?”生物技术研发部的部长门田京平揉着眼睛,立马从沙发上爬了起来。

动作熟练地拉过检测仪的线材,按照位置给静雄接好,然后开始分析数据。

“临也又做了什么吗?”门田端起杯子喝了口水,十指在键盘上飞速敲击,眼睛却一直盯着光脑屏幕上的数据。已经见怪不怪的事情,他不用想也知道大概是怎么回事。

“他刚才给我打电话了……”静雄站在那,眉头稍微蹙起,不知道如何向老同学描述下去。

“好吧,打住。”门田并没兴趣知道电话的内容,不甚在意地摆了摆手,然后开始跟静雄讨论他的身体状况,“嗯,从数据上来说没有太大问题,机能运行正常,损耗在可忽略的范围内,不过确实是再次过载了。”一脸认真的男人摸摸下巴,“下次还是叫新罗的爸爸他们再来讨论一下吧?”

“我会考虑的。”静雄点点头,倒是十分平静。

门田了解这是以后再说的意思,也不多话,只是把数据存好,归到静雄名下的电子数据档案里。闲扯了几句后,把最近游马琦带人开发的防火生物耗材项目的材料找了出来,开始讨论一些最近方案变更的细节。

内容说多不多,但是讨论起来再加上些实验推演,等两人把手头的东西处理完,渡草已经拎了午饭进来。门田只草草吃了几口填肚子就回休息室去补眠了,静雄看着老朋友眼下的乌青默不作声,考虑忙完这段是不是该给他们放几天短假。时间差不多到了公司的午休时段,虽然生物技术研发部没有什么严格的作息,那群人遇上感兴趣的项目还经常通宵,但是静雄还是觉得这段时间应该留给他们休息。跟几个熟识的家伙打了招呼,静雄直接拐进了他名下的单间休息室。作为总裁,他是更应该待在总裁办公室的套件休息,不过鉴于他从小就在B6层呆的时间最多,平时没有必须出面的活动多半都待在生物技术研发部,这边自然也给他预留了房间。

安静的小房间里摆设十分简单,除了床铺和单扇的储物柜只有张小小的桌子,桌上摆着平和岛家四口人的合影。年轻的总裁换了拖鞋,抿着嘴角脱了外套挂进柜子,顺手拖出空调被,自己也打着哈欠躺下补觉。

再度醒来的时候依然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吵人的也还是那一位。静雄忍着太阳穴突突跳动的感觉从小桌上拿过手机,深吸口气按下了接听。

“哟吼,这里是临也酱的午睡叫醒服务哦~”充满活力和恶意的声音再次从话筒里冒了出来,让静雄的额头瞬间多了几条黑线。

“吵死了你这混蛋!”带着明显的起床气,静雄还是坐起来翻身下床,“再敢说你怀孕了我就过去真的让你怀一个!”

“咳咳咳……”临也被刚喝下去的咖啡呛了一下,原本已经到嘴边的挑衅怎么也说不出口了。早上本来只是突然想到了可以恶心静雄的话,就立刻拨了电话过去,完全没考虑到这时候会被如此直白粗暴的怼回来。

秘书矢雾波江小姐看了一眼自家boss,然后非常自觉地拿起他桌面上的咖啡杯出去倒了,留下咳得面红耳赤的折原老板对着手机瞪眼。

稍微控制好情绪,静雄用肩膀和侧脸夹住手机,腾出手去拿外套,“说吧,又怎么了?”

临也拍着胸口顺了气,“新的方案计划下来了,美国佬们已经批准了,你叫人快点跟进一下。”

“嗯。”静雄皱着眉头答应,总觉得电话另一边那个家伙没安什么好心。

“还有——”临也拖长了调子,嘴角上扬出大大的弧度,“新罗他爸爸要回来了,可能要监督完这个季度的工作再回去。”

直到嘟嘟的忙音响了一会儿,静雄才放下手机,捡起掉到地上的外套拍干净穿上。

提起岸谷森严,静雄还是心里一凛的。并没有其他意思,只能算是童年的心理阴影罢了。

揉了揉眼睛,穿好衣服出门,平和岛总裁决定要先回楼上把这个“惊喜”告诉他的特助,这样至少有个人会比他更郁闷。

回想了一下刚才成功让临也吃瘪的情景,他几乎可以想见死跳蚤硬被噎回去时的面孔,静雄不自觉地笑了起来,一直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才停下。而胸腔里那颗人造的心脏,和以往的每一次一样,在他的思绪涉及到临也的时候,骤然功率加大,直到某个瞬间热到过载。

评论(9)
热度(189)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