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此去经年(五)

※这个时候要装傻.jpg

※BGM Shiver


没有任何预兆或铺垫,也没有人刻意提醒。只是非常平淡的,他们在酒店的宾客休息区遇见了。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

临也捏紧了拳头,暗自后悔不该因为小朋友的精力旺盛太闹人,就把遥人打发去吃东西。

而站在后方的静雄看了眼对着窗外的临也,心头一股莫名的情绪翻滚不停,却又在目光停在轮椅上时,有了一瞬间的暗沉。

“不必回头了,”静雄强压下情绪,尽量放缓语气,“我们就这样随便聊几句,当做打发时间。”

“也好。”临也回的同样平静,听不出其他,倒像是像在和今天才认识的什么人闲扯。

早就想过可能会遇上,毕竟都是来参加新罗的婚礼——无良医生终于在这一年得到了无头骑士的许可,把戒指套到了恋人无名指上,必然会邀请他们所有人来看他秀恩爱。

原本静雄还顾虑着,会不会一见面就再度无法控制自己,冲上去找临也拼命,然后惹得事情一团糟。可他终究没有,他仍然易被激怒,仍然暴躁,却无法再提起杀掉折原临也的心思。尤其是,在见到坐轮椅前来的犬猿之仲后。

确切来说,静雄本质上还是个有着很好教养和善良心地的人,即使常常控制不住使用暴力,但他真正想过不惜触犯道德跟法律也要抹杀的,只有折原临也一个人而已。

几年未见,他也有时会想起临也,想起曾经被他搞得乌烟瘴气的生活,想起他做的那些令人厌恶的事情,想起有关临也的一切。静雄一直觉得自己还是恨他的,如果没有折原临也,他的人生如今该是截然不同的模样。

可世事没有如果,他和临也注定了要相遇,要成为宿敌,要做对方永远的劫数。

明明只两个人互相刁难,却能斗得像敌对的是两支军队。彼此都像是最坚固的堡垒,顶着对方多年的猛烈攻击屹立不倒,稳如磐石;但又都像是最勇猛的战士,哪怕一次次遍体鳞伤,还是要上阵一般全副武装、竭尽全力,在属于静雄和临也两个人的战场上冲锋陷阵。

直到六年前的“决战”,以临也的惨败为这段糟糕的关系画上了休止符。

 

零碎的闲谈无关今天的婚礼,无关那些他们和新郎先生所有关联的过去,无关他们交往过的日子,甚至无关最后那不完满的“决斗”。只是淡淡的,说彼此的现在,说一点设想的未来。再也没有了曾经那么浓烈的爱和恨,情跟仇,就如同,那以后的生命里再也没有对方一样。

因为……

我不愿见你今日的狼狈,你不愿看我此时的寥落。

此去经年,其实彼此是那么希望永再不相见。

无论未来好与坏,世事变迁,人移物易,你还是,记得我过去的样子就好。

过去那个张扬的,肆意的,不成熟的,却还是以最强硬的姿态,站在你身边的我。

 

婚礼最后结束的无比圆满,对于一辈子只可能有这么一次机会的新罗来说,谁敢破坏他的婚礼,白切黑的无良医生就一定会报复他到死。

看着新罗最后被赛尔提拉上马飞奔离去,宾客也三三两两地互相道别,面包车四人组的狩沢倒是在四处招揽熟人,想要组团去露西亚寿司再吃一顿。

临也含着微笑看了一圈这群熟悉又陌生的人,最后示意遥人推着他离开了,头也不回的,像是再没半分留恋。

而另一侧的角落里,静雄点了根烟,深吸一口望向天际,退后几步拐向了另一条街,没跟任何人打个招呼。

静默的北极星悬于夜幕,一如十几年前那般明亮安定,恍惚让人觉得十几年时间短如朝夕。

在临也跟他喊出“分手”的那个时候,也是差不多的季节。从春天就说好的要一起到郊外山顶露营和看星星,最后因为临也诱导同班的某个女生去援交,而那女生还跑来主动勾引了静雄,变成了修罗场一般的干架。

山顶荒芜,虽然不远就有步道跟公路,附近也有供游客休息的亭子,但终归无处可躲。临也几分钟就落了下风,被静雄粗暴地捉住时,他身上早已添了好几处伤口跟淤青,更不提左臂被静雄一拳打到骨折。

是怎么结束的呢?他已经有些记不清了,狼狈,尴尬,生硬,仿佛这三个词贯穿了他们交往的全部时间,更在分手时加倍的爆发出来。他也不知道,临也是怎么捂着骨折的手臂自己走回去的。

那个混蛋是罪有应得。当年还正义感翻涌的少年咬牙切齿,不愿意承认除了对临也的糟糕行为感到不齿,其实更多的是对交往对象竟然找别人来勾搭自己感到气愤,甚至委屈……

只有在最后他拆掉提前支好的帐篷,收拾了临也准备的关于观看星空的跟野营的一大堆东西,他才感觉到呼吸一顿。仿佛有什么堵在胸口,让他难受得想把临也抓回来再揍一顿。

不,他们已经没有关系了。默默蹲坐下来的少年点了根烟,回忆的全是刚分手的家伙被他抓在手里时的情景。

被夜色熏染成暗红的眼瞳里全是阴翳,表情却是带着笑的风轻云淡,“我给你留了那么多惊喜的机会,你竟然从来都没珍惜。”一字一字,都那么伤人的刻到了心里。

没想到十几年过去,静雄还能清楚地记得临也那一刻颤抖的睫毛跟被风撩动的发梢是什么样子。

如果每次都只有伤害,那么希望这就是最后一回,真的再也不要见了。

评论(7)
热度(109)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