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魔法少年Izaya

※CP18.5无料限定

※主临也视角,放飞的比较可怕,不想打TAG

※角色属于原作者,OOC属于我

※以下内容凶残、崩塌、毒性猛烈,请谨慎阅读

※禁止转载及任何形式二次利用

以上

 

 

折原临也是在高中开学前的假期迎来他命运的转折的,虽然开启的这个坑爹新世界让他余生都万分无力吐槽。

 

平凡无奇的某个傍晚,领了一对闹腾的妹妹回家,临也立即发现了些许不正常,打发舞流和九琉璃回房间,他攥住口袋里的小刀直接走向了厨房。

什么情况……临也愣了一瞬,怀疑一定是他打开门的方式不太对。

他的妈妈,常年不在家的响子,正和一个明显超出了人类科学认知范畴的东西大眼瞪小眼,如果那坨布丁上的两个黑豆豆算是眼睛的话。

“我记得我说过,”前·马猴烧酒折原响子女士敲了敲手里的钢勺,碰在平底锅里擦出一串火花,“不要打我女儿的主意。”微眯起的眼睛里带着反常的冷意,看得被推出来当炮灰的吉祥物哆嗦不停。咽了下口水,外形酷似布丁的吉祥物抖了抖身子,用发颤的声音回答,“是,按照宇宙契约准则,我们尊重并严格遵守您提出的这点,绝不招揽九琉璃和舞流小姐……可是……”吉祥物艰难的挪开视线,“这次戒指选定的主人……是令郎……”

“咣当”这是响子的平底锅掉了,“啪嗒”这是临也的小刀掉了,“噗”这是布丁吉祥物从桌子上掉了下去……

“咳!”响子无比尴尬地看了看自己的儿子,踩了布丁状的生物一脚,想要阻止它拿出魔法戒指来。

真是一个怎么看都挫爆了的场景,临也神情复杂地看着自己的妈妈,您年幼的时候不懂事参加过这种哈子卡西的活动就算了。但是魔法少女,跟他一个要上高中的男孩子有什么关系啊?!!子承母业也不能承袭这种东西好吗?!

为了避免这个据说是契约兽的吉祥物见到舞流跟九琉璃,折原母子只对视了一眼,就携手将它塞进了自家冰箱,准备等到晚饭后再处理。

一顿饭吃得临也眼皮直跳,看着两个脸颊还带着点婴儿肥的妹妹,再看看对面笑得温柔的妈妈,真是难以想象这样平凡的生活里还存在着魔法的世界。可是稍一想想又不是这样,毕竟新罗家里就有着塞尔提这个比魔法少女更值得研究的存在。

他长出了一口气,收拾好碗筷,“我吃饱了。”然后在响子充满紧张感的死盯中,他打开冰箱拿出了那个“布丁”,带回了房间。

“咳咳,折原先生!”吉祥物一恢复自由就扑到了临也肩膀上,怎么撕扯也不肯下来。

“你先下来!”临也两根手指捏着吉祥物大概算是后背的地方,表情不能更差。

“我不!”那个魔法生物动了动它的身体,却死赖着怎么也不肯挪地方,“为了维护宇宙的秩序,为了保护地球的和平……咳咳咳!至少为了你身边的家人跟朋友……虽然这样很对不起响子女士,但是请务必加入我们!!!”

临也满头黑线地看着那坨晃悠的“布丁”,勉强稳定住面部表情,干脆利索地将它抓住丢了下来,“我有轻微洁癖,你先洗干净再来啊!!!”

 

对于这个突然蹦出来要他接受魔法设定的吉祥物,临也简直莫名其妙,虽然能接受和相信,但是……

“我为什么就要为了宇宙跟地球拼命呢?”临也对着吉祥物摇摇头,摊开手。

“还有,谁告诉你我就一定会无私到为了和平参加魔法少女组织?”明明在笑,但是身后的邪恶波动简直要实体化了啊。

布丁一直抖抖抖,明显吓得不轻,我们招募这种人真的没问题吗?它欲哭无泪,不,这人明明是男孩子啊,可是戒指偏偏选了他。

预感到自己未来一片凄惨的吉祥物眼含热泪,努力缩小自己的身体降低存在感,也减少被折原冷气接触的面积。

对于是不是加入,临也当然从理智上90%是拒绝的,剩下10%的犹豫则以好奇占了绝大部分的比重。拿起笔在纸上胡乱划了几笔,将几个词随手写下。

好奇母亲的过去,好奇魔法的世界,好奇许多零零碎碎的问题,以及,他很想知道自己是怎么被选上的。

想到这,面上仍在微笑的临也下意识地把手里的笔给折成了两半,吓得吉祥物又往墙角缩了缩。

存着戏弄和观望的心思,临也自然地把吉祥物晾了好几天,看着那坨布丁一样的身子晃晃悠悠。

“可是折原先生,”又一次被临也挂在窗帘上之后,吉祥物用带哭腔的声音小声道,“戒指已经选定了您,不管您愿不愿意……那些“污秽”肯定很快就盯上您和您身边的人。”

快速回完几条短信,临也眯起眼睛看了看它,“你觉得我是那种一听魔法就回联想到魔法杖和小裙子然后激动得不顾一切低龄女生吗?”翻了个白眼,少年抬手捏了捏吉祥物,手感倒是不错。“反正现在又不是强制的,而且你不是说本地区还有其他被选召的魔法少年吗?有事那家伙也不会放任不管的吧?。”

临也打了个哈欠,熄灯睡觉。

但想得很美的少年,没过多久就毫无悬念的踩中了他自己埋下的flag。

 

外出购物的回程,偏僻的小巷里骤然起风,迷了眼睛。临也捂着脸等了一会儿,风仍然刮得脸颊生疼,他强撑着睁开眼,竟发现身边已经不是刚才的巷子。

弥漫着黒与红两色的空间让人不自觉的感到压抑恐惧,身体细微的颤栗根本控制不住,临也右手按住自己发抖的左臂,强迫自己努力忽视空气里弥漫的血腥和腐烂气息。

忽起的冷风扑面而来,临也瞪大了眼睛,四肢根本不听自己使唤。一瞬间,下意识的,他几乎咬破了下唇,用尽全部力气侧过头。气刃割破他的左脸,立刻就渗出鲜红的血来。

若是慢上一些,就不只是被浅浅划破脸而已了。摔倒在地的临也用力喘息着,手里的口袋早扔到一旁,晚餐要用的洋葱跟土豆滚了一地。

“咯咯咯咯咯~”诡异的笑声在耳边炸开,毛骨悚然,临也绷紧了身体,随后空气里的压力骤然增大,压得他几乎要喘不过气了。

呼吸越来越困难,几乎连意识也快要失去了。临也模模糊糊地想到,是不是一开始答应收下戒指会好一点呢?自嘲地弯了弯嘴角,却连扯出一个笑都不做到。可看看现在他周围的环境,再想起响子好几次欲言又止的模样,也确实不是什么好差事啊。大概是要玩完了,能感觉到那个仍在怪笑的东西正在靠近他,连地面都随着它的移动在不停震颤,少年闭上了眼。晚上吃不到响子做的咖喱饭了啊——明明应该是遗言的位置,临也却在想这种事。

“咣——”巨大的气浪伴随着刺耳的响声炸开光团,临也被烟尘掀得直接飞了出去。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一直没有感觉到撞上东西或者坠落地面的疼痛,反而是腰上一紧,好像被人抱住了?

猛一吸气,忍不住咳了出来,临也慢慢睁开眼,竟发现真的有人抱着他站在那。侧脸线条简直好看到犯规,金色的头发在这糟糕的环境里亮得吓人,关键是,那人还比临也高了大半头。

身高硬伤被客观的戳了一箭,临也甩甩脑袋清醒过来,妈蛋,抱着他的根本就是个男生啊!挣扎着推开对方的手,靠自己站好,临也才打量了一下那人。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的年纪,明显还是张少年的脸,可是身上这是酒保服吧?!逃离生死关头的第一件事,临也忍不住开口吐槽,“少年,你知道这身衣服特别没有品味吗?穿这身你看起来要老十岁。”

那人顿时一脑门黑线,如果不是前方再次传来了那种让人背后发凉的怪笑,恐怕那少年就要转过来揍临也了。

“站到我身后。”少年皱紧眉头,左手拉了临也一把,只是力气大得像要捏碎他一样,甚至让临也怀疑这是在故意报复。

对方深吸了一口气,撑起了一个半透明的罩子将临也包裹住,然后以一种人类自身肯定不能达到的力量蹦了起来,一拳砸向前方一座山一样的怪物。

是的,因为掩藏的太好,临也直到那个穿着酒保服的少年跳上去攻击,才发现那和土地一般外表的“山”,露出了巨大的黄眼睛和一张血盆大口。

极具破坏力的一拳砸下去,那“山”的斜上方破了个黑漆漆的洞。“啊,看来还是得用道具啊。”临也听到声音猛一回头,竟看到出门前还被他挂在窗帘上的吉祥物浮在半空,正评估着战况。

“不好意思,还是先跟我说说状况吧?”邪恶的波动充满了整个护住临也的罩子,如果能实体化大概已经熊熊燃烧了。

吉祥物费劲地在临也的魔掌里挣扎,“折原先生,我、我、我……总之,为了保护您的性命,我要、要强制签订契约了……”

“喂,那边的,”穿着酒保服的少年落在旁边,打断他们的同时伸手擦了擦汗,“快把那个拿出来!”

“对不起,我先……”吉祥物努力从临也手里爬出来,不知道搞了什么,随后白光一闪,少年面前就多了一根路标。

路标?临也觉得自己一定是眼花了,或者就是从他掉入这里开始就是在做梦吧。啊哈哈,他扯了一把自己的脸,竟然是疼的……这不科学,他捂着不慎掐到伤口的脸颊蹲了下去,最后还是没忍住抬起头,看着那金发少年用路标把吉祥物说的“污秽”狠狠揍了一顿。

是的,用路标,而且揍得特别奔放,让临也这种讨厌暴力的家伙都想鼓掌叫好。

幸亏他刚才没打我,临也头一次觉得竟然有些后怕,但转念一想,抓过吉祥物,“我说,他就是那个已经签了契约的魔法少年吧?”

哆嗦着的吉祥物点点头,临也笑眯眯地摸了摸下巴,“所以他是不能对身为‘同伴’的我造成伤害的对吧?”

“可是,”吉祥物咽了下口水,“折原先生……”连强制签订契约都能被打断,也是没谁了。

“把戒指给我吧。”临也忽然笑得更开心。

“啥、啥?”吉祥物已经思考不过来了。

临也看了它一眼,危险的意味让吉祥物本能地抖了抖,最后还是小心翼翼画完咒术的符文。魔法发动,虚空中浮起两只戒指,随着光芒的流转落在临也手心里。

等契约的符咒消散,那对戒指便一左一右,自动套上了临也的食指。

当那个少年扛着路标走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临也拎着那坨布丁晃悠。注意到了多出来的戒指,随手把路标丢给吉祥物回收,少年盯着临也看了一会儿,却不说话。

“感谢你刚才的救命之恩,初次见面我是折原临也,如你所见以后就是同伴了,请多指教。”极快的语速,却让人能听清每个字,已经伸过来的手就在眼前。少年皱了下眉头,还是礼貌性地握了上去又松开,“平和岛静雄。”似乎有些不情愿的样子,看起来是不喜欢自己呢,临也无所谓地耸耸肩,反正靠他打架就好了。

静雄把布丁拎了过来,不知道说了什么,片刻后周围的场景就恢复了正常,而静雄身上的衣服也变成了随处可见的长袖长裤。临也看着依然安安静静的小巷子,竟有些恍神。治愈系的魔法覆到了脸上,吉祥物很快治好了临也脸颊的伤口,和他出门时的样子没有半分不同。“喏。”静雄将地上散落的东西捡好递给他,然后就转身走了。

“看起来,以后会很有意思啊。”临也看着少年的背影笑了笑,看得吉祥物更加恐惧,平和岛先生拜托还是带我回你家吧?!QAQ!

 

回家后,临也捏着吉祥物再次挂到窗帘上,让它讲了很多之前没有提过的细节。关于变身的战斗服啊,武器啊等等,听得临也各种无语……按照吉祥物的说法,他们的战斗都是有经验值的,经验值的提升,就意味着他们的魔法会更强大,同时还有衣服的防御力、武器的攻击力提升等等;当然,还有新的技能和装备会解锁,经验值上升到一定程度,也可以从魔法少女,咳,少年,进化成,魔法师……

临也忍着面部的抽搐感,还是把吉祥物挂到了窗帘上。然后转身深呼吸几次,捡起枕头摔到了地上——坑爹呢这是!都尼玛从哪里来的RPG游戏设定啊?!

“我说啊,”临也发泄过后捡回枕头,把脸埋到了那坨柔软之中,“不会所有战斗服都是那家伙穿的那种吧?”静雄那身酒保服虽然穿起来不是很丑,但是对于品味更挑剔些的临也来说,实在有些难以接受。

“啊咧……”吉祥物张了张嘴吧,表情有些扭曲,“当然不是,魔法少年组的初级战斗服有不少可选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平和岛先生上次把他的全部经验值都拿来换了那套酒保服。”

临也似乎有了些兴趣,“其他的衣服是什么样的?”

吉祥物在临也热切的目光里,调出了一块半透明的光幕。忍着吐槽的冲动,临也伸手盖住了眼睛,你确定这是魔法少年的衣服???初级可选的几套,一身是特别扎眼的大红色短袖短裤,一身是从头包到脚的黑色大袍子,其余都是花里胡哨带着许多莫名其妙装饰品的款式,颜色搭配还多半是一看就很基佬的蓝粉紫。

换了我也宁可选身酒保服啊!临也忽然有些同情这位同伴了,但是再看看这些衣服……“我也穿这些?”少年额角隐隐起了黑线。

“不……”吉祥物艰难地咽着口水,“折原先生,咳,虽然您是男性,可配置还是……魔法少女组的啊……”

折原临也仿佛听见有什么东西“嘎嘣”一下的就折断了,然后不愿再细想下去,干脆滚进了被子。不如睡觉,搞魔法不如睡觉!吉祥物慢吞吞地把自己解了下来,帮临也关灯拉好窗帘,假装它刚才没有听见临也神经断裂的脆响。

 

第二次发生事件的时候,是开学前两天的晚上。响子在得知儿子已经签了魔法契约之后,一脸不快的收拾好行李回了海外继续工作。临也一边在心里吐槽自家母亲一边把双胞胎赶上床睡觉,锁好家门正想看看手机里的新情报,一坨布丁就糊到了他脸上。“折原先生!!!”吉祥物叫的如丧考妣般凄惨,“有个超大的污秽,就在来神学园那边!”原本想把吉祥物揪下来丢掉的临也停顿了一下,好吧,毕竟是自己的学校,也该让那倒霉的污秽知道一下那块地是他折原临也罩的。

五分钟后,非常崩溃的魔法少年临也君穿着他初次着装的衣服,出现在了他马上要来报道的校园里。

四周黑漆漆的看不到一丝光亮,更安静得渗人,临也不太熟练的用魔法造出一个小指针,跟着它给出的方向摸进了楼道,走到了女厕所门口。

在门口站了几秒钟,临也内心滚动播放而过吐槽上万字,然后等到了穿着一身酒保服的静雄。

“巧啊,小静。”少年一贯优秀的脑回路已经烧短路了,尴尬之下满脑子都是想找个东西把自己藏起来,但是根本无处可躲。

静雄额角暴起青筋,这人到底是不是来除污秽的啊?还有小静是什么鬼!“我说,我有名字啊,静——雄——平和岛静雄——好好叫啊!”暴力少年抓住临也的衣领把他拽到跟前,才发现对方神情恍惚,笑容勉强,穿的衣服也实在是夸张。

深受过战斗服毒害的静雄心中了然,也就没再跟临也计较。至于后来他听说临也是被分在魔法少女组的时候,溢于言表的同情就更让临也难以忍受了。不过,至少他们还应该庆幸,配发给临也的战斗服里好歹还有这么一件是裤装而不是裙子,虽然自带了基佬紫防护罩和基佬粉装饰,但主色调还是黑灰色,不至于让这对搭档瞎眼瞎的太厉害。

在吉祥物的催促下,两个少年还是不情不愿地踏进了女厕所。进门的一瞬间,强大的吸力就把他们拽进了污秽所营造的空间里。

这次的污秽和之前的类型相差很远,奇怪的花纹快速地在一片黑的空间四周转动,偶尔速度变慢才能看出来,都是些奇怪的像是扭曲的玩具一样的脸,还在一个个发出咯咯的怪笑声。

临也只觉得鸡皮疙瘩起了一身,搓着手臂下意识地站到了静雄身后。静雄也没说什么,甚至伸手将临也往后护了护。吉祥物绕着他们扑棱了两圈,然后丢出一个光团给静雄,静雄随手接住,往远处的某个亮点掷了过去。

光芒瞬间炸裂开,在黑暗里扯开巨大的口子,暴露出无数黑色的影子。离他们近些的已经不足百米,而后方的影子数量之多,恐怕没有上千也有几百,以静雄和临也两个菜鸟的魔法水平想消灭它们实在有些困难。

深吸了一口气,静雄连续对吉祥物下了几个咒令,召唤出了所有他可以调动的武器装备。于是站在搭档身后的临也抽了抽嘴角,没忍心在这个节骨眼吐槽为什么除了路标就是自贩机。不过想也知道,他们这个魔法的设定,跟什么小说跟动漫可根本不一样啊!

静雄甩出一台自贩机,成功横扫前排若干黑影,随后就抄起跟路标冲了上去。临也楞了一下,也立即开始翻自己的技能表,开玩笑,这种状况下再不给力两个人估计连命都保不住了。

“那个,折原先生,”吉祥物有些哆嗦,“您的群攻技能现在都是可以用的,而且比静雄先生直接上去打会强的多……”临也瞥了它一眼,示意它“我知道这里还有个但是”。

下一刻,临也就在自己的光幕里看到了吉祥物说的群攻技能,脸色瞬间黑成锅底。技能1,赞美的歌声,要求使用者发自真心感情真挚地唱出咒文,用爱净化污秽。读完咒文的临也忽然有心掐死吉祥物,唱歌就唱歌,满篇都在赞美青花鱼是闹哪样?!这里不是大海,净化的也不是鱼,这种歌词唱完能不笑场就万岁了还感情真挚……真挚不起来啊,摔!

技能2,不如跳舞,发动技能时随机匹配BGM,要跟着音乐优雅且合拍地舒展肢体,动作要大方美观到位,编舞得与时俱进,跳出水平跟风格。折原式冷笑呵呵,跳个鬼,我又不是舞蹈学院的。还随机匹配,谁知道会不会匹配广场舞。

技能3,感喟丰收。这个,倒是没有什么别的要求……就是无比正常的念个咒语,但是攻击的时候,张开光幕,弹出的不是武器或者法术,而是——铺天盖地的玉米……

看了眼前边打得越来越吃力的静雄,临也咬着牙纠结,反正这会儿他也看不见……我觉得还是选3……总比前两个好多了,再说又唱歌又跳舞那真的不是女孩子的招数吗?!

在召唤出无数杀伤力堪比炮弹的玉米后,还站着的、还能往上扑的黑影明显只剩下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数量了。静雄得了喘息的机会,退回临也旁边,看着临也面无表情的控制着投掷玉米的方向。

“我说小静啊,”临也在技能渐渐失去作用的时候开了口,“难道你没有这种技能吗?”为什么都是下去直接打啊,肉搏是很痛快但是也太危险了吧?另外,临也当然觉得不能只有自己这么丢人。

静雄的脸色变得有些微妙,但他站了一会儿,还是调出光幕给临也看了一眼,让临也手下准头一歪,若干玉米直接在地上炸开了爆米花。

群攻技能:我爱池袋,高举手臂站在高处,感情真挚地用扩音魔法喊出我爱池袋!建设和谐池袋!

“噗!”临也一脸幸灾乐祸的笑容,虽然双手捂着脸也挡不住他故意岔开手指露出的眼睛,红褐色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我没有笑”这种毫无说服力的意味。

摇了摇头,静雄休息片刻,再度抄起路标冲进了影子堆里。

要等技能冷却的临也休息了一会儿,决定让吉祥物帮他召唤下武器。再糟糕也不会比路标和自贩机差了吧?折原·天真·临也这样想着,然后在吉祥物虚弱的呵呵里拿到了他现在唯一能解锁的武器。

您的好友折原临也已下线,您的好友折原新吧唧上线了……

上次那个失败的强行签订契约暂且不提,和小静卷进同一个烂摊子也可以短期忽略,毕竟面对这些超越了正常范畴甚至超越了想象的敌手,即使不算生死相搏也着实危险重重,能勉强保证安全和日常两点就已经很好了。但是……临也黑着脸拎起可怜兮兮的吉祥物,这种像极了女孩子穿的带着蕾丝装饰跟蝴蝶结的战斗服勉强还能忍,虽然看着很娘又很基,好歹防御力max但是这武器配置是什么鬼??!!!哪怕给个子供番经常出现的小魔杖或者各种脑洞大开的不科学物品都好,临也觉得只要能打败敌人他都可以先忍住,可现在他发现自己错的离谱…而且相当离谱…为什么他的第一绑定装备,是一把半米长的杀猪刀……

脑袋胀得发痛,感觉自己已经理解小静的痛苦了,下次还是对他客气一点吧。临也深呼吸几次,倒提起杀猪刀也冲了上去。敢让我使这么丢人的招数,管你是污秽还是什么东西,怎么可能让你有命看见明天的太阳啊!!!

到最后终于结束了战斗,临也跟静雄背靠着背坐到了地上,顾不上污秽消失之后他们所处的位置已经变回了女厕所,都累得死狗一样动也不想动了。

第一次进学校就是在女厕所处理污秽,临也想着这还真是非同一般的开始啊,但有了这种第一印象要他怎么坦然面对未来三年的高中生活啊?!

过了许久,缓过力气的两个人尴尬道别,只希望下次污秽出现的时间能过久一点,给双方一点时间平复心情和遗忘一下今天的糟糕状况。

好吧,在后天的开学典礼之后才发现两人不仅分在一个班,还有个共同损友岸谷新罗的时候,静雄和临也的表情精彩得堪比奥运会现场。

缩在角落里的吉祥物看着两个少年在操场上大打出手,还是把他们已经升级到可以使用双人技能的事情咽了回去。

至于“真爱之吻”这个杀伤力巨大、能召唤狗粮群攻的双人技能,未来什么时候能用上……可是想想“真爱之吻”的发动条件……某坨布丁觉得,我还是回去挂窗帘吧!吉祥物捂住了眼睛,它还没听说过开启了这个双人技能的魔法少年和魔法少女们,谁和谁最后没有在一起的。嗯,就是你想的那个在一起。

看着一追一逃跑远的两个少年,吉祥物叹了口气,要让他们努力从魔法少年成长为大魔法师,看来还是任重而道远啊!

 

 

 

 

【FREE TALK】

 

【SIDE澄】

啊还要写ft!

中了雪霸霸的毒……我义无反顾……(遗言

憋,憋不出别的了……

和雪霸霸一起挂东南枝去了希望来生能做个好人……

 

【SIDE雪】

各位好,能拿到这个本子的,咳,是真爱,我想吻你们(你走开)

总之,写作马猴烧酒,读作吐槽抽风_(:зゝ∠)_

不要吐槽我为什么把一份无料做出了宣传小册子的配置……

炒鸡感谢澄爸爸给画的封,圆了我出小裙子临梗的想法。虽然一开始特别high,写了好多小段子和梗,结果后期完全脱离了写魔法少女的状态,甚至还因为挤压不出脑洞,又赶了一次死线。

好吧,不作死就不会死……

最后根本没有写出之前设想的、美美的小裙子临……我写的,就是折原新吧唧QAQ

以及还是要重申一下,角色属于成田后爹,OOC的锅在我,送上这种糟糕物实在抱歉!

 


评论(9)
热度(156)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