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羞じらいの赤い軍服(三)

※那个啥呀,脑子烧糊了的时候……大力出奇迹(你走)

※拖了这么久还没把军服撕掉,我去面个壁×

(一)  (二)


在静雄抵达“诺亚号”之前,临也思考过一个问题,所谓的舰船战斗编制、政治军事乃至整个文明,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自从人类脱离接近荒废的地球,结束了以银河系为中心的太阳纪年,被后世称为超古代文明的数亿年走到了终结。分散于各个星系的人类后裔各自发展起了新的文明体系和政治形态,进入了被称为星系纪年的先古时期。后因Ω星系和邻近的新星系大规模开战,等离子轨道炮击中星系间黑洞,使黑洞中熵增紊乱。超乎想象的黑洞爆炸结束了这个科技和文化都飞速发展的时代,将周边繁荣的几大星系都吞入了虚空,只留下少数偏远星系的幸存者。

现在仍然作为“人类”存活的种族,全部都是先古时期被生命监测强制冬眠的幸存者的后裔,巨大的科技乃至文明缺失,以及失去精准衡量的时间空间概念,使得当代的一切都和超古与先古时期存在着微妙的鸿沟。

第一批醒来的幸存者与他们的后裔用了上千年搜寻和唤醒残存的人类,一边填补着被分割破碎的科技与文明,一边建立起新的社会甚至宇宙秩序。

他们所身处的池袋星系,因为被开发的时间较早,很大程度上还保留了先古时期甚至超古代时期的文明遗留。大概比起隔壁某些机甲狂扎堆的或者痴迷于星际宝藏而海盗泛滥的星系,池袋还是更推崇“个性”之类的东西,也拥有着更多样化更富于浪漫气息的文明。

不过,临也这样的家伙,自然是不愿意或者说不屑于研究文明演变的,不是能力不足,而是他的着眼点更多的落在了当代的“人类”本身。

亿万年之前就被人类这个种群无数次幻想和尝试找寻的“外星人”,或者应该称为“地外生物”,直至今日也并未出现。虽然也有个别星系已经开始研究将人类的基因与其他原地球生物进行融合变异,但直到现在,缘起于地球的“人类”这个种族,仍然是广袤宇宙里孤独存在的智慧生物。无关乎开发了多少星系,繁衍了多少人口,文明进程进步到什么程度。孤于独一无二,没有任何可以对等的存在。

而折原临也,这个站在特殊角度审视着、研究着、也爱恋着“人类”的家伙,其实自己也不过是这样一个“孤独”的“人类”。

不同于空虚或寂寞,而是孤高且理性的,只有他自己存在于这个思想维度之上。摒除有关身世和社会的部分,仅仅剖析“折原临也”这个存在,似乎任何形容都不够完美,却又能契合所有的描述。思想也好,精神也好,临也都如同一个悬浮在上的神袛,可以包容一切,可以接纳一切,只要是关于“人类”的话。通透,无声亦无形,却有着深刻的蕴涵。

然而又不必多说什么,只要给他时间安静地观察人类就已经足够了,如此就能让折原临也获得无限乐趣与刺激,然后继续孤独下去。

可是最后这孤独还是被人撕裂了。

那个最糟糕的存在,他视为毕生敌手的,也被对方发誓要彻底抹杀的人。不,怎么能说是人类呢?分明是怪物,人形的怪物。

平和岛静雄,不同于新罗和折原四郎等人,会对临也有所剖析解读却不加以干预,也不像门田之类会跟临也保持正常距离。当然,也更不会如临也的崇拜者追随者那般。

他像是突兀坠落的小行星,受到名为折原临也的星球吸引而坠落,撕裂孤独形成的大气层,强硬地带着无数火花和碎块冲击下去,直至最后会在星球表面留下深刻的坑洞,两败俱伤。

但那又是不同的,临也自己也知道,他所了解的并不是全部的静雄。他们之间所存在的隔阂与恨意,还要加上临也自身的情感,如厚重的墙壁阻隔了那个笨蛋的强势跟温柔,让临也只把目光聚焦于跟静雄的争斗。

对啊,折原临也只要继续孤独下去就好了。爱着全部的人类,也被全部人类所爱。他沉溺于那种开放却圆融的孤独里,不希望被任何人破坏。哪怕,对方是有可能和他对等的存在。

因此,他也从未认真地注意过,静雄看向他的目光里浓厚的情绪不仅仅是恨意,在他每次刻意挑衅之后静雄的呼吸是怎样乱了一拍。擦肩而过的舰桥,充满争吵的主指挥室,战斗中被通讯联结的操作系统……甚至是,几年前还在学院的时候……

其实,那个人一直都注视着他,像他看着所有人类那样的看着他。

评论(5)
热度(118)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