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帝企鹅静雄先生 FIN

【慎入】×3

前篇 帝企鹅临也先生



作为一只帝企鹅,静雄的鸟生大概可以算是彪悍到没有企鹅能够媲美的。

出生在若干年间气候最为严峻的一年,新生企鹅成活率不足10%的情况下,静雄不仅健康坚挺的活了下来,还长成了族群里最强壮的一只。除了考察救援队观测到的,为了救幽和海豹搏斗还胜利了的事情,甚至还有过在海里和小型鲸鱼追逐战打成平手的恐怖战绩。

就是这样一只强悍到令人难以置信的帝企鹅王者,现在却在动物园的极地馆里和他的配偶一起孵蛋。

两年前,极地地区的帝企鹅栖息地遭到人类战争的严重影响,大量受了伤的帝企鹅被当时驻扎的考察救援队救助,并分别带回了各自的国家。经过辗转,静雄和弟弟幽就被送到了现在所在的动物园。

然后,在饲养员门田先生看来,那简直是经历了一段噩梦般的日子。

虽然皮毛还带着烧焦的痕迹,但伤口已好的七七八八,静雄一站在企鹅群中间就明显高出一大截。

人工饲养的帝企鹅们被照顾的很好,也不会因为食物短缺等缘故产生争斗,所以大多数时间都表现得温和可爱。静雄跟幽融入这个人为干预的族群也十分顺利,几乎没有产生任何摩擦,除了,静雄遇上临也的时候。

临也是这所极地馆建馆以来就一直饲养的“折原氏”的后代,从小就被人类饲养,因而也和人类十分亲近,在族群中也保持着不低的地位。至少在门田他们看来,临也这样听话又能带出去做表演的聪明家伙,和整个馆的企鹅都保持着还算可以的关系,怎么也不像会被追着打的对象。

但静雄就是每天都追着他四处跑。只要静雄跟临也撞到一起,不一会儿整个馆都会被他们波及,闹得企鹅们叫个不停。

几次协调无果,门田最后只好叫上游马琦跟渡草,强行给静雄打了麻药,把他跟临也分开关在不同的小隔间里。清醒后的静雄却仍然十分暴躁,一直不停用身体撞击墙壁,看得饲养员们又气又急。

“我说啊,”负责切鱼的后勤赛门操着他带俄语口音的蹩脚日语说道,“静雄是不是到了思春期?”

“噗!”狩沢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喷了可乐,一边捶着胸口一边笑得直不起腰来。

门田揉着额头,“不会吧,按帝企鹅的一般习性来说这不正常啊,何况也没观察到静雄对哪只母企鹅求偶。”

狩沢一副几乎岔气的样子,最后喘息着从椅子上坐起来,“我、我说,小田田……”

“这称呼真是讨厌啊,”门田眼皮抽动了一下,“什么事?”

“你确定没有吗?”狩沢的表情带着一丝诡异和猥琐,“要不要试试把临也放过去?”

“什么?”门田愣了一下,忽然理解了狩沢的意思,艰难地咽了下口水,“不、不会吧……”

 

静雄再度醒来的时候,一直困住他的狭小空间里多了一种令他熟悉又困扰的气息,“临也!”下一秒,清醒过来的帝企鹅就挣扎着要爬起来。

对方张大了嘴巴,一口咬在他翅膀上,却几乎没留下痕迹。“不要乱动了,小静你这个大笨蛋。”临也在他旁边靠着站好,用长长的喙轻碰了几下静雄背后没好利索的部分,“伤没好还敢乱来,你脑子里都是石头吗?”

说着恶劣的话,但是却在触碰静雄时小心控制着分寸,否则真要拼命,临也闭好嘴巴狠啄一记怎么也留个血窟窿。

“我真是没有见过你这么糟糕的企鹅,”临也优雅地理了理自己的羽毛,不紧不慢,“听不懂人说话,又笨又迟钝,力量大的像个怪物。”

听到这里又想爬起来的静雄显然已经开始生气了,却被临也拱了一下又倒了回去。

“但是呢,”恶劣的家伙弯下脖子蹭了蹭静雄,“却意外的很可爱,嘛。”

“???”静雄愣了一会儿,不可置信地看着临也,直到被临也咬了喙才反应过来,翻身站起,亲昵地蹭了回去。

两个家伙都弯低了脖子,头顶相靠,不停磨蹭。开开合合的长喙里不时泄露出一些声音,那是属于帝企鹅一族的古老情歌。在那歌声里,静雄跟临也轻微拍打着翅膀,似是一场漫长的争斗,但同时又缓缓蹭着彼此,如舞蹈一般交缠着头与颈,直到慢慢地换了姿势。临也伏低身体趴在地面上,高昂的头和喙仍旧和静雄来回触碰,而静雄已经换到了他的身上,开始进行帝企鹅一族原始的本能行为。

 

第二天,门田是强忍着一股憋屈郁闷又费解的心情进的极地馆。他十分不理解狩沢是怎么看出来的,也极为郁闷这样静雄和临也大概都不会产生后代了。

起初他以为是因为人工饲养和野生的帝企鹅生活习惯上还是存在差异,特别是静雄看起来较为好斗,临也有是那种喜欢捉弄其他的企鹅的家伙,所以在不经意间结了梁子,才会搞成那样的。结果却是,经过这次分隔之后,再把他们放到一起,两个家伙就已经腻地像巧克力一样分不开了。

门田换好工作服,拎起鱼桶去喂他亲爱的小胖子们。

闻到鱼的味道,一群贪吃的企鹅都朝门田挤了过去,还靠在一起的静雄跟临也就显得异常显眼。圆滚滚的白色腹部贴在一起,仰着脖子发出叫声,不时还互相拍打着翅膀。说真的,如果不是知道静雄跟临也结成了伴侣,门田肯定还会以为这是打架的表现。

虽说公企鹅跟母企鹅外表上看不出什么差距,并且自然界中同性恋的企鹅也不是什么新闻了,但是门田看着他们就是觉得莫名别扭。

持续走神中的饲养员爸爸一时不察,就被静雄跟临也联手抢走了整个鱼桶,瞬间哭笑不得。

 

虽说自然环境中,帝企鹅每年的配偶并不一定是固定的,但在人工饲养条件下,情况就大为不同。两年后,原本还寄希望于双方消退了热情可能会再找其他伴侣的门田叹了口气,最终还是接受了狩沢的意见,将被遗弃的蛋交给了静雄和临也孵化。

 

天蒙蒙亮的时候,静雄忽然从睡梦中惊醒,感觉到肚皮下传来连续的细微颤动。“临也。”他轻声叫醒旁边的伴侣,蹭了蹭他的脖子。

“啾~”细嫩的叫声随着蛋壳被敲出小小破洞传了出来。静雄小心翼翼地提起肚皮,露出那枚蛋,小家伙看起来活力十足,挣扎着几下就破开了蛋壳,探出了他的小脑袋。

临也睁开眼睛看向那个小家伙,许久终于弯下腰跟脖子,凑过去温柔的蹭了蹭,“早安,亲爱的小宝贝。”

静雄歪过头去,也蹭了蹭临也,一起看着他们还皱巴巴的孩子钻出蛋壳,然后被临也放到脚面上,用温暖的肚皮盖住。

“临也。”静雄凑过来磨蹭着,忽然开了口。

“嗯?”临也正专心感受着肚皮下的动静,看起来不太想搭理他的伴侣。

静雄抖了抖翅膀,似乎十分愉快,“尾巴,”他弯了脖子看向临也的后背,“勃起来了哦。”

临也愣了愣,立即张口咬了静雄一口,“闭、闭嘴!”

小家伙不安分地从临也肚皮下挤出脑袋,看了看他的两位家长,幸福地“啾~”了一声,自此开始了他非同一般的鸟生。


PS.帝企鹅无料还有最后十份(捂脸跑)

评论(7)
热度(184)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