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神明坠落

※ @HAloggz  最后还是用旧文混了HB,自挂东南枝

※野良神即视感然而大量私设……顺便…原本的设计是阴阳师坑的前因篇目(咳,看天)

※不甜,是刀


元夕。

四处都洋溢着节日的喜悦,前来祭拜的人群中似乎没有谁不是笑着的。

可是那位寿命走到了尽头的神明,却一丝一毫都沾染不到人类的喜悦。

那是他的主人,将他收为神器、赐予了他名字的大人。即使已经到了消亡的末端,那人还是微笑着,安详地坐在鸟居之上慈悲的俯瞰着每一个人。

即使知道今天就是生命的最后一天,那位大人也毫无惊慌不安的神色,赤色的眼瞳平静得没有一丝涟漪。端庄洁净的服饰一如往昔,认真守备的模样也同往日无异。

但身为神器的静雄却能看到,神明身后越发黯淡的光芒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寂灭。

察觉到他的视线,神明转过头来,冲他绽开了一个如同初见时的笑容。温柔祥和,如樱花般绮丽,却又带着神明一贯的疏离。

笑容映入瞳孔的那一刻,沉重的钝痛击中了静雄,在胸腔里蔓延开鼓胀的酸涩和撕扯的疼痛。

满街上的人都沉浸在幸福喜悦里,所有人都在庆祝节日,享受团聚,准备以憧憬和期盼欢度今日。

而他,孤零零地站在这里,等待一场寂静的消亡。

焦虑,纠结,踌躇,未曾体会过的痛苦在静雄心头飞速滋长,对家人亲友般的其他神器心存愧疚,对不能陪伴主人的遗憾,,却仍然稳稳地坚定着信念。

他是主人的道标,是主人的准绳,即使真的到了主人死亡的时刻,他也应该为主人指引前进的方向。即使,主人选择的,是为了守护这些素不相识的人,为了保护无数普通人微小的幸福,迎接明天必死无疑的战争。

几刻钟之后,他将随主人踏上不归之途,慷慨赴死。

 

像是看穿了静雄的不安,神明微笑着,默默地在宽大的袖子下握住了神器的手,安抚似的摸了摸,就像数百年前他遇到还是少年模样的静雄时那样。

“折原大人……”听见静雄开口唤他,总是笑着的神明微微叹气,其实神明何尝不畏惧死亡呢?可是他们的职责如此,宿命亦如此。

他也会想,若此刻能无限延伸该有多好?他仍然贪恋尘世,仍然心有牵挂,假如有得选择又何尝不想永远自在地过那种散漫的日子。

可是终归到此为止了,他并非会退缩之人,纵有万千不舍,却还是选择揽下一切。

说不定这也是天道因果报应的一环,神明望着微微泛起白边的天际,默默把手指收紧,用力抓住静雄的手。

他是掌握着智慧之花、普度众生泛爱世人的神明,他负责平等地爱众生,给予他们均等的爱意和智慧,引导历史的洪流。

可他唯一的一次越界,便是致命的。

前任道标新罗曾经和他说,“平等的爱每一个人,和不爱任何人有什么区别呢?”最后触犯了天道的新罗被剥夺了神器的资格,但神明心里清楚,道标所说的,正是他自己心底的想法。

在那之后,神明的心里像是种下了魔魇的种子,愈演愈烈。直到,他遇见静雄。情感的天平轰然倾倒,神明为了一直留住那个少年,亲手结束了他的性命,又将他点化收为神器,甚至,连名字都没有更改。

失去了生前记忆的少年是那样依恋他,爱慕他,每一次听到静雄呼唤他“折原大人”,都能让神明感觉到一种扭曲的愉快和幸福。

就好像,对所有人类的爱,都忽然倾注到了静雄身上。

这也是,神明无法修正的错误,从他违反了天道的那一天,就注定了死亡的宿命。

察觉到寿命将尽的时候,临也正拉着静雄跟年幼的神器们赏樱,那时他望着飘落的花瓣和静雄的眼睛,只想到,与其为了这种无聊的事情抛弃情感,倒不如在这剩余的短暂的时间里,尽情肆意地剖白清楚,不留悔恨,直接痛快地享受死亡前最后的时光。

“小静,”神明忽然拉下神器的脖子,亲了上去。

两双唇轻柔碰触又分开,静雄惊慌之下竟忘了要说什么。

阳光终于擦亮天幕,宣告着新一天的开始。

【过来!静器!】神明最后一次呼唤出他的名字。

静雄心口上的名字显出红光,勾勒出一个古文写法的“静”字。

握住化身为利刃的神器,黑发神明的深深呼吸,扯开一个熟悉的笑容,安静地整理好微乱的衣衫,准备奔赴他注定的死亡。

评论(2)
热度(132)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