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池袋屯恋人 FIN

※友谊的小船还是赶快翻了吧,没有后续了!

※不想承认这么有病的东西是我写的(心如死灰脸×


说真的,帝人再次收到标明来自池袋屯的包裹时,他的内心是崩溃的。但是由于狩沢一早发了信息说是还要他分给正臣跟杏里,他也只好硬着头皮去取了快递。

意外的看起来是个普通的盒子嘛,躲开多数学生走在偏僻的小路上回宿舍,帝人晃了晃盒子,感觉很轻也并没有发出什么奇怪的声响,看标签也不像是村里种植的作物……

年轻人还是图样图森破。在打开盒子看到里边三条红艳艳的毛巾时,帝人的脸快速的抽搐了一下,迅速扶着额头把盒子盖好。

“哎,是什么东西?”正好回来的正臣拍了拍帝人的肩膀,却看到好友僵硬地转过来笑得一副坏掉了的模样。

“正臣。”帝人笑眯眯的样子头一次看起来这么吓人。

“嗯?”金发少年觉得有点不大好。

“千万不要打开哦,这个盒子周末我会带去神社做驱邪封印的。”

“……帝人?!!!”正臣看着想要开门出屋却撞在门框上的好友心情十分复杂,瞥了一眼寄件人的姓名,正臣咽了下口水,回起了曾一度被狩沢支配的恐惧。

但是按捺不住好奇心,正臣还是抖着手拆开了盒子。除了那三条亮瞎眼的毛巾,他也看到了毛巾下那本令人崩溃的狩沢出品静临新刊——《池袋屯恋人》。

如果正臣有多看一眼封底大写的R18,也许他就不会打开这本禁忌之书,也不会捂着眼睛逃出寝室去找女友沙树求安慰了。

……

在静雄成为村长之后,小两口的生活可以算是上升到了一个非常稳定的阶段。房子有了,自家盖的小二层舒心又接地气,来年有功夫还可以再加个三层;车有了,一台下地干活的拖拉机,一台充脸面的红色奔驰;爹妈解决了,两边都已经默认了静雄跟临也的关系,何况现在阻止也没啥卵用了。

重要的是,在静雄看来,他家现在不愁粮食!秋末田里的收成极好,家里新修的谷仓堆得满满的,还晾了一院子苞米跟辣椒,激动得他简直要高歌生活比蜜甜。

然而现实并没有那么甜,至少在临也看来是的。他们缺乏一种稳定有效的、亲密无间的接触形式,哪怕已经睡在一张炕上,搂搂抱抱亲个小嘴也就是极限了。

“没有什么是打一炮解决不了的,如果有,就再来一炮。”某无良赤脚医生推了推鼻子上反光的镜片,表情和语气都近乎嘲讽。

近一年来持续上本垒失败的夫夫俩面面相觑,尴尬地走出了岸谷家的院门。

以“我想静静。”为由,临也开车去镇上兜了一圈,顺便名为拜访实则骚扰了几个老雇主,直到太阳落山才回到两人的小家。

屋子拉着窗帘还黑着灯,让临也有些意外。他走进里屋按开了点灯,然后着实被吓了一大跳。他的前任世仇犬猿之仲、曾经交往多年的男朋友兼现任同住一个屋檐下的男人,正罕见的奔放的在屋子里果着遛鸟。而他们一起睡了许久,让临也觉得已经开始厌烦的被子跟枕头都被换了新的,花团锦簇的大红被面简直要亮瞎他的眼睛,让他瞬间觉得原本那条黄瓜绿的被子是那么可爱。

“小、小静……”临也听见自己咽了咽口水,“你在做什么……”

年轻的村长紧张地攥着拳头,“我正准备,咳,和你升华革命友谊。”

一个不同于平日的生猛亲吻啃过来的时候,临也默默在心里问候了一下十七位世仇的前辈和静雄他爹。但很快,当静雄的手摸进临也的裤子,喘息间哼出来的调子就变了味儿。

彼此太过熟悉,虽然还是生涩但上手也毫不含糊,没多久静雄就让临也泄了出来,像小奶猫一样软趴趴的任他揉捏。强压心头的焦虑不安,静雄板着脸把手指送进了临也体内试探着开拓。

过程倒不是太痛,但是因为静雄过于磨叽,临也一度有种困得要睡着的微妙感觉。直到自家那个笨蛋不知从哪摸出个瓶子,然后拔了瓶塞在他屁股上倒了些什么又凉又滑腻的玩意儿,临也惊恐地侧过头去,然后下一秒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芝麻味,前天新磨的香油色泽透亮味道醇香,但这种食用方法临也是拒绝的。

可是他没有开口的机会,雷厉风行的村长大人下一秒就把他翻了过来,第一步堵住嘴,第二步跨上裆,第三步开始升华革命的友谊。

这是个多么激动人心的时刻,开始辛勤耕耘的平和岛先生不是一个人!这一刻他仿佛拖拉机附体,有强劲的马力对抗自己媳妇儿诱人的身体;他稳稳地驾驶着友谊的小船,带着他的临也君在波涛里上翻下滚,左顶右撞,最后一起倒在红棉被的港湾里,进入沉眠之中。

……

于是农业大学男生宿舍七层的同学们见识到了一贯稳重的龙之峰同学魂游天外的样子,也见到了总是开朗大笑的纪田同学捂着眼睛大喊救命的样子。

当然他们不知道的是,造成这些景象的罪魁祸首,正蹲在村委会的大门口,看对面麦垛上打啵的村长夫夫,笑得无比猥琐。

“啧,我怎么觉得又在被人偷看似的。”静雄在分开的间隙揉了揉头毛,顺便擦了擦临也嘴角的银丝。

“管他呢。”临也耸耸肩膀,勾住他家村长的脖子,再度热情的吻了上去。

评论(19)
热度(169)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