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不容

※WHAT AM I 弄啥咧(痛苦的抱住头……不想聊天也不想承认这玩意儿是生贺的部分……


折原临也是被疼痛弄醒的,时而似是要下垂坠落一般,时而又像是吞了一团火在不停烧灼。

对了,他在发烧来着。

头好疼,身体也是,被小静那种怪物打成这样竟然还没死掉啊……

想到了死对头,本就泛着恶心的感觉,手指触及掌心滑腻的冷汗更让他多了些许不快,仿佛身上的疼痛都加了倍。

“醒了?”爱海走进来,伸手将临也扶起,勉强调整到算是舒服的位置。板着脸喂他吃完东西后又灌了药,爱海在床边的椅子上坐好,开始玩弄手机。

“啊,真是嫉妒啊。”看了一阵,临也低声开口,嗓子还有些哑,“爱海酱是故意在我面前玩手机的吗。”反问句带着陈述的语气。

“没错,”女孩子换了个姿势故意扬了扬手机,“不止这样,按我跟黄根先生商量的结果,你这三个月大概不会有机会离开这间房间的,所以……”爱海微妙又恶劣地笑了笑,“你爱的人类们总算是暂时脱离你的骚扰了。”

临也回以无奈的微笑,不再说什么。爱海嘴上说着报复,眼下也只是搞些幼稚的小动作或者语言攻击罢了。

“哼,”收起手机,爱海把椅子往前蹭了蹭,“对你这家伙来说,现在很寂寞很难受吧?这么想想你那死对头给你起的外号还蛮对的,‘跳蚤’不就是扎在人群里吸食鲜血的吗,意外贴切呢。”

听了爱海的话,临也难得愣神了片刻,随后扯开一个苦笑,“喂喂,这可不妙啊……人类不足!”而且还提到了将他变成现在这幅破破烂烂的模样的家伙。

“说起来,”爱海双肘撑在床边,手托着腮,“你那时候不是下定决心要杀死平和岛静雄吗,最后倒是你弄成了这幅样子。啊,不要误会,我是觉得挺好的,你这种人渣果然是欠被揍一顿,要是有机会我会好好感谢那位‘池袋最强’的。”

“你不懂……”临也沉默了一会儿,“小静他,是个不可不扣的怪物。能接住吊车,能在瓦斯爆炸的瞬间砸穿地面,能用钢筋把人打飞……这种怪物啊,身为人类的我怎么可能战胜。”

爱海看着临也认真的神色轻轻“啧”了一声,折原临也,真的算是人类吗?女孩子想起了岸谷新罗对他的评价,一阵纠结。“虽然我是很讨厌你,不过最后的时候,你已经放弃了吧,你是想死在他手上的。”

“没错。”临也露出了温和却扭曲的笑容,暗红的眼睛里带着难以讨喜的疯狂,“这样他就再也没办法变成他想做的‘人类’了啊……我怎么能容忍我爱着的人类中间,存在着一个怪物。”

即使早已了解折原临也的偏执和疯狂,爱海还是觉得难以接受,“所以你就可以赌上性命……”这就是他不接纳也不承受地去爱人类的方式吗?!

“为什么不呢?不管是什么样的人类,都是我平等地爱着的研究对象,怎么可能轻易地让他们接纳小静那种怪物?”临也弯了嘴角,“‘怪物’就该过着像怪物一样悲惨可怜的生活……”他的话停顿了,没有再继续下去。

爱海听到外面有人喊她,愣了一会儿跳起来跑了出去。

临也看着她的背影,忽然回想起了以前新罗说他的话,和爱海刚才的语气很相似,却更加直白锋利,“折原你啊,说是平等地爱着人类,可是每个人都只得到平等的爱,和你不爱任何人有什么区别呢。”

这么说来,最终对临也来说最特别的是谁呢,竟然就只有静雄了。

可今时今日,他所认定的“怪物”,似乎已经站到了人群中间。反而是他自己,只能藏身这偏僻之处养伤。

更像“怪物”的到底是谁呢?

临也想起新罗还曾经说过,“静雄他,是真正的‘人类’呢,跟你和我不同,他有着一颗‘人类的心’。”

可笑,那种野兽一样的家伙,明明只是头怪物。

啊,身体和头都好痛,真是最讨厌了,临也慢慢阖上了眼睛。

门外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异常熟悉,不停刺激挑动着临也的神经,他慢吞吞地单手摸出床垫下藏的小刀,为某人的来访,无声地咧开一个发自内心的愉快笑容。

小静啊,你怎么会是人类呢?即使要变成怪物,我也会拖着你一起下地狱的。

你和我,明明是一样的。

一样的不容于世。

评论(11)
热度(152)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