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性转】墨利亚之歌(二)

【九九  @青钝若凇 生快www,对不起已经堕落到更新混生贺的地步了,还没写完(揍】

※伪静临,CP为静香×甘乐,真·严肃慎入

※Valkyrie Drive设定,Liberator静×Exter甘

※架空末世战争背景,各种捏造私设



确认甘乐已经睡熟,静香轻手轻脚地找了之前甘乐发现的位置,把吧台下的柜子里尚且完好的食材酒水都挪了出来,分类放好。

外边的街道还隐约能听到战斗产生的声响,她咬着下唇,小心控制自己的力度,尽量不发出声响。

眼下的形势对她们极为不利,甘乐有伤在身,也不可能指着她用尽全力厮杀。

真是,糟糕的情形啊。

她压低气息长呼出一口气,缓缓在甘乐身边坐下。看着甘乐露在衣服外边的左臂,静香抿了抿嘴唇,轻柔地把它塞进了暖和一些衣服里。

“唔……”甘乐在睡梦中轻微地挣扎着,大概做了噩梦,精致的五官都纠结起来。

静香犹豫了一会儿,还没从衣服里抽出的手顺势改为拍打甘乐的后背。另一手缓缓描摹在那微蹙的眉头,细细抚平她额间的小褶皱。甘乐像是察觉到了可以依靠她,身体下意识地歪了下去,靠到静香肩头,不再动弹。

一贯严肃的脸上终于有了些符合年龄的柔和,静香看着睡着的甘乐,缓缓吐出口气,将她往怀里舒服的位置挪过去,也慢慢闭上眼睛休息。

现在她们更需要抓紧时间休息和补充体力,以应对不知何时就会再度打响的战斗。

“快跑!”甘乐忽然抓住了静香的手腕,眼睛还死死的闭着,额头却已经渗出了细小的冷汗,把刘海都粘在额前。“舞流!九琉璃!”陷在噩梦中的甘乐连声音都带了哭腔。被惊醒的静香抱紧她,牢牢抱到怀里,轻拍着后背安抚。

卷翘的睫毛上沾着泪珠,一呼一吸都带着胸脯起伏,手臂的伤口也崩裂流了血,模样直叫人心疼。

心底有某处被戳中了,柔柔的,骤然生出一种想要保护她、想要让她不再哭泣的意愿。

察觉到自己一瞬间的不正常的想法,静香咽了下口水,胡乱甩了甩头。

过了许久甘乐才渐渐平复,陷入了更深层度的睡眠。静香抱着她,神色变得纠结复杂起来。


她与甘乐相识是远在被移送到人工岛之前的事,从一年多前初见之时,她就对这个坏心的姑娘没有什么好感。特别是在甘乐用小刀划破了她弟弟送的裙子之后,弟控静香的愤怒值瞬间破表,抓起路边的电线杆开始了追逐战,并从此将这个疯丫头列为了头号死敌。

此前在池袋静香一直是超有名的干架女王,即使是单挑一群小混混也不在话下,暴力的恐怖程度是许多男性也要躲着走的地步。虽然静香本人是十分的厌恶暴力,但在这混乱的年代,几乎可以说只有用拳头才能切实保护自己,保护她的亲人朋友。

但即使是这样的她,甘乐也能不停地去挑衅,甚至去陷害。一次一次,出现在静香的眼前,诱使她动用自己厌恶的力量,却又能与静香打得不相上下。

“臭丫头!总有一天要好好教训你!”

静香不止一次这么立下了无法达成的FLAG,直到某一次的追逐战中甘乐故意引导着她撞上了行驶中的货车。

她们当时并不知道,货车运送的正是政府新研制的Armed Virus武器,身为感染者的她们与武器产生了强烈共鸣,进而导致了货车的爆炸。

池袋的监察组织第一时间捕捉到了爆炸反应,并且抓住了静香跟甘乐,双双移送至“Meliae”。


叹了一口气,静香轻轻把滑落的发丝从甘乐脸上拨开,扶着她躺下,头也枕到了自己的大腿上。不似一般姑娘那么柔软纤细的手指在空气中停顿了好几次,终于还是碰触在甘乐的脸上,如抚摸珍宝那样小心翼翼。

该怎么承认呢?每一次的愤怒之中除了被设计的不甘,还包含着一丝诡异的欣喜;比起被小刀划破会不会留疤之类的事情,她更担忧的是会不会失去控制就让这个豆芽菜一样的丫头受了伤。自己明明最讨厌这种爱耍手段的女生,也早就做好了因为自己的一身怪力而孤独一辈子的觉悟,却还是……不经意地就掉入了名为“甘乐”的陷阱里。

以静香的性子来说,她是往往靠着一时冲动才会主动的人,而对于甘乐,她是无比纠结的。以现在社会的混乱状况来说,两个女生结为恋人也不是多么不能接受的事,可她并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能够好好的保护甘乐,更或者,那家伙根本不会接受她的保护。

也许甘乐深深的恨着她也说不定,静香按压了一会儿酸胀的眼眶,靠着墙轻微动了动身体。她大概是因为真的很讨厌自己,才会做出那么多事情吧?有时甚至是对普通人几乎致命的伤害程度。

特别是,甘乐是那样骄傲又独立的家伙,私下里还涉及着情报贩售,手段之利索狠辣让人咋舌,还跟黑道组织有着莫名的联系。如果不是被直接发现了Armed Virus感染者的身份,又和自己被一起移送,也许根本不会被带到人工岛上去。

越想越烦躁,不经意间却被甘乐无意识地攥住了手。

啊,她刚才在喊妹妹们的名字来着啊。静香忽然有些羡慕起了那两个小丫头被这样惦记,不过上次见到已经是几个月之前了吧,说起来也不知道幽和父母的情况……

胡思乱想持续了很久,静香才终于在稀稀落落的枪声里睡了过去。


凌晨时分,炮火落地的轰响同时震醒了两个人,静香顺势抱紧甘乐贴在墙边趴好,手臂更是紧紧遮挡住甘乐的头部。

整栋建筑都随着爆炸震颤了半晌,扑簌簌掉落的碎块和灰土埋了静香一身,却几乎没沾染到甘乐的身上。

“静、静香!”甘乐吃惊地看着将她囚禁在手臂与地面之间的人,想要翻身起来,静香却按住她低声道“我没事。”维持着这样的姿势又趴了一会儿。

贴得太过紧密,对方胸前的波涛汹涌全部压在自己身上,那种柔软又紧密的触觉让甘乐脸颊微热起来,心跳的声音在静谧的空间里成倍放大,充斥满了大脑。

但是很快甘乐就听到了墙壁外的异动,履带碾压在沥青上的声音沉闷又干涩,士兵的厚底靴子落在地面上也有清脆的回响。

她们紧绷着身体缩成一团,比体温高些的呼吸都吹在彼此身上,一直等到再听不见任何动静,才尴尬地爬了起来。

拿起一早收拾好的包裹,静香牵起甘乐往出口方向奔去,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前脚刚离开藏身的酒吧,下一秒空中坠落的炮弹就把酒吧前方轰成了平地。

静香拉着甘乐从地上爬起来,简单拍掉一身渣滓,便快速隐蔽到了墙角。

仍然阴沉的夜色也掩藏不住稍远处激战的火光,枪械和炮火的声音在凉薄的夜风里更显刺耳。

甘乐喘着气,慢慢低下头,手被用力的抓着,那么紧却没有感觉到疼痛。她侧过视线偷瞄了一眼警惕张望四周的静香,嘴角微微勾起一个浅淡的弧度。

如果不是这种糟糕的时候就好了,她有些惋惜,却还是在对方转头示意之后跟着快速奔跑起来。


“那边有人!”穿着全套防护服的士兵发现了她们的踪迹,喊着周围的士兵一起形成了包围圈。

“小静香……”甘乐看着把她挡到身后的人,手颤抖着攥住她的衣角。她想说放弃吧,丢下她的话,静香一个人肯定可以逃脱掉的。可是她发不出声音来,她在那一刻害怕极了,害怕被静香独自留在这快要等同死地的城市里,害怕落入敌人的手中,害怕再也见不到静香……

静香咬紧牙关,从地上抄起半根断掉的钢筋,“低头!”她低声对甘乐喊了一句,抡动手里的钢筋照着那些士兵打了过去。甘乐蹲下的瞬间,想要扑向她的士兵被静香狠狠打飞,撞上远处的断壁才停止。

“走!”静香顾不上其他,一把将甘乐打横抱起来开始狂奔。回过神来的士兵一边呼叫援助,一边开始追击扫射。

明明已经是相当危险的时刻,甘乐却像是忘记了周围的状况,直愣愣地盯着静香的侧脸跟挂着星子的夜幕,脑中一片空白。

追过两个街区,经过一片无处可躲的空地,扫射的跳弹击中了静香的腿,两人一齐摔倒在地。端着枪的士兵围住了她们,且慢慢缩小着包围圈。

到此为止了吗?静香捂着流血的小腿,还想伸手去抓摔在她前面的甘乐。

“别乱动!”士兵嘶哑的嗓音也微微发颤,毕竟即使是配备了新式武器的他们,也不一定能打得过这些Armed Virus感染者。

蹭了蹭脸上的污迹,甘乐坐起身来,伸手握住了静香的手。目光相交的瞬间 ,静香只觉得自己在那对红色的眸子里看见了一切。

在士兵们慌乱的喊声中,有柔软的嘴唇贴上了静香的嘴唇,带着微微的甜味,生涩又用力的。眼前炸开一片炫目的光,只剩下嘴唇上的触感,心脏扑通扑通跳得极快,再也察觉不到周围的一切。

“小静香,”她听见了甘乐的声音,是她从未想过的温柔乖顺,“使用我吧!”

双方都没有想过第一次Drive会是在这样的情形下,但静香还是很快进入了状态。“Fusion Trance!”

士兵们只觉得被围起来的女孩子发出了刺眼的白光,有经验的士兵大喊道,“不好!她们驱动了!”

“Liberate Arm!”随着话音落下,强劲的风裹着光弹席卷到跟前,围成一圈的士兵被全数击倒。

“呼叫支援部队!”站在最外侧的士兵举着通讯装置,双股战栗不止,“呼叫……”还不等他说完便吓晕了过去。

静香扛着肩上似是RPG和枪械组合的武器站定,喘了口气,随后打开瞄准镜,搜索到几百米外的增援士兵,瞄准前方,扣动了榴弹的扳机。

下方的废墟中炸裂开一朵绚烂的火花,旋舞着吞没了周围那些士兵的武器装备,全部化为灰烬。


精疲力尽的静香跪倒随后直接趴下,武器闪过一阵白光,也重新变回甘乐的模样,躺在地面大口拼命呼吸,相视一笑,两个人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却还是,在星空下固执地牵住了对方的手。

随后就一同坠入了深沉的黑暗里。

评论(6)
热度(72)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