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池袋联播

※岗岗妹@碎嵐  生快www

※神TM池袋,叫我写下去我是拒绝的

※上了我的拖拉机就是我的人了,走,我们去秋名山嘟一圈



在静雄成为成为村长之前,有爱慕他的小姑娘捧着新蒸的紫米馒头来搭话。“平和岛君,你、你愿意和我,稍微的,升华一下革命友谊吗?”

叼着馒头的静雄愣了一会儿,“但是我弟弟有女朋友了。”“不,我是说……”

“呀,真抱歉!”临也从树上翻下来,吓了姑娘一大跳。随后一副哥俩好的架势挂住了静雄的脖子,顺便就着静雄的手咬了一口馒头,鼓着两颊含糊到,“唔,馒头不错。不过呢,你这个对象找的不对,跟小静这个榆木脑袋说问题得直白点,他听不明白的。”

咽掉了嘴里的东西,临也转过来面对静雄“平和岛静雄先生,你愿意和我一起承包咱家苞米地吗?”

静雄咬着馒头皱了眉,“不愿意……应该是我和拖拉机一起承包你。”

“嗨嗨,总之你的革命友谊被我承包了,OK?我们抓紧时间回去升华一下。”

“也就是说……”静雄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你终于愿意跟我睡一个炕上了?”

行动派咬着馒头扛起临也直接离去,目瞪口呆的姑娘最后才反应过来“Excuse me?!”

不过即使是这么说了,以静雄和临也的程度,现在还主要处在牵牵手、亲亲脸、村头没人的地方搞点小动作什么的。毕业之前因为不谨慎在学校广播喇叭前啵儿了一下,幸好已经是放学后人不多,也幸好除了新罗他们这些人,多数纯洁的小伙伴还以为是“犬猿之仲”新的斗争方式,没那么直接被捅到家长跟前。

被拒绝的那位姑娘当然是哭着跑回了家,然后姑娘的妈、村东头三婶下午就抄着她家擀面棍杀到了平和岛家讨个说法。

平和岛老爹被这突出其来的打击气得吹胡子瞪眼,连夜班都请了假,等静雄一进家门就直接怒喝“跪下!”

滚了一身尘土跟草梗的静雄一脸懵逼,但还是在看见母亲和幽紧张的模样后照做了。

“之前有人跟我说你和折原家的小子走得近,我还不信,今天,啊,人家三婶都找上门来了!”一家之主看了眼儿子染的黄毛,气不打一处来。之前还想着好歹是让家里这个小混蛋念完了高中,也顺利地把苞米地的承包权转给了静雄,混小子毕业不到一年连拖拉机都开上了。慢慢把关注重点都放到了小儿子身上的平和岛老爹怎么也没想到,他盘算着快点给大儿子说个媳妇儿、盖新房、等着抱孙子的念头早两年就已经被掐死在了摇篮里。

“你看上谁不好?!你就算跟新罗好了我都能忍,为什么是折原家那个小娘炮?!!!!!!!!!!!”盛怒之下毫无理智的平和岛老爹口不择言,门外一圈搬着板凳嗑着瓜子的三姑六婆们倒是听得津津有味,不出十分钟就让全村都知道了“发小三人关系非比寻常,平和岛家想与岸谷家结亲,奈何长子心有所属,和折原家的儿子上演了一出乡村版罗密欧朱丽叶”的超级八卦。

眼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家门口已经蹲了半个村的男女老少,气上心头的平和岛老爹一咬牙狠心喊道:“拿咱家赶驴的鞭子来!”

周围人群一下子安静了,瞬间又涌起一片饶人头疼的窃窃私语,看热闹的不嫌事大,一边撺掇爹教训儿子,一边有人忙不迭地跑去喊临也。

等临也拉着正好在他家一起摘苹果的门田跑到平和岛家,静雄的衣服都已经被打破了,背上的口子淌着血,吓得门口的小姑娘们一阵嗞哇乱叫。

“住手!”临也眼看着下一鞭子就要落下去,手里摘苹果用的小刀直接一飞,硬是把鞭子切成了两截。

“哇,妈妈你看,临也哥哥会武术唔唔唔……”挤在前边的一个熊孩子被他妈堵了嘴。

挤在第二排的门田被五婶拉着叨叨,“哎,也是造孽哟,打了一刻钟多啦,静雄那孩子也不说话,就跪着挨打。”看着浑身鞭痕的静雄,靠着临也的搀扶才勉强站起来,门田忽然觉得后背一凉,想想肯定疼得要死。

“小静?!”临也扶着他,一边焦急地去看他血肉模糊的后背。平和岛妈妈本就身体不好,经这么一出几乎要哭昏过去,被幽扶着送回了后院歇息。

“啧,太惨啦……”“也是不开眼,怎么看上了……”静雄只觉得耳朵里嗡嗡直响,外边乱糟糟的议论像是苍蝇叫一样让他烦躁不安。

一手摸索着撑在没受伤的地方,临也驾着静雄往外走,“都给我滚!!!”从来没人看过临也如此气急败坏,前排的一群老太太被这一吼集体吓傻。还是门田先反应过来,上前帮忙架住静雄的另一边胳膊。

被人匆忙叫来的新罗背着破烂的药箱,也急忙挤过人群过来。

“站住!”平和岛老爹把断掉的半截鞭子扔在地上,气鼓鼓的胸口一起一伏,“静雄!”他气得连眼睛都布满了血丝,手指着静雄身边的临也,“你跟我说句痛快话,你就非得喜欢他?!为了他可以不要这个家?!”

这话算是说狠了,选临也,还是选家人。

静雄的嘴唇早就咬破了,唇角一片暗红的血迹,脸色苍白。听到这话,他瞬间绷直了脊背。

“小静?”临也又慌又急,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想让他就这样跟自己走还是让他回家。

明明片刻前还充满了男女老少们聊天声的平和岛家门口,一下子鸦雀无声。

新罗凑上来,先给静雄嘴了塞了个可疑的小药丸,看他脸色好了些才转身想去劝劝平和岛老爹。结果他被拉住了,静雄扯着新罗的白大褂,对着他摇了摇头。

“爸,”静雄开口,声音带着嘶哑,“是我不孝。”他慢慢地伸出手抓住临也的手,眼神是从未有过的坚定。

门田先回过神来,跟临也新罗赶紧架起静雄离开了人群,半路上停在门田家瓜地的凉棚里,新罗叫临也帮忙扒了静雄的衣服,给那些狰狞的伤口撒上药粉。

临也的眼圈一直是红的,静雄忍着没喊过一句疼,等绑完了绷带才伸手弹了弹临也的额头。“跳蚤,你要哭了我能笑话你一辈子。”

被忽略成背景的新罗拉着门田自觉站到了外边,尴尬地聊着今年这瓜长得真不错,全然没在意地里的瓜早就收割完了只有一地干瘪发黄的秧子等着沤肥用。

临也蹭蹭眼睛,“谁哭了,你有本事就真的笑一辈子,弄得这么狼狈的又不是我!”

“嗯。”静雄把他拉到跟前,摸了摸临也的脸,“打我就算了,我皮糙肉厚,回头你爸要是气急了要打人也打我。”凑近临也的耳朵,静雄压低了声音,“我媳妇儿这么漂亮,打坏了我多心疼。”

“呸!”临也气得咬了静雄一口,后面的声音就忽然没了。

还在外边等的两个人都背对着静雄跟临也,门田侧过头递给新罗一个询问的眼神,新罗却摇了摇头,一边推着眼镜,一边慢悠悠的说了一句,“狗男男臭不要脸。”

最后四个人一起跑到了山边上的新砖房,幸好临也还算是有钱,早早地跟家里提了要单盖房子,否则现在他们还真不知道该把静雄安置到哪。

谁知道门田和新罗还没走,更麻烦的就来了。

“折——原——临——也!你给老子出来!”四大爷提着家里的扁担堵到了门口,他早上出去赶集,一回家就听说了自家儿子跟死对头家的小子搅成了一团。

静雄想从床上爬起来,却被临也按了回去,“不许起来。”临也显然也处在低气压的状态中,忽然扭曲的笑了起来,吓得另外三人都一哆嗦。

“干什么啊,不怕回家晚了我妈拧你耳朵?”临也不紧不慢地走到院门口,语气不无嘲讽。

村知名妻管严四大爷折原四郎先森膝盖中箭,脸色也涨得红起来,“你个小兔崽子,翅膀硬了是吧?!给我说清楚你和平和岛家那个小子怎么回事?”

“我没什么可说的。”临也靠着门框看看了自己的手,啧,指甲里粘了小静的血啊……

“你!”四大爷拍着心脏,“你敢跟平和岛家小子好,今后就再也别进这个家门!”

“呵,”临也笑了笑,眼神不善的盯着自家父亲看了看,“好啊,那我以后绝对不再踏进折原家一步。不过你现在是踩在我折原临也家的门框上,还麻烦把脚收回去。”

“?!”四大爷一脸惊愕,几乎不敢相信这是自家儿子说的。

临也耸了耸肩,“你应该很清楚,这边盖房的钱都是我自己掏的,宅基地的名字是我,房产证明写的也是我,这间房子,从今往后也跟你折原家没半毛钱关系!”

屋里的小伙伴三人组和院门外的四大爷齐刷刷的听傻了,直到临也“咣当”关门才被惊醒过来。

村里难得有什么大八卦,这次静雄和临也出柜事件虽然伤了大半个村女性的心,但还是成为了周围十里八村的热门话题。特别是两个人都很坚定的跟家里闹翻了,还光明正大的住到了一起。

不过不管怎么说,平和岛老爹还是刀子嘴豆腐心的类型,生气的事也是三分钟热度,等气消了既担心儿子的伤,又担心两个秃小子住一块不会照顾自己,怂恿平和岛妈妈去探望,还别别扭扭地让门田把拖拉机也给开了过去。

折原四大爷妻管严之外还晋升为儿怂,俨然家庭生物链的最底层,被老婆响子训了好多天之后只能安分地喂猪种地,眼巴巴瞧着老婆拉着双胞胎女儿去看大儿子跟死对头家的臭小子。

过程是艰难的,结果是甜蜜的。最后如愿变成二人世界,也间接得到了家人理解的两个人缩在一块儿,设想着等开春要把屋顶上再盖个小二层。而他们还不知道,第二年静雄就会被选成村长,也不知道临也的各种网络生意都会变得十分红火。

…………

…………

合上看了一半的本子,龙之峰帝人打了个冷颤,看了看旁边已经睡得流口水的发小正臣,默默收起了手里的本子。

总感觉后面的东西不太适合再看下去了,少年拧住了眉头,然后默默把狩沢出品的诡异小说收回了包里。他一定是脑子被撞坏了,才会在离开池袋之前答应跟狩沢小姐交换邮寄地址,还因为高数课太无聊真的看了今天收到的东西。少年苦恼的抱住头,一边想着学姐学长们劝他换个导师的问题,无声叹息。

至于那个本子……底封上画的开着拖拉机的村长夫夫还是挺传神的,就是帝人不太理解为什么要标NC21的标志,还有类似宣传语的“我们的征程是秋名山”是什么意思,池袋周围好像没有这么个地方还需要打广告的吧……

数千公里之外的池袋,新罗背着药箱从村委会走出来,用和几年前一样的语气骂了句,“臭不要脸的狗男男!”。

评论(21)
热度(310)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