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苏生

※ @戚大肉 肉肉生快~

※时间好紧,又没存稿可以用来混,SAD

※本篇待续(这种时候开新脑洞,要死×

“平和岛先生?!”模模糊糊地,好像有谁在叫他?
好烦,刺目的亮光从眼皮微微撑开的缝隙里投过来,让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挡。
“动了!”“他动了!”“还活着啊!”“成功了,试验成功了!!!”
好吵,像有一群苍蝇在耳朵边上嗡嗡作响。
静雄牟足力气坐了起来,吓了周围一跳,他能察觉到至少有五六个人在旁边,但他不敢确定这些人都是干什么的,停顿下来思考了一会儿,他尝试着睁开眼睛,慢慢地打开封闭已久的双眼。
半张的眼睛有些失焦,但是能看出来周围站着的一群人都穿着白大褂、拿着一些仪器似的东西,可笑的防毒面具看起来和新罗他爸爸那款有些相似。
“请您先不要张开眼睛,太久没有使用过眼睛,可能会受伤的。”有女性用手里的东西遮挡了他的视线。
大概是没有恶意的吧?做出了简单的判断之后,干痛让静雄再度合上了眼睛。随即他听见屋子里的人都开始动了起来,一阵叮叮咣咣之后,他被人牵着手带出了屋子。
唔,原本的屋子怎么样了呢?他已经有点想不起来了,漫长的沉眠让他暂时有些记忆断档,思绪也乱糟糟的,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
走了一小段,他被带进了什么地方,然后有人低声跟他说话,请他坐下来检查。
医疗器械微微震动的声音,在空旷安静的室内格外清晰,静雄甚至能闻见周围的空气里单薄的消毒水味,陌生又不安。
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结果,稍远处的几个人开始窃窃私语,甚至最后起了些争执的模样。
他极力忍耐着,双手在裤子上蹭了蹭,布料的感觉有点奇怪,说不出为什么。
先别动手,静雄在心里默念,才没有把过来引导他的人打飞。
出了门没有走几步,不过长久没有活动过的身体还是觉得有些轻微的酸胀,静雄被安置在了一间什么屋子里,带路的人跟他说了一声就逃跑一般地消失了。
啊啊,真是的,好像我是病毒一样。静雄皱起了眉头,随后又坦然地松了口气,虽然不知道到底睡了多久,不过看起来,应该是没什么问题吧……
会见到那个家伙吗?他忽然觉得惴惴不安起来,有期待也有预计会失望的可能。他甚至不清楚自己身在何时何地,自己的家人、亲友是否还有人存在于这个世上,但是……那个时候,他还是义无反顾地答应了……
相见到你啊……临也……
静雄叹了口气,感觉一片茫然,眼睛上刚才好像被覆盖了什么东西,他伸手去蹭了蹭,还是想要张开眼睛。
“不行哦!”忽然出现了声音,让静雄一愣,那人几步走了过来,抓住静雄的手轻轻拉开,对着他的眼睛吹了吹气,不许他睁眼。
“临、临也?”静雄忽然觉得有些激动,是做梦吗?
他听见了一阵轻笑,那人拉着他的手,在他掌心捏了捏,“笨蛋小静。”
是临也……他可以确认,哪怕看不见他的脸,只是凭声音和气味,静雄也知道就是他。嗯,毕竟是,属于他的,折原临也呢。
“我……”他有很多问题想问,可是开了口又不知道说什么。
临也坐到了他的身边,摸了摸他的头发,“嘘——”,手指压在了微微干燥起皮的嘴唇上,“你再休息会儿,等你醒了我们再聊。”
原来身下坐的是床吗?被临也扶着半躺下来,静雄才意识到。
他的头枕到了临也腿上,临也的手指在他脸上摸着,温柔地拂过眼睛和眉梢,好像真的有点疲倦了起来。摸索着扣住了临也的手,好像怕他会趁自己睡着时再跑掉一样,听见临也微微叹息的声音,静雄终于进入了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安心的睡眠。

评论(1)
热度(98)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