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曦 FIN

※纯摸鱼,短小不治HE

※AU向来神时期,好像对不得了的家伙产生了不太对的想法怎么办,在线等很急(×

PS.当成某篇万字流水账的前篇看,咳,毫无问题(揍

 

阳光落下来的时候,狼狈的少年擦了擦染着污渍的脸颊,深吸一口气,从他木然坐了许久的椅子上起身。
医院的院子里不缺乏萧条和寂寥的感觉,早晨更带着前夜沉淀的冷意,少年的衣衫淡薄,却像是丝毫也没觉得不适,就这样在树下坐了小半夜。
明明……已经下定决心要对他温柔一点的……
少年一边走一边攥紧了拳头,恨不得照着自己胸口来几下。
不管是出于自己的情感,或者周围人的劝说,以及父母跟弟弟的期望……大家,都是那么希望的不是吗?
金色的发梢凝着细小的露水,看起来有些可笑。就好像,他本已经做出承诺要和临也好好相处,却还是因为对方的挑动而暴怒,更甚至,在对方有意主动示好的时候,折断了他的手臂。
大概,还是让大家都失望了吧……
少年伸开手掌看了看,到最后也没有什么变化嘛,糟糕的自己……平和岛静雄……

“啊,早上好,静雄君。”前台值班的护士看到是他笑眯眯地打了招呼,温柔的笑容让静雄愣了一会儿,连回应都忘记了。
护士小姐也不以为意,踮着脚摸了摸少年的头发,除了身高问题,还是和十年前一样温柔,“来看折原君吗,他已经起来了。不过太早了哦,来这么早可能会被别人拦下的。”
“啊、啊……嗯……”静雄脸上起了薄薄的红色,含糊地答应。
拿起记录簿,护士小姐带着静雄进了住院部的病房,边走边跟他说“下次不可以这么凶哦,即使折原君惹你不高兴了,也不可以再打人啦。”
少年跟在护士的身后,心下一片茫然,我也可以做到的吗?像护士小姐那么温柔。
双人病房里暂时只有折原临也一个人住,少年单薄的身板裹在松松垮垮的病号服里,更显出他的消瘦。等护士小姐离开,只留下两个少年面对面瞪眼,空气里立刻蔓延开尴尬的氛围。
“小静,坐吧,不要像木头一样傻站着。”临也皱起眉头看了看,让静雄坐到了他旁边的空床上。
静雄浑身透着一股子僵硬,坐下之后还是感觉束手束脚的,“那个,手臂……”他本想问好点了吗,一看见临也手上那层厚厚的石膏就把话咽了回去,愣了一会儿才说,“还要多久才能好?”
“嗯?”临也打了个哈欠,“大概两个月?”语气平淡,似乎全然不在意,“小静你不用觉得很愧疚,我不会怪你的。”
“但是……”静雄显得局促又拘束,但是,这样是不对……男孩子做错了事情,就该好好的负起责任来,老爸一直是这么说的……
单细胞的少年,几乎是想什么都挂在脸上,琥珀色的眼睛里蕴着满满的自责不安,一直盯着临也。
“噗……”临也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你可不要搞错了,我是真的没有半分让你怎样的想法,而且你这样每天都来骚扰我,我要看着你那张蠢脸就已经很影响恢复了。”后半句的语气骤然冷漠起来,红色眼眸里也透露出浓重的不耐和厌恶。
“还有,如果是因为心里不安想要乞求原谅的话……”临也拖长了语调,“那就不要想了,我是,绝对不会的。”他扯出一个笑容,却让静雄后背一凉,仿佛看见了恶魔悄然张开翅膀。
“我以前有说过的吧?”临也坐回自己的床上,摆出一个舒服的姿势,“我很喜欢人类哦,喜欢任何的人类,不管是美丽的、丑恶的、有趣的、无聊的、男人、女人、老者、孩童……只要是能让我产生兴趣的人类,我全部、全部都平等地爱着他们哦!”临也的说到这里稍显激动,不光手底下多了些小动作,连眼睛都是一副要放光的模样。
“但是你跟他们完全不同,”语调又落了回来,“你啊,怎么能算是人类呢?”反问的语气故作俏皮,“你明明是,怪物啊……”吐出的却是堪比利刃的句子,在静雄的内心里狠狠割下去,鲜血淋漓。
“我不会把你和我深爱的人类们相比的,因为那是完全不同的,像你这种怪物嘛,我想想看?要不然还是直接杀掉好了?”黑发少年笑着定下结论,顺便多看了几眼静雄煞白的脸色,真是精彩。
“你这家伙……”静雄咬着后牙,用力握紧拳头,拼命想着不可以再给别人造成麻烦,才没有冲上去再给临也一击。
“这就生气了吗?”临也眨了眨眼睛,故意凑上去贴近静雄的脸孔,“呜哇,青筋都爆出来了,好口怕哦~”一边用完好的右手握住了静雄的左手,在他手心捏了捏。
看着临也夸张的样子,静雄忽觉脱力,实在是拿这家伙没有办法。
“离我远一点。”音量不高,装着生气的样子,静雄低声开口。
临也并不理他,自顾自地抽出手扒开了静雄的衬衫。衣服的破口下,昨夜受过伤的皮肉已经愈合,只留下道道粉色的半新伤痕。“真是怪物啊,”临也兴致勃勃地把静雄剥了个干净,顺势骑坐在对方的腰腿上,“面对那种人数的群体也没事。”
“喂,我说!”静雄强忍着不悦,好像随时都可能把临也掀在地上,“谁许你随便脱人衣服了?!!啊?临——也——君……”尾音被临也用手堵了回去。
“看一下又不会少块肉!你想要求我原谅就乖乖呆好不要动。”临也显然正在兴头上,被打搅了也并不高兴。唔,居然还有六块腹肌,可恶的草履虫!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
虽然对怪物体质的静雄并不感冒,但即使是临也,也对这幅身体有着极高的兴趣。不过对身体下半部分的反应并不敏感的临也,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这种姿势那里不太好。
“等一下……”静雄后知后觉想起了一些事情,“昨晚那些人……果然是冲你来的吗?!”他忽然觉得窜出一股怒气,“你这死跳蚤就不能安分一点……”
临也耸了耸肩,慢慢从静雄腿上滑下来,“你是第一天认识我吗?还是说觉得我会像你家幽弟弟一样乖乖的接受欧尼酱的保护?”
静雄摇了摇头,当然不是……他都认识这个讨厌的家伙很久很久了……明明响子阿姨和四郎叔叔都是很好的人,为什么这个家伙是这样的呢?单细胞少年至今仍然不能理解。
已经走到了窗户边的临也扭了扭脖子,扯开半掩的窗帘,放进来浅金色的光线。
沐浴着晨曦的临也半侧过头,微微笑了起来,打在他侧脸的光在那一瞬间映衬得那张脸孔柔和又细腻,“扑通”一下撞进了静雄的心里。
什么啊……少年捂着瞬间聒噪起来的心脏,多看了一眼竹马兼犬猿之仲的侧脸,一分钟后落荒而逃。
很多年后再说起来的时候,静雄也无法回答临也提问的“什么时候确定了‘就是这个家伙’的心情”。但他一直都记得,那天病房里带着消毒水味的曦光里,冲他微笑的临也的模样。
那是,足以诱使怪物心甘情愿堕落的,万劫不复。

评论(9)
热度(155)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