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此去经年(三)

※本回目静雄掉线×TAG打的手软

“奈仓先生?”美和子来送下午的药物时,推门便看见黑发青年正支着小桌板,摊开的本子和钢笔都显示出他正写着什么。

听到她的声音,临也揉了揉眼睛,顺手合上本子,对她勾起一个笑容,“啊,晚上好,美和子小姐。”

照例检查了临也的身体状况后,美和子搬出一旁的椅子坐下,开始帮临也按摩双腿。

“奈仓先生在写日记吗?”她一边揉着那人纤细的腿,一边同他闲聊起来。

“唔,严格来说不是吧。”临也笑了笑,不好意思似的挠了挠头,“更像是,小说吧。”

“哎?好厉害~”美和子眼睛一亮,忽然手底下力气用的有些大。

临也装作吃痛,“嘶——美和子小姐你是嫌弃我复健太慢了吗?”

“啊啊啊,对不起!”慌乱地松了手,美和子待到临也笑着说没事,才小心地继续按摩。

中间又继续聊了不少琐碎的事,直到远处教堂敲响了傍晚的钟声,美和子才起身去给临也拿晚饭。

“嗯,就这样安排吧……”端着餐盘回来时,隐约可以听见临也像是在打电话,“坐桑你先跟他们谈妥就好了,剩下的可以联络下西岛组那位……”

美和子在门口等了等,虽说这样像是偷听一样不礼貌,但贸然进去又实在尴尬。

“恢復得,唔,马马虎虎吧?我还好哟~”“什么呀,不要总是说‘去死’之类的,太薄情了吧?”“嗯,先这样吧,拜拜~”

“进来吧美和子小姐,麻烦你久等了。”临也竟然在她准备迈步之前就对她喊了话,吓得美和子差点连手里的托盘都摔了。

推开门,坐在床上的青年仍旧微笑着看向她,明明有夕阳的余晖从窗子里透进来,在那人脸上勾勒出柔和的光影,但美和子竟意外地觉得背后一凉。这位奈仓先生,看起来并不像他的外表那么的和善简单……

临也不再说什么,只接过餐盘,拿起勺子安静地吃起来。过了一会儿,他才咽下食物开口,“美和子小姐要是觉得无聊的话,可以去看看我的本子,不过第一个读者可不要笑话我啊。”他故意眨了眨眼睛,有些和年龄不符的俏皮跟孩子气。

“诶?”愣了一下,美和子转头看了看被放置在一边的笔记本,“可以吗?”她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拿了起来打开。

钢笔字带着墨水淡淡的矿物质气息,给人一种先入为主的莫名好感,字迹规整又潇洒,却意外有种写得刻意收敛的感觉。

但,这些都没有文字的内容那么让女孩子着迷。

 

【你有没有,切实的嫉妒过什么人呢?

实际上我已记不清楚离开池袋时的情形,只记得自己如游魂一般茫然离去,离那个男人散发的微光越来越远,终于没入黑暗。

很久以后,我曾有一闪念,生而为人的可怜之处其实也是如此,超脱时不信仰任何信仰,执念时束缚于各种束缚。所以我也是这可恨的可怜人之一,只肯信仰自己,又过分执念于一个怪物,也许正是如此,到头来才落得满盘皆输。】

 

她只看完了第一页类似题记的东西,然后便没继续翻下去,合上了本子放回原处,又朝临也笑了笑。

“怎么?看来我写得确实不怎么样,不能吸引美和子小姐呢。”临也叼着勺子,故意做出为难的模样。

“不是不是!”美和子慌忙摆了摆手,“是我刚才隐形眼镜掉了一只,看字不太清楚啦!”

“噗,哈哈哈哈。”临也笑了起来,“那好吧,有机会还希望能和美和子小姐交流一下呢。”

“嗯嗯”,她连忙答应,过了一会儿又换了种语气,“所以说,奈仓先生快点吃完啦!要到回收餐具的时间了。”

“啊啊,不好!”临也拍了拍额头,赶紧埋头吃饭,终于让护士小姐舒了口气。

 

而在几小时车程之外的,某处女子监狱,安静又沉闷的会客室里迎来了一位难得的访客。

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戴着可笑的防毒面罩,怪异的模样让看守也忍不住多看几眼,最后还是讪讪地摸了摸鼻子,跟他说道:“您要见的人马上就到,请坐下吧,不过要注意您和她的会面内容都有监控,我们也会在旁边看着。”

“好的,我知道了。”中年男子点了点头,拨弄着带小尖角的面具,一边咕哝着什么东京空气越来越差之类的。

玻璃对面的铁门“吱嘎”打开,看守带着被拷住的女人走了进来,最后看着她坐下拿起对讲电话。

“真是稀客,竟然还会有人来探望我,实在是让我意外。”女人的语调平缓低沉,面无表情。

森严夹住电话,似是不经心地扯了扯手上的手套,“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吧,鲸木君?”

评论(1)
热度(99)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