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特别许可权(ABO)【番外】(12)

【十七】

“状况很好呢,看来静雄是要把你宠上天了。”新罗面无表情的盯着超声波屏幕,像是完全没看见omega衣服下那些糟糕的吻痕,手中的仪器在临也圆滚滚的肚子上缓慢移动着。

临也侧过头看了看那团缩起来的、看起来已经较为完整清晰的胎儿影像,只干巴巴地“嗯。”了一声,手指无意识地在腹部两侧轻微滑动着。

“叫他少喂一点吧,养得太大了到时候是你不好生,当然,如果你希望体验一下真的被我剖开我也不反对。”beta先生推了推鼻梁的眼镜,语气是一种近乎冷淡的平静。

“我知道了。”omega淡定地躺好,等着新罗帮他擦掉了肚皮上的润滑液,拉好衣服。

收好设备,打开窗帘,新罗转身坐到了桌子前的转椅上,打开电脑开始记录临也的状况。“最近的睡眠有好一点吗?应该已经不会再吐了吧。”

“如果不起夜的话有可能一直睡到天亮,吐是基本不会吐了,但是闻到腥味会很恶心。”临也闭起了眼睛,像是在回答别人的事情一样。

新罗停顿了一下,记录好内容,“基本没有什么大问题,实在难受的时候吃点酸的东西好了。”

Omega细微地动了动头,眯着眼睛似是不愿意在阳光下睁眼,“好……不过你一定要这么拐弯抹角吗?”

医生身体紧绷了一下又随即松懈,笼罩在阴影里的表情并不清晰。

“有什么就直说吧,趁着小静和赛尔提他们还没回来。”临也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血红的眼睛里带着一些闪烁的亮光,“新罗,我认识你多少年了?十二年还是十三年?”

新罗眉心微动,丢开了手里的东西,转过椅子面对临也,“十三年,马上就第十四年了。”

“对啊,”临也伸出手指在空气里画着圈,“就么久了,你知不知道你每次有话憋着说不出来或者是要骗人的时候,表情和语气都有点冷硬?嘛,小静都看得出来,我觉得除了赛尔提也不会有谁……”后半截话在新罗瞬间锐利起来的目光里被咽了回去,但临也还是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了老同学一会儿,“你想跟我说什么?”

新罗低下头,镜片反光亮得让临也看不清楚他的眼睛。“你,其实不想要这个孩子的吧?”

“什么?”临也微微皱起眉,像是不太理解新罗的意思,左手却先一步盖住了已经浑圆外凸的肚子。

“别紧张,我什么也没做,也什么都不会做。”beta故作轻松地笑了笑,端起一旁的杯子喝了口水,“或者我应该换个问法?虽然在我们的推动下开展得很顺利,你和静雄结成伴侣,同居,结婚,现在还有了孩子。但是……”新罗像是无意识地望向远处,“我总觉得太过顺利了,也太过平静了。静雄的话我倒是可以理解,他和你我不同,哪怕外在体现再怎么异于常人,内在也是柔软的,他会对伴侣和后代非常温柔尽责,即使…他当初选择的伴侣不是你……”

“嗯,我不否认。”临也挑了挑眉毛示意他继续说下去,自己也伸手拿过一旁的桌子上的水杯,喝了口新罗单独给他泡的红茶。

“关键在于你,”新罗屈起手指敲了敲桌面,“你的反应让我很惊讶,omega和alpha是会互相吸引,也对自然发【情难以抗拒……不过你怎么会那么顺利地让他标记你呢?”

“你们不是拿定了我对小静和其他人不一样,才敢施行那个计划的吗?”临也抿了抿嘴唇,重新躺回床上找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双手慢慢抚在肚子上,“事到如今,你也快要见证‘她’的诞生了,一切都如预料,难道你还不满意?”

新罗摇了摇头,“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么想,静雄接受你,在大家看来都是相对容易的事,因为他确实很温柔,也在潜移默化中对你产生了我难以描述的情愫;但是你啊,我觉得我还算是了解的,你那种性格,在正常人看来绝对是扭曲又变态的。唔,当然这只是说性格,我知道你的个人魅力不低,也有着大批的爱慕者和追随者。你声称着爱恋全人类,厌恶静雄那样的‘非人类’和‘怪物’,会这么轻易地就把自己交给静雄?还是你就此放弃了几十亿人类,只专心地要把一个‘怪物’变成‘人类’?我可不相信,真正的‘折原临也’会为了这种事情改变到如此地步,你说是吗?”

“新罗,”临也还是平静地躺在那,只轻微动了动手指,“我有没有和你说过,你这种样子真的有点讨厌呢?”

“哈哈,好像以前确实有过呢?是讨论暗杀小泉的时候,还是在你妹妹们要进来良的时候,更或者…是十年前你选择静雄的时候?”

“我也记不清了,可能全都说过也不一定,”omega像是叹息一样,“不过你这种近乎尖利的敏锐真是让我讨厌啊,就像我讨厌小静那个笨蛋无可救药的温柔一样。”

“那可真抱歉啊~”新罗的语气愉快了不少,“不过你嘴上说着讨厌,其实是因为又爱又恨,却根本逃不掉吧。”

“谁知道?”临也无奈地笑了笑,“可你跟小静又不一样,你也好,我也好,我们都比他肮脏阴险得多,也都没有他那么直白单纯。啊啊,或者该说他是单蠢呢?”

“可你还是,无法自拔地爱上他了,对吗?”新罗走到临也旁边,目光灼灼。“那个时候,你竟然在他怀里哭得像孩子一样,我们可真是吓了一跳。”

说的是之前从大楼上坠落的事情,临也握住手心的衣服边角,用力揉搓了一把,“我确实没想到他会跳下来陪我。”

“我们谁也没想到,”新罗耸了耸肩膀,“可见他对你是真心的,生死相许啊,要是赛尔提能这样对我的话,我愿意立刻羽化成仙。”

临也抬起手盖住了额头,“拜托你不要再乱用成语了好吗?”

评论(8)
热度(295)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