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这个阴阳师有点蠢【十六】

【十六】谁说关键时刻不能生病
帝人在结束了期中测验后,终于迎来了最愉快的一周!没有数学作业,没有报告书,最开心的是,没有静雄和临也!少年脸上灿烂得过分的笑容简直要晃瞎了分部的各位,虽然,他们心里只会比帝人更开心几分。
原因很简单,折原临也,发烧了!
说到这里岸谷新罗先生简直要捶桌狂笑,相识以来他真的没见过静雄和临也有谁生病,每次来找他治疗都是两个人干架受伤,他甚至以为像这两个家伙是绝对不可能生病的。然而事实证明,临也虽然身为式神,还是会生病的。
躺在床上哼哼唧唧缩成一团的镰鼬已经烧了三天,静雄皱着眉头给他掖好被角,从冰箱里拿了替换的冰贴给临也敷上。
看着临也这病歪歪的模样他实在烦躁不安,想要摸烟,又想着这家伙病了大概受不了烟味,静雄只好撇开念头,转而往嘴里塞了块口香糖缓解烟瘾。
混蛋跳蚤,原来,也是会生病的啊……这次还蛮严重的,头两天还死撑着去了新宿,今天是直接起不来床被妹妹们丢给静雄照顾。
“喂,跳蚤?”静雄坐到床边,伸手撩开他的衣服探进去试了下温度,并不是很烫,但是很明显还没退烧。“怎么办?要送你去医院吗?”阴阳师心情极为复杂,却无法像平时一样干脆地把他丢出去或者打一顿。
“你是笨蛋吗?”临也的声音又低又哑,混着虚浮的气音,“万一被发现不是人类会出什么乱子啊。”
“那你又不肯叫新罗来看。”静雄脸上已经蹦出了十字路口似的青筋,“你倒是给我快点好起来啊混蛋,占了我的床还这幅萎靡不振的样子。”
“咳咳咳咳……”被揪住衣领的临也咳嗽不止,静雄赶紧松了手又把他塞回被子里。
唔,真是麻烦,静雄站起身挠了挠头,“那中午还是喝粥吧。”比起告诉临也,他更像是在和自己说话。
“小静,”回过头就看见临也歪过头盯着他,因为咳嗽得厉害的关系眼睛都显得湿漉漉的,“我想吃虾。”
……静雄愣了几秒,咦,这可怜兮兮的语调是啥,撒娇吗?
“咳咳咳咳!”还没等到回答,临也已经再度咳嗽起来,连话都说不利索。
“你都这样了还吃什么虾啊?!嗓子都肿了。”静雄很无奈,两步跨到他身边,拿起床头的水杯,另一手扶住临也,喂他喝了几口水又重新按回床上。“给我好好躺着!”阴阳师先生离开卧室,不一会儿就听到厨房一阵叮铃桄榔。
临也听了一阵,终于还是抵不住难受的劲头,阖上眼睛陷入了一片黑暗中。两侧太阳穴似是被谁狠狠按压,身体到处都酸疼不已,不是和静雄打架受伤的那种感觉,而是由内而外的,像是被人抽了筋断了骨。
[折原大人]
[折原大人]……
哈,又开始了……临也觉得头疼得快要炸开了,为什么还会存在呢,明明全部都,该忘记了啊……
[折原大人]
走开!临也皱紧了眉头,冷汗从脊背开始,几乎湿透了衣衫。
梦境里那株开得繁盛的樱花树,还是飘飘洒洒地落着薄樱色的花瓣,他似是坐在树下小憩,跟前几个年龄不大的孩子嬉闹成一团。
熏风,落樱,柔光,还有孩童银铃似的清脆笑声。
大概,自己是微笑着的吧。
身边那个一直都在的家伙,金色发丝随风乱晃,绘着花样的深蓝外褂灌了风也翻飞不停。像是察觉到了被盯着一般,慢慢地转过头来。和小静一样的脸!
到底是为什么啊……临也在昏睡中不安地攥紧了拳,指甲在掌心留下深深血痕。
那个“小静”扬起了唇角,缓缓伸出手牵住自己,薄唇开合说了什么,然而临也什么也听不到,只在梦里别开视线用自由的右手去捧了一把飘落的花瓣,又偷摸地转回去,才发现那人还看着他微笑。
唇瓣一开一合,吐出的仍是无声的字句,临也却分明知道那最后一句是什么。
[折原大人]
带着春日温暖迷蒙的梦境转瞬破碎,临也骤然惊醒过来。一手捂着嘴,一手慌忙拍着胸口,剧烈的咳嗽让他几乎直不起身、喘不过气,只能在被子里蜷缩成一团,咳得满脸涨红。
双耳里除了自己咳嗽的声音只剩下嘈杂的嗡鸣,喉咙干疼,呼吸不畅,唇舌间都是血的腥甜味。
忽然有宽厚的手掌轻轻扶住了他,另一手在他身后轻轻拍打着,等他终于喘过气来,又端了温水来喂他喝了几口。
“小静?”临也眼角还带着剧烈咳嗽引发的生理性泪水,用手指一擦才惊觉自己的体温热得吓人。
静雄“嗯”了一声没再说别的,只重新用被子把临也团团裹好,后面放了枕头,弄成相对舒服的坐姿。然后从床头柜与墙的夹缝中间拿出张折叠床桌架在临也身前,用纸巾擦干净,才把放在一边的粥和小菜都端了过来。
白瓷勺被静雄塞进临也手里,“不想让我喂你的话就给我乖乖的都吃干净!”阴阳师板着脸说了一句,就出了屋子。
临也抿着嘴唇,用勺子搅了搅热粥,毫不意外的在碗里看见了切得极其细碎的虾仁。
“笨蛋~”

评论(9)
热度(111)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