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羞じらいの赤い軍服(二)

※脑坑已奔出Irr I型星系,我不接受治疗

※煮跳蚤的锅早就洗好了,然后想了想还是炒饭吧(揍)

 

晕晕乎乎醒过来的时候,头像是脱离了身体被重新装了什么进去一样,昏沉又茫然。

“嘶!”他揉着发僵的后颈,慢慢坐了起来。所在之处已经不是他自己的房间,虽然屋内没有太多陈设和私人物品,临也还是一下子就辨明了环境——这是静雄住的屋子。

想到失去意识前最后见到的就是静雄,临也对于会在这里并不感到惊讶,却实在无法理解他要做什么。

身上的衣服还好好的穿着,他的军服挂在一旁的衣架上,已经被生活辅助系统熨得整齐服帖。

舰长大人揉捏了几下胀痛的额头,翻身下床着装。

他的动作并没有其他人那么快,这身厚质的军装对于瘦削的临也来说实在显得有些沉重,而他也不是受过训练的军人出身,被自家父亲丢到这艘舰上来的时候他几乎不敢置信——他是皇家学院政治科的高材生,导师们甚至评价以他的能力从政可堪与几大政治巨头媲美,只怕不出几年便可以成为第三帝国最为年轻的政治精英。然而,他的父亲、身为大贵族政治代表的折原四郎,却把他扔到这艘只能勉强算是中流的舰船上来,还是在偏远前线和联邦军共同作战的老式舰船,连光粒子主炮都只有两门。说的难听一点,这已经不是单纯截断政治仕途了,只要稍有不慎,整艘舰船都可能被轰碎变成宇宙里的垃圾。为此,临也几乎跟父亲决裂,仍然无法改变自己将要被送上前线的命令。

初到舰上时,临也只是挂名的副舰长。遭遇父亲不明不白的“放弃”,他虽然不至于自暴自弃,但对比昔日同窗们终究是心灰意冷的,所幸他身为贵族投身战争便可获得不低的军衔,不必从底层开始战战兢兢地厮杀搏命,还要庆幸这艘舰船上还有岸谷新罗这个老同学和老朋友,能让临也毒舌调侃,插科打诨聊以慰藉。当然除了新罗,船上也还有许多其他熟人,掌握指挥权的舰长是联合军的大尉门田京平,老同学其二,为人可以说有些正直不阿得过分,颇受士兵拥戴,如果不是他执意要上前线,只怕一两年后也是哈勒的军政高层。

在本舰的帝国军和联合军逐渐磨合熟络的过程中,可以说主要的指挥实战都是联合军为主,临也这个副舰长没有太多实际意义的指挥,更不用说新罗这个整天黏着赛尔提划水的大副了。两方协同作战体系还不安稳,但任谁也看得出,第三帝国比哈勒联邦对战事和联盟的态度都冷淡得多。

可是战争不是小说或者戏剧,他们几乎每天都是在死亡的边缘游走。前线的战局是长期胶着拉锯和短期迅猛爆发交替混合的,最初的几场大小战役,全舰上下都打得小心翼翼又无比辛苦。每个人都绷紧了神经,全神贯注地投入其中,临也慢慢地开始适应了前线的激战,甚至是有了些乐在其中的意味。

虽然舰船条件有限,但在门田的指挥、AI赛尔提的强力辅助以及全舰人员的共同协力下,这艘“诺亚号”在一个多月里就打了三场漂亮的反击战,还协同主舰队参加了一场歼灭战,护送了多艘商用和民用舰船。

稍得了些名声战绩之余,帝国军和联合军的双方军士也逐渐放下心防,性命相交。但初入战场技术尚不娴熟,虽伤亡不多已经算是不错,舰体却受损至必须回港修复才能再次战斗的地步。左推进器点火失效,飞弹发射器和火炮口都有不同程度故障或破损,连飞弹拦截装置也被敌人击中了快一半,好在没有毁坏动力装置和主炮,不出一周便可修葺完毕。

短暂的维修期,“诺亚号”全员终于能松下神经,从紧绷的状态里缓和下来稍事休息。抽出时间统计好阵亡人员名单转交给后勤部分以优待其家属,受伤较为严重的战斗员送到补给区的中级医院治疗。办完事回来的临也顺路看了眼还在精神奕奕地调戏赛尔提的新罗,实在哭笑不得。

调侃之余,新罗却忽然转过来和临也提起,因为阵亡人员里有之前准备提拔为二副的上士,恐怕会尽快调人来顶替,还有各种后续安排。临也点了点头,没太在意,反而抽出舰船厂新送来的图纸,让赛尔提计算一下改装主甲板的难度。

三日后,在“诺亚号”主体修复完毕,只余简要改装修整的工作时,帝国军和联合军补充来的战斗人员到达了补给站。

其中不乏帝国贵族的后裔和哈勒联邦军政高层亲属,还有不少两方有权有势者的关系者。门田皱着眉头和临也商量了许久,只挑了几名普通层级的人员作为补充,其余的还是留给了其他需要补给的战斗编制。

开玩笑,他们的伤亡现在还不大,受伤人员简单医治后便无大碍。即使是身份微妙的临也和新罗,好歹也是来神的高材生,在战斗中不会束手束脚。“诺亚号”好不容易才稳定下来,上下关系融洽,战斗配合也默契渐生。可要是多派了些拖后腿的纨绔子弟来,只怕下一场战争他们就要整舰覆没了。谁会想要这时候被搅乱?!

设想是如此,上层批复后却还是硬塞下来一个原本不在战斗员序列的,来当二副。

新任二副,大概对临也来说是最麻烦的,和三人同为来神学院老同学的,临也的犬猿之仲,平和岛静雄。

其父是十数年前的哈勒联盟政要,约十年前移民时代初期携夫人与若干民众登上了第一艘移民和众船,尚未驶出Δ星系便遭遇了共和军的巡逻队,壮年殒命,留在联邦母星的平和岛兄弟从此成了一双遗孤。

好在外祖家一直对兄弟俩悉心照顾,几年后兄弟俩也双双入学第三帝国与联邦合资的最高学府来神学院。

 

如果来神学院的教导主任看到“诺亚号”上的这幅阵容,估计会哭出来吧……

指挥专业的“大哥”,兄様门田京平;医学系的双学位鬼才,变态解剖手岸谷新罗;政治学系据说二十年来最优秀的学生,蛇精病折原临也;还有飞行器工程技术系的大魔王平和岛静雄……

按照他们上学时的表现来说,优秀是非常优秀,有病也是真的有病,如果有人刻意把他们都凑到一起,教导主任肯定怀疑他是敌人派来的间谍。

 

所谓命运的转折,大概就是从静雄入学遇见临也开始的吧。

然而,同踏上“诺亚号”加入战斗,大概是这两个冤家好不容易被掰开的命运轨迹,第二次不管不顾地弯在了一起。

至于后来临也成为舰长三月余之后发生的事,我想,可以说是把他们的命运线拽在一块系了个漂亮的死结。

 

撸否告诉我你为何每次都吞掉尾注(╯‵□′)╯︵┻━┻

注解:

 (1)Ξ希腊字母,音同柯西[这条是(一)篇的]

 (2)反击战:对进犯之敌采取的主动的有限进攻行动,亦称自卫反击作战。是达成战略性目的的一种手段。通常在一个或数个地区或方向,于一定时间实施。

 (3)歼灭战:全部或大部杀伤、生俘敌人,彻底剥夺敌人战斗力的作战。

 (4)Δ希腊字母,音同德尔塔

 

评论(3)
热度(157)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