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特别许可权(ABO)【外篇】(一)

※时间线远离正文和番外

※第一人称视角注意

※ABO生子系不适者慎入

※伏笔梗略多www欢迎仔细猜

 

【一】


听到要跟绘理华阿姨一起度过一周的时候,我心里是拒绝的,但是看了看身后正在着急收拾行李的一群男人们,也只能在心里叹了口气,拉起我的小皮箱跟她走了。
绘理华阿姨的车开得还是很平稳的,但是说不出为什么让我有点不适应,毕竟平时大家都习惯了让三郎叔叔掌握方向盘。
作为单身女生的公寓来讲看起来实在有点可怕,尤其是绘理华阿姨的兴趣爱好实在让我不大好意思直视。屋子带着浓郁二次元风格的布置倒不是很难接受,但是到处可见的电击文库刊物和某些意味鲜明的腐系周边简直能亮瞎眼睛,甚至可以看见绘理华阿姨还在小心地避开我收拾起一些似乎是来不及藏起来的糟糕物。
真是肮脏的大人世界,我这么想着,走进了看起来唯一正常的客房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
和同龄人相比我可能实在太为怪异,我不喜欢说太多话,也不喜欢像其他小朋友一样玩耍喊叫,我更喜欢找个地方看书——当然,不是那些可笑的3-6岁儿童读物或者绘本,那些东西对我来说太过幼稚了。所以在我拿着《全球通史》和《世界秩序》这类书到班上看的时候,阳子老师总是会露出“这孩子真可怕”的微表情,而我只能眨眨眼睛不说话,当做什么都不知道。老实说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是很想看一点其他的东西,最近感兴趣的,像是尼采、康德、黑格尔和费尔巴哈的哲学,临也柜子里精装的《理想国》《形而上学》那些也不错,或者那些被临也评价得极为糟糕的世界文学名著都可以。但是他现在还不同意,甚至让爸爸把不许我看的书都挪到了书架的上方,所以我能拿到的多是些政治历史类的书籍,有时还会拿几本新罗家的医学生物学内容的书。
在我首先拿出占了箱子一半地方的《基因的分子生物学》《历史的教训》《史记》和《失控:全人类的最终命运和结局》时,我能察觉到绘理华阿姨呼吸停顿了片刻,随后尴尬地笑了笑替我关上了门。
内心里给绘理华阿姨的表情打了个5.7分,想着下次应该跟九十九老头说推荐他让手下们都看看《演员自我修养》。
相对布置简单的客房倒是和我自己在家的房间有些相似,不过清爽的蓝白色调比爸爸选的满眼粉色要舒服得多,虽然我更愿意在那间傻不拉几的粉色屋子里呆着,因为家里会有爸爸跟临也。
“十六夜酱~”绘理华阿姨敲了敲门打开,手里端着一杯果汁。
我把几乎掏空了的皮箱阖起来塞到床下,走上前接了过来,“谢谢阿姨。”唔,苹果汁味道很好,至少不会像爸爸每天逼我喝的牛奶那么让我无语。
“呀,收拾得真好,十六夜酱真厉害~”绘理华阿姨顺势蹲下来在我头顶摸了好几把,“看起来小静静和小临临教的很不错呢。”
听见这句话我差点被呛到,不过想想阿姨也只会在我面前这么说,大概是不会到爸爸和临也面前说的。
“时间过得真快啊,”阿姨像是陷入了某种回忆,目光的焦点已经慢慢从我身上挪开,“十六夜酱出生的样子还像是昨天一样啊……”
我有了点兴趣,转过去盯着阿姨的脸,她回过神来笑了笑,“嘛,后面有时间的时候十六夜酱想听我就给你讲,啊啊,说起来以前的老照片我也有很多哦kufufufufu”
阿姨你那个笑声有点微妙哦……我把杯子还给她,点了点头。她在我脸颊上轻轻捏了一把,“真是的,都不冲人家笑了,越来越不可爱了。”撒娇一样的语气让我有点无奈,却生不起气来,似乎越发理解游马琦叔叔的苦恼了,啧。
下午茶的时候被绘理华阿姨带着去了淑女大道的执事咖啡厅,我尽力板着脸不露出更多表情,免得让她更多话。等到所有的茶点都上齐了,扮作执事的服务生离开,我才松了口气。放了糖的红茶味道还可以,曲奇跟马卡龙甜而不腻,我忍不住多吃了几块,绘理华阿姨还把三层塔上的泡芙也都给了我,并且和我拉钩约定不让临也知道,他总是不许我多吃甜食,说会和爸爸一样变笨,而且容易蛀牙。
阿姨搅着杯子里的咖啡,非常温柔的看着我,让我有几分不自在。“是女儿的话就叫安娜,男孩子的话,就叫光。”绘理华阿姨突然蹦出了这么一句。
“什么?”我咽下嘴里的曲奇,开口问道。
阿姨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似乎把脑子里想的事说了出来,“没什么……”她喝了口咖啡,“那个啊,是你还没出生的时候小临临说的。”
“但是?!”我愣了一下,我并不叫安娜……
阿姨笑了笑,“哼哼,大概是注定的吧,因为登记名字的时候,在你前面的孩子也叫安娜,小临临瞬间改了主意。”
嘛,确实是,像临也的风格呢……
“折原安娜,原本是要叫这个的呢。”阿姨端着杯子,笑着冲我眨了眨眼睛,随后安静地喝起咖啡来。
突然觉得有哪里好奇怪好微妙,我低下头拿起了自己的红茶,总之,等下个礼拜回去再问爸爸好了。
实在是让我在意啊,因为我的名字是十六夜,平和岛十六夜[Heiwajima Izayoi]。

评论(7)
热度(287)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