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这个阴阳师有点蠢(十五)

【十五】砍人魔事件(上)
被极力掩饰成“日常”的普通人的生活,在不经意间开始出现了龟裂。
城市里的奇异传闻突然的多了一条,并且在极短的时间内开始快速传播、衍生出无数版本的谣言。但是究其根本,那应该算是旧事重提——出没于夜晚的砍人魔。
比无头骑士更神秘,比颜色帮的争斗更诡谲,手法干脆又凶狠。被害人往往背后中刀且对发生的事毫无头绪,让警视厅也束手无策的悬疑案件。
临也举着今早送来的报纸,笑着坐到事务所的转椅上转了好几圈。波江看了一眼自己的搭档,板着脸把他要的咖啡放在桌上,“又是你做的好事吗?”
“怎么可能?”临也停下来,把报纸摔在桌面,头版头条独占整版,全都是昨晚的又一起砍人魔事件。
镰鼬走到书架前,手指飞快翻动结印,红光映出庞大且复杂的术式投影,最后归于沉寂,露出被仔细隐藏起来的玻璃器皿。临也笑得十分暧昧,从其中取出那沉睡着的美丽头颅,像是玩弄手鞠球一样抛起再接住,纤细的手指支住头顶处,使得那头颅在他指上旋转起来。
“波江小姐。”他忽然停了下来,托住手中面容姣好的女性头颅。
“什么事?”冷着脸的波江手底下仍然有条不紊,处理情报的同时分神与神烦的搭档继续聊天。
“没什么,”临也转向后面的玻璃幕墙,将那头颅转而摆在自己肩膀上,“你应该,很恨这颗头吧?你的叔父也好,你的弟弟也好,全都对‘她’着迷的不行呢。还有前些日子那个女孩子,虽然是你找了新罗帮她整容的,不过她原本的模样和这颗头也有点相像,再加上她疯狂地爱着你弟弟,所以你恨不得置她于死地。对吧?”
女巫这次没有回话,但是从无风却自然飘起的长发不难看出临也的话精准的戳中了她的心思,“咔嘣——”攥在手里的原子笔被硬生生折断,波江似乎稍微冷静了些,瞪了临也一眼,“有时间管别人的闲事,还不如先顾好你自己吧,不管是平和岛静雄也好还是这颗头也好,你喜欢的对象都有够奇怪。”
“噗——咳咳咳!”刚喝了口咖啡的临也闻言被呛得不行,连忙拍着胸口顺气,“波江小姐,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爱的对象只是人类哦,人类!这两个虽然是研究的重点对象,但是明明哪个都不是人类啊。还有这话千万不要说给新罗听,虽然他对头颅的事并不在意,但是如果他觉得这是我在‘暗恋赛尔提’的话,就严重了。”情报贩子表情十分严肃,把那还在细微呼吸着的头颅放回了玻璃器皿中重新封好。
“哈?这怎么可能误会。”波江起身给自己也倒了杯咖啡,“我觉得如果是岸谷先生,应该比我更了解你跟平和岛静雄的关系状况吧。”
“……”临也非常罕见的被秘书小姐反将一军,无话可说。
————————————————————————
“啊!对、对不起!”抱着一沓作业的杏里站在走道的一边,明明是被前面的人故意撞到,她却还是赶紧弯腰向对方道歉。
面色不善的几个女孩子看着她,慢慢形成包围的样子,为首的一个靠近杏里,“我说啊,园原你还真是好命啊,就这种样子竟然也能升学,还分了个好班。呵,还有那几个男生,看起来也都对你很着迷嘛?!那须岛老师也特别照顾你呢。怎么,不跟着张间美香了吗?你这个寄生……”想要挥下去的巴掌被人攥住了,黑发的瘦弱少年忽然挡在杏里身前,“请住手,这里还是在学校里。”
“喂,你们几个!”略显轻浮和慵懒的声音,女孩子们转过头去,便看见楼梯边撑着扶手托住脸的金发少年,“老师过来咯~”
“呀!”“啊啊啊!”“啊,真是的!”为首的女生收回手,和叫起来的同伴一起跑着离开了。
“谢谢,你们。”杏里拘谨地道谢,腰几乎弯成了九十度,看得帝人跟走过来的正臣都愣了愣,随后帝人慌乱地摆起手来,“不,不用客气,园原同学你快起来吧!”
“哟,羞涩boy不好意思了啊。”正臣笑了起来,“那么这位可爱的小姐,就让我们俩陪你去办公室送作业吧。”
“哎?”帝人还在状况外,杏里停顿了一下,“真的是,麻烦你们了。”
“没事没事,”正臣拍着发小的肩膀,“帮助有困难的美女可是绅士的使命啊!”
————————————————————————
“真是有意思啊!”临也滑动手指,看着关于自家分部负责人,以及他的好朋友和貌似很有好感的女孩子的相关情报,简直想要出去跑几圈大喊。
哦,上天绝对是个比他更优秀的棋手,如此复杂又有趣的局面,即使是临也也无法刻意营造出来呢。
他伸了个懒腰,吃掉盘子里最后一个寿司,便悄悄结了账离开,全然没有和旁边的几位老同事聊聊天的意愿。
等到他出了门,还能听到被称为和魂组的几个家伙吵吵闹闹。啊,真是有活力啊!临也按掉关于静雄的新情报,把手机塞回了口袋里,慢慢在夜色中走远。应该去见识一下呢,最近在池袋如此放肆的砍人魔小姐。
而还在露西亚寿司吃东西的几个人,实际上吃得相当胃疼。
“呜哇哇哇哇!”狩沢仍然满脸不忿,“我一定要给少年蹦跶写投诉信!一定!这是什么鬼结局我不能接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担心桌子会被掀翻的门田早就用结界把这里包裹起来,不然以刚才的程度足够震聋普通人。
“淡定啊,狩沢!”游马琦却显得意外平静,“不就是个刻意卖腐结果又偏要说我们只是兄弟之情,你还有同人志可以安慰心灵。”
“那怎么行?!”狩沢激动地抓住同伴的衣领,“虽然雏田妹子和樱哥都很好,可我不同意啊啊啊啊!!!!!Naruto是二柱子家的,我坚信了十年啊呜呜呜……”
三位男性都无话可说,只能一边安慰一边悄悄拨通了狩沢家的电话,请她弟弟晚点在家里准备好照顾醉鬼。
最后醉得不省人事之前,狩沢还在念叨着,“辣鸡漫画,毁我青春!还是继续看小静静和小临临更有爱。”
门田等人装作没听见狩沢的话,一个头有两个大。

评论(7)
热度(74)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