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此去经年(二)

※HE 不愉快です

※背景续临烧,破镜重圆型,但糖分大概不高

※虚构人物春野美和子非主角

※只是想着重谈谈“时间”“旧爱”“喜欢”和“记忆”

※能理顺的存稿发完了有点鸡摸,抱着尾巴等被揍……

※BGM《GALLOWS BELL》 

 

硬要说的话,从轮椅上下来自己走几步,还有日常生活的必须环节临也都可以独立完成,但是像正常人那样行走一段较长距离对他来说,至少对目前的他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
从几年前与静雄一战,临也的身体状况就没有再复原。虽然骨折的双手已经接好,身体的内伤也慢慢痊愈,但光是那些细微却在发作时无比折磨人的后遗症就足够让他倍感痛苦,更不用说由精神和心理引起的行走问题。
当年意气风发的情报贩子,如今只是个生活都需要人照顾的废物“社长”。
托黄根和间宫爱海的福,临也顺利离开池袋并且保住了性命,重新在身边聚集起了姑且可以称为“同伴”的追随者,辗转到武野仓市建立起新的据点。
好像什么都可以重头来过,但是却有些东西永远的失去了,也不可能有一模一样的复制品。何况变化的不全是“东西”,还有人类甚至非人类,各自存有思想的生命更加不可能完全相同。
每天洒落的阳光,拂面的清风,那些碰触过的生命,一切一切,都是不可复制的。以及他已经存在的记忆跟经验,同样都是区别于几年前的折原临也本人的。
腹部曾经被刺伤留下的伤口忽然隐隐作痛,临也轻微蹙起眉头,手指按在微凸的疤痕上轻轻按揉,试图缓解那粘稠的痛感。
事实上那里很久以前就愈合了,按照医生的说法,临也现在的状况就像是被截肢者的幻肢痛一般——精神层面的臆想疼痛。
起初临也身体痊愈后的状况还只是普通的行走不便,但是随着近来获得的一些信息,就像是好不容易淡忘之后被人再度揭开了可怕的伤口,再度袭来的精神创伤让各方面都大不如前的情报贩子轻松倒下,不得不按同伴们的要求,住进疗养院调理身体。
原本临也觉得在武野仓市的医院包个病房或者在周围找家小病院就好,但九十九屋真一意外的发了封邮件过来,极力推荐埼玉森林疗养院。
送他来的时候,坐桑一再要临也多亲近自然放松身心,当然要是实在不开心也可以去死一下试试。
忍着面部细微的抽搐,临也在入院资料里填上了奈仓的名字,顺便把兴致勃勃的遥人手把手塞给坐桑请他务必原样带走。
当然接下来,按照九十九屋保证的那样,临也发现了这里最有趣的玩具——春野美和子。
明明看起来是普通的人类,却有着隐约可以嗅到的、属于怪物的味道。
刺激又吸引人,不同于赛尔提、鲸木重这样的非人类或者园原杏里、贽川春奈等妖刀宿主。大概要说的话,更像是他的宿敌平和岛静雄。
临也对着初次见面的护士露出了一个愉快又爽朗的笑容,“初次见面,我是奈仓,还请多多指教。”
正如九十九屋真一所说,心病还须心药医,临也的精神创伤只能靠他自己治愈。
但是叫他回到东京甚至去见静雄是行不通的,且不说见了面临也这副模样会不会立刻被杀,光是两个人混乱的关系跟临也自己单方面的抵触情绪,就不可能达成目的。
所以呢,这算是找了个同类型的治疗方案吗?
实在是有意思,临也看着回应他的春野,察觉到她微妙的笑容下还有着其他情绪。那么我们就来试试看吧,让人好奇心难耐的怪物小姐。
尽管在临也看来,不会有任何人能够与静雄相提并论。厌恶、痛恨、想不顾一切的抹杀掉,最终却无论如何都做不到;他们是最了解彼此的人,超越了任何家人及朋友,但也是最无法控制对方的人。
还有呢,在别人都不知道的地方,他是临也唯一“喜欢”过的人,是彼此荒唐的青春里唯一交往过的对象。
他们注定是对方的劫数跟业障,在名为命运的线上系着死结,难分难解。
这样的家伙,在折原临也的一生里,也只有一个罢了。

评论(3)
热度(137)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