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特别许可权(ABO)【番外】(10)

※ABO世界观,此处时间线在生娃之前,既然你们都想知道同居之前→→

 

【十五】
“Ikebukurosman,准备出击!”九十九屋真一对着耳麦下达命令的同时,十指在几块特殊键盘之间动得飞快,几乎生出残影。眼前的三块屏幕上各自急速略过若干密密麻麻的数据代码,但他连眉头也未皱一下,随着网络那一边的防御极为有针对性地攻击着,在虚拟的数字海洋里翻起滔天巨浪,强劲的浪头狠狠打在对方的保护网上,最终将那看不见的屏障击碎,化作无数被拆解到底的凌乱数字。
“了解,骑士已锁定目标,酒保与哲学家抵达预定位置,和魂组准备妥当。”新罗一边把手里的情报传过去,一边把最新的资料分配到行动中的几人那里。
“各成员注意,”下达最终行动指令前,新罗忽然有种微妙的不祥预感,但是反复检查了几遍也毫无头绪。Ikebukurosman是特工,虽然并不完全隶属于政府,但是他们最终是为国家服务,对国家和人民负责。这次的任务目标牵扯众多,有着复杂的国际身份跟政治关系,但是在公众人物的表皮下却策划和支持着数起恐怖袭击,他们必须速战速决。
容不得用更多时间反应,新罗握紧双手,重新开口,“对方的安保系统已被理事长突破,按计划行事!”他缓缓吐了一口气,“大家注意安全!”
他很少说这样的话,但是此时形势紧急,也没人能分神回应,各自按照早已拟定的计划从不同位置突入了目标所在的办公楼。
大概是因为周末,办公楼里人员稀少,除了留在车里待命的渡草,其余几人都十分顺利地进入了大楼。
难道真的是最近太神经质了?新罗刚要摘下眼镜揉揉眼睛,忽然瞥见右下角的摄像画面里闪过一条黑影!
“危险!门田快躲开!”他吼出那句话的瞬间,一个忍者装扮的人就已劈刀砍向门田后背。
听到新罗的提醒和破空的风声,门田不紧不慢地弯下腰避过一击,在对方正好落到他身边时,门田忽然手臂一伸,狠狠击中对手的腹部。另一手则制住他的后腰,用力一翻,当即把那个偷袭者按到了地上,可是后方立马又上来了第二个人。
紧急关头,通讯信号受阻,连已经被接上的视频监控也飘起了雪花。
新罗赶紧稳定心神,通知其他人一定要注意,但等他的指令传达到时,静雄与游马琦也都已经各自陷入了对战,狩沢在追逐中闪身进了女厕,赛尔提跟临也则完全消失在了新罗可以观测的范围内。
糟糕了!新罗咬紧牙,这次看来是中圈套了,他一边给理事长发了讯息一边打开跟踪定位和切换了卫星系统。对方显然有备而来,甚至提前摸准了Ikebukurosman的行动模式,还安排了反向击杀,甚至还可能是通过某些政要获得了他们内部的信息。
但在全员都开始陷入糟糕的战斗之时,临也却单独脱离计划,向着顶层而去。
从他摸进大楼时,无意中听见静雄说了一句“有味道。”他就觉得不对起来。虽说他们这行不相信迷信,但是老手都知道,“感觉”这种东西是微妙又无法解释的。就像之前新罗也觉得有所异样,临也对于这次的工作同样觉得莫名不安,再上加静雄的反应,简直太可疑了。
当他顺利地摸到五层时,他可以肯定这次行动已经暴露——这个过程太过顺利了。他故意靠近角落里的摄像头时,新罗并没有像平时一样回应他,证明这个摄像头并不在新罗的视线范围里,但如果九十九屋拿到了全部安保系统的控制权,是不可能这样的。
想必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某些人的监视之中算计之下。
Omega转了转眼珠,忽然转身走向了楼梯间。他侧身藏到门后,屏住呼吸,很快就听到了被刻意隐藏的脚步声跟呼吸。他深深地吸了口气,一手捏紧匕首,一手按住腰带上的暗扣。身体慢慢放松,在身后那个人推开门的瞬间,临也跳起来扑到对方身上利落地开了道口子。鲜血落出来,临也忽然一抖,是个alpha!是否应该庆幸他已经被静雄标记了?!否则如此强悍的alpha信息素随着血液溅到身上,即使是用了大量抑制剂的临也,恐怕也很难不受影响。
那名alpha不甚在意地笑了笑,一下扭开临也,“呵,特工里竟然还有你这么够劲的omega?”粗哑的声音和令人恶心的语调让临也十分不快,太过浓烈的气息随着那人猥亵的眼神落到临也身上,完全不同于静雄,某种像什么东西发酵腐烂一样的感觉迎面而来,被故意大量泄露出来的alpha信息素简直让临也几欲作呕。
“呵,”临也忽然笑了笑,收起匕首,“然而我可不是你这种家伙能碰的。”他得意地拍了拍手,那alpha忽然全身一抽,捂住前胸的伤口不可置信地看了临也一眼,极为痛苦地倒了下去。
临也后退几步,大口喘息起来,刚才他临时把暗扣里的神经毒素胶囊捏破,粉末全都糊到了对面那人身上。看来新罗准备的东西还算管用,omega活动了下发软的身体,决定回去表扬下医生。
三分钟后,不管是敌人还是己方,谁也无法再找到临也了。他放弃了身上的所有装备跟衣物,转而换上了楼梯附近的保洁室里,不知道哪位清扫大妈的制服。想到刚才被闻出了omega的味道,临也皱着眉把衣服里备用的整瓶信息素中和喷雾都用到了身上。把惯用的小刀跟几颗装有毒素的胶囊塞进上衣口袋。衣物全部塞进水桶里,然后丢进垃圾箱,犹豫再三,他还是把出发前静雄塞过来的PSM塞到了后腰处。
带好一次性口罩,然后拖着一大袋垃圾的保洁员临也乘员工专用电梯下到了地下一层,往垃圾堆放处走去。擦肩而过的一队黑制服男人边跑边对着通讯器在喊“金毛”、“怪物”、“拆门”之类的字眼。看起来静雄确实让他们吃了不少苦头,临也微微一笑,对于自家alpha的能力还是十分有信心的,不过,他拖着袋子丢进一堆垃圾中间,他也得加快速度了。
此时静雄这边正被一群人围在中间,他所处的这一层楼并没有被墙壁分割,中间原本摆放着许多办公桌跟隔断的地方,现在只剩一地碎片废纸。金发的alpha举着刚才拆下来的一截管道站在中间,而他身后是被打穿的地板,和一排七扭八歪失去战斗能力的黑衣人。他的前方还有许多手持武器对峙的家伙,静雄把管道重重磕在地上,露出一个挑衅似的笑容,“过来吧,杂碎们!”随后他嘶吼着挥舞起手里的管道冲了上去,甚至在楼上楼下的同事们都能清楚地听到战斗中被打倒的家伙的叫喊。
借助员工电梯到达了28层,临也小心地低着头避开守卫,闪身扎进了洗手间。已经是极限了,这栋共有30层高的大厦,顶上两层是被严密把守的,也就是目标所在的了。
原本的行动计划已经被搅得一团糟,没有人帮忙开道干掉守卫,为了尽可能不给对方留下逃跑的机会,临也选择了最为冒险的一种方式。他打开洗手间的窗户,几下把那扇玻璃窗拆下来放在一边,自己翻身爬了出去,从大楼外侧向上攀爬。
如果临也还带着通讯设备,一定会听见新罗发出了杀猪一般的嚎叫大喊着“临也你是不是疯了?!”。
“喂!新罗,怎么回事?!!!!”基本扫清了障碍的静雄喘着气,“那个混蛋跳蚤在干什么?!”
“……”新罗忽然觉得这工作真是干不下去了。他一边观察着全员的动向,一边盯着临也的状况跟静雄沟通。
听到omega去爬大楼的静雄暴怒起来,拎着那截相当顺手的管道开始一路往上冲,奈何狭窄的楼道打起来实在束手束脚,耽误了他不少时间。
这点时间,已经足够临也爬到顶层了。
他抖了几下衣服,排掉手上的尘土,然后看向眼前正准备离开,却还是看着他打破玻璃墙跳进屋的一男一女。“失礼了,下午好,淀切阵内先生,还有秘书小姐。”
男人笑了起来,可还没等开口说话,临也的小刀已经精准地扎到了他脑门上。
旁边的女人丝毫不见慌乱,看着他倒了下去,才转过头来看向临也,面无表情。
Omega眨眨眼,“所以,现在开始,只有我们了,鲸木重女士。”
“你竟然知道了,真是让我意外。”女人仍然板着脸,只是放下了手里的文件夹,活动了几下手脚,目光死死盯住临也。
临也甩了甩过于宽大的袖子,“呀,我这人的缺点呢,就是好奇心重啊。”他往前走了两步,鞋子踩在碎玻璃上蹭着地板发出刺耳的声响。
很明显,两个人眼下都没有什么武器了,若是临也摸出PSM突袭估计能一枪毙命,只是……
“没想到神龙见首不见尾的King,不仅是个女人,还是混入Ikebukurosman的间谍。”omega眯起血红的眸子,万分警惕,他根本不知道这个女人还有多少底牌,不到最后一刻他都不敢也不能轻举妄动。
鲸木忽然松懈下来,貌似不经意地撩了下头发,“果然还是小瞧了你,哲学家,想不到身为omega的你,也能如此出众。”她口吻像是有些惋惜,“不过呢……”
在她用力甩回头的瞬间,头发里暗藏的几枚针状暗器直直打向临也,角度极为刁钻。临也快速躲避,竟连着在地板上滚了三圈,一下撞在旁边的沙发后背才停止。
离顶层越近,静雄越是觉得不安,快速把眼前的喽啰们都打飞,他冲在前边,身后跟着慢慢聚到一起的同事们,在一众人的配合之下,终于撞到了顶层的办公室。
但是一踢开门,“砰——”的一声,PSM的子弹击中鲸木前胸,临也却以一种诡异的姿势从破裂的玻璃中间落了出去。实际上鲸木确实是有所准备的,但在这间屋子里,她的罪歌施展不开,临也左右躲闪并且时不时散出药物,使她疲于应对。近百招打斗之后,两个人都因为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跟大量消耗的体力状态不佳起来,临也看准了时机抽出PSM射击,却正好被逮住空子一脚踢在前胸。鲸木这一击的力道很大,而临也身后正是已经破碎的空洞,他直接倒了出去。
看到这一幕的静雄来不及多想,直接丢下手里的东西追了上去,紧跟着临也跳出屋子。
临也听见了呼啸的风声,从高空坠落的失重感几乎来不及反应,估计就要坠地了吧。
他忽然觉得很遗憾,还有很多事情没说,很多事情没做,还有掉下来之前听见静雄在喊他的名字呢……啊,混蛋草履虫……
这份工作,明明早就做好觉悟了,随时都可能送命的,可笑的特工生涯。
可是在真正死掉之前,他还是觉得遗憾跟不满足。
之前才刚拒绝了静雄要跟他同居的提议,上次说了一起去银座的咖啡厅吃甜点他也还没回答,他还想……想和那个笨蛋alpha一起做好多好多事,想给他生一个小怪物……他还没跟那个笨蛋说过……我爱你……
混蛋小静,他在心里默念着。
手突然被捉住了,临也睁不开眼睛,只是下意识地想甩开,但是有人死死地贴过来抱住了他,用力得像要弄碎他。
下一秒,如预料一般,他们撞上了什么东西。
不是坚硬的地面,软乎乎的触感拥着他们晃荡起来,若是临也此时睁眼,估计还是能看见赛尔提的头盔的。被奇怪的对手拖住的赛尔提好不容易脱身,就听见了顶层有人在尖叫,不到两秒便看见静雄抱着临也落下,无头妖精下意识地放出影子,从13楼的窗户用不可思议的速度追上他们,并在他们坠地前抢先垫在静雄和临也身下,勉强救了他们一命。
“临也,”静雄温柔地捉住他的手,“睁开眼睛吧,临也。”
Omega颤抖着,缓缓打开含泪的眼睛,然后扑进了静雄的怀里。“我们已经死了吗?”
身下大片的黑色影子看起来实在诡异至极,静雄还来不及解释,临也已经开始捶打他,“混蛋小静!谁要你陪我死的!这样一点都不好玩,都死了呜啊啊!”
静雄有些哭笑不得,一边抱住临也拍着他的后背,一边摆摆手示意他们没事,也阻止了开着车过来的渡草靠近。“你要是死了,我当然没法一个人活下去啊。”alpha叹息着,抚摸着omega的脊背。
临也在他怀里抽噎起来,难得一见的弱气,“早知道、早知道,我就答应你了……现在连后悔也没机会了……”
“嗯?”静雄眯起了眼睛,“答应什么?你是说……”
还没回过神的临也扯着他,抬起头来,“现在换我问你一次,你愿意跟我去入籍吗?!”
静雄强忍着笑意,“咳,当、当然!”
临也满意地靠了回去,“估计等下就要被带去地狱了吧,这样也算是没有遗憾了。”
Alpha笑了起来,牵起他的手凑到嘴边亲吻,“嗯,你愿意和我在一起,我也就没有遗憾了。”
至于若干分钟后,临也才意识到自己还活着,以及他竟然被区区草履虫欺骗了,就是后话了。
不过呢,这些已经不重要了。他们还有很多年可以一起度过,同居,继续出任务,去吃甜点,做所有想做的事情,看一切未曾见的风景,听对方的声音……一起生个小怪物,还有告诉他,我爱你。

 

注:PSM,俄罗斯研制的一种小口径手枪,微型手枪系列5.54毫米口径

评论(9)
热度(354)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