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羞じらいの赤い軍服(一)

※名字的来源,咳,真的很污,好孩子们不要搜……
然而基本没有按照污的成分写下去,当成架空宇宙背景就好了=L=

※请经常关爱污雪,太撒鼻息会shi掉(不)

※至少目前走向万字的样子(喂)如果后方ED复健顺利我们就炖跳蚤嗯√

※红绿军服设定么么扎!

 

“混、混蛋……”在失去意识之前,临也咬着牙吐出最后一个词,随后就在药物与低温的双重作用下昏了过去。

只穿着单薄衬衫的身体看起来又瘦又小,他面前的金发青年皱起了眉,等到墙壁上的指示灯重新变回荧光绿色,静雄才摘下附在脸上的面罩,缓缓俯下身去将他抱了起来。

察觉到靠近了温热的躯体,临也下意识地向他怀里缩瑟了一下,模样说不出的可爱又可怜。

年轻的中尉叹了口气,用下巴抵住临也的肩膀,嘴唇轻轻在他唇角擦过。随后双臂将人往上掂了掂寻个合适的位置抱牢,带着临也出了房间。

 

两个疯子……临也模模糊糊的在意识里咒骂着,身体还不能受精神支配,但是已经不影响他思考。真是难以置信,他的两位老同学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勾搭在一起,取得了整艘舰船的控制权。

过程想必并不难,他们这艘舰船是旧式的制式,只要静雄想的话,放倒下层的几个守卫,把第二动力室的温度控制器关掉简直轻而易举。之前他们航行的区域还在第三帝国的管辖区内,温度适宜,故而也不会有人发觉船体被动了手脚。可是几小时后,他们按照上级指示进入Ξ星系的行星带无人区时,骤降的温度就使得整个船舱都寒冷异常。人体是无法长时间承受这种温度的,因而船员佩戴的生命监测芯片肯定会强制他们进入一种类似冬眠的情况,以维持生命状态。另一边的话,应该是新罗到主控制室关了警报系统,还顺便在空气循环的管道里散了催眠的药剂。

可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临也怎么也想不出他们俩的动机,这艘舰船上真的没有什么值得他们打劫的原因。

船上装载的武器装备有限,又是旧式舰船,不可能像大合众船一样自给自足,这样单独在宇宙里航行必须按计划隔月到军方的固有站点补给。万一被人发现是脱离的军舰,全员都会按军法处置,甚至会连累家人,临也不认为那两个混蛋会冒这种险。

更不用说前线与共和军的战事吃紧,这样贸然行动可能撞进敌人的包围圈里舰毁人亡。

临也毫不怀疑他们有谁会是共和军的卧底,不管是出于性格或者多年的了解。第三帝国与联合军的协同作战体系目前还稳固异常,静雄虽然是联合军的士兵却也一直对共同作战的安排坚决服从,更不用说新罗和临也一样是第三帝国皇室的贵族亲眷,他们有什么理由反叛?

硬要说的话,新罗这个人没有什么直接动力,他最在乎的也只有赛尔提了,本舰搭载的联合军开发的作战辅助人形AI。临也不安地翻了翻眼皮,却也只能动动眼皮,身体还是像石头一样僵硬且不受控制。可这么思考仍然不合逻辑,假如他们这么行动,安置赛尔提的房间一样会受到影响,甚至可能在某些方面比舰上的所有人都受影响——尚未开发完善的仿生躯体至今仍是头和身体分离的样子。

还有静雄,临也在想起自己的“犬猿之仲”时一阵烦躁,自己竟然就这么被他放倒了。可那个单细胞的草履虫比新罗还没有理由才对,他没有恋爱的对象,唯一的弟弟现在还是联合军的高官,并且父母都是因为共和军的攻击和移民船一起化作了灰烬,一边是仅存的亲人,一边是深沉的仇恨……想起协同作战体系刚成立时,静雄被指来本舰时那副吃瘪的样子,还有后来战斗中即使对自己无比厌恶却遵从命令开着机体去厮杀的样子。怎么可能相信他会做这种事啊……

 

“他怎么回事,一直都没醒过来,不会是过敏什么的吧?”静雄不安地捏着半截折断的烟揉来揉去,烟草的碎屑落在地板上,很快被清洁系统吸走。

新罗面无表情,简单给临也打了支针剂,“不是什么大问题,只是稍微有点发烧。现在就让他休息吧,这两个月恨不得连睡觉都扎在主指挥室里,这副身体简直是糟透了。”后边关于舰长大人和帝国的长篇吐槽倒是没有说出来,但光是想象也知道新罗会怎么评判。

“好。”静雄犹豫地吐出答案,一边看着友人收拾东西,“新罗……”

岸谷家的独生子此刻已经脱了穿惯的红色军装,换了一身和静雄一样的军绿色制服。

新罗拍了拍静雄的肩膀,重重吐出一口气,“不必有什么心理负担,静雄。其实我早就想过会有这么一天的,你、我、赛尔提、临也,还有船上的所有人,甚至是整个联邦国家的民众,也都不过是政治的牺牲品罢了。”

“你,真的没关系吗?”静雄对于新罗的样子仍然不能放心。

“当然了,我可不是临也和议会那帮家伙。国家……对我来说简直跟垃圾没什么区别。”新罗停顿了片刻,侧过脸深深地看了静雄一眼,“毕竟这是最优的结果了,以后赛尔提就永远的属于我了。”瞳孔里的情绪翻滚纠结,目光意味深长。

静雄看着他离去,一滴冷汗缓慢滑落。不知过了多久,跌在地板上的烟早被清理掉,他转过身,帮还在昏迷中的临也裹好被子。看着睡熟的人,静雄的手伸出去又缩回来,几番挣扎,最后还是轻轻地探进被子里,握住了临也的手。

评论(16)
热度(260)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