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请问您今天想要来点骑士还是龙?番外【二十】FIN

※摸鱼缓解焦虑情绪,想半天摸了个最意外的篇目

※文字画面感练习

※需要尖叫颤抖打滚出门大喊的排队(×)

大雪飞扬,自山中荒野至池袋城中皆为霜糖似的纯白覆没。一年中最寒冷的时节,家家户户闭门不出,守着温暖的炉火跟囤积的食物,与家人一同迎接新一年的到来。
早就挂上不营业牌子的小酒馆显然已经数日未开门,门前堆了厚厚积雪,连驻马处的饮水槽都快要被整个掩埋。
但不同于室外的风雪呼啸,跨过酒馆的前厅,穿过门廊,在隔扇的门后,酒馆老板正享受着他惬意的假期。
壁炉里的火苗懒懒的燃烧着,然而屋子里温度如春,因为没点灯稍显昏暗却并不妨碍视线。只穿了单薄的长袖衫和长裤,一头金发的老板坐在摇椅上,左手捧了本诗集,正用他好听到浪费的声音念着诗句。但椅子摇晃之间,便能看见他怀中还抱有一颗圆润的浅金色,右手圈着蛋,时不时还摸上两下。
才添进壁炉不久的木柴被慢慢变大的火苗吞没,哔啵作响,炸开几点小小的火星。静雄稍停顿了一下,撑起身歪头去看前方。
壁炉前的波斯软垫上,化出尾巴和骨翼的龙趴在那烤着火,其余部分还是人形,只用条毯子盖住光溜溜的腰跟屁股,倒也不觉冷。
察觉到念书的声音停下,那尾巴慢悠悠地探了过来,够到静雄的手,然后细微调整方向蹭在书页上,轻轻翻了一页。
于是静雄只好清了清嗓子,一边摸着蛋光滑的外壳,一边继续念了下去。
【放出浓黑的、喷流涌注的热血。如同一位迈俄尼亚或卡里亚妇女,用鲜红的颜料涂漆象牙,制作驭马的颊片,尽管许多驭手为之垂涎欲滴,它却静静地躺在里屋,作为王者的佳宝,受到双重的珍爱,既是马的饰物,又能为驭者增添荣光。就像这样,墨奈劳斯,鲜血浸染了你强健的大腿,你的小腿和线条分明的踝骨。】
语调低沉,全然没有体现出青年正用手指缠住那意欲收回去的尾巴尖作恶。末梢细小的鳞片紧缩着,被静雄的手指用恰到好处的力道揉捻玩弄,刺激那敏感的末梢神经。
“唔!”临也低低出声,睁开了他宝石般的眼睛,瞪向那坏心的家伙。但尾巴的弱点还在静雄手里,抱着蛋的小老板突然笑了笑。
下一秒诗集便被丢弃在手边的小桌上,他抱着蛋站了起来,左手把临也的尾巴捉得更紧,却不至于弄疼他。
不甘屈服的龙操纵着自己的尾巴转了个圈,在静雄手里反向一旋,像是灵活的蛇,眼看就要从青年的手腕上滑下去。
颇有经验的小老板此时大大方方地放了手,转而走上前弯下身子,摸进了松松垮垮的薄毯。人的皮肤要比坚硬的鳞片更敏感,临也能清楚感觉到男人稍显粗糙的手掌抚上脊背,一直往下,惊得他轻微颤栗。
静雄眯起眼睛,手指钳住龙尾的根部,熟门熟路的摸到内侧,在一处与其他鳞片略有不同触感的地方恶意碾压。
“呀!”临也短促地叫喊出来,眼中也蒙上了些许的水汽,扭着身体想要逃走,却软得无力。只得用尾巴软软地缠住静雄的手,“小静,够了。”
“啧。”静雄略微不满地收回手,双手抱住怀里的蛋,在临也身边坐下。
龙喘息几下慢慢平复,也坐起身来,拽过薄毯把自己裹好。像闹别扭的小孩子,又像是夏秋晨曦前的矮牵牛,斜着身体一度一度靠近静雄,直到贴合。
趁机抓住临也的手,捏了几下他的手指。静雄把蛋塞进他怀中,略微改变姿势将临也整个圈在手臂里。
火光映在琥珀色的瞳孔里,跳动着,慢慢融合成一团鲜活的橘色。
温柔的亲吻落在额头上,亲到眼睛上,鼻尖上,最后黏在唇瓣上。
天色昏沉下来,房间里一片阴暗,唯有火炉照亮了周围的一块。在火光与阴影的交界处,那一家三口搂成一团,静静安眠。
被遗忘在小桌上的诗集终于堪堪滑落,无声地贴合整齐,置于地上。在黑暗中,谁也没看见被双亲抱住的龙卵闪过一道柔和的金光,裂开了细细的纹路。

注:【】内引用自《伊利亚特》

评论(8)
热度(146)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