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帝企鹅临也先生 短FIN

【慎入】×3

※基本全员全龄向,和魂组饲养员+全体帝企鹅,静临戏份可低啊(自PIA)

※纠结了许久还是把这篇发了=L=民那merry Xmas~

※以后莫要再提孵蛋╮(╯▽╰)╭这梗圆上了(揍)

※更正一点小问题,企鹅没有牙齿……

 

五月的时节,东京已经落尽樱花,随着紫金花和雏菊慢慢占领视线,夏天带着蝉鸣逐渐渗入日常生活里,开始燥热起来。

但是在某些地方,五月却是最凉爽的,比如千万里之遥正值冬季的南半球,又比如动物园里帝企鹅们居住的极地馆。

“喂,你们!”饲养员门田京平提着切好的鱼走进馆内,却看见一群半人多高的家伙反常的围成一圈,下一秒看清了状况后,他手里的桶重重砸在水泥地面上,散落出来的鱼肉吸引了企鹅们的注意力,都冲了过来拼命争抢。

然而门田已经没有多余的心思去阻止这群贪吃的小胖子了,他看着还在原地的静雄、临也跟新罗,以及他们中间那颗孤零零的蛋……饲养员先生深吸了几口气,蹲下去摸了摸,还是热的,真是万幸。他赶紧把蛋抱了起来,小心地揣进夹克里,然后苦着脸把咬住他裤腿的临也摘下来,一边喊着“游马琦!渡草?你们谁来一下……”一边急促地小跑着绕过还在抢鱼的企鹅群跑了出去。

极地企鹅馆炸开了锅,一是因为饲养员们事先完全没有考虑到今年会有第二只母企鹅生蛋,二是不仅没有找到是哪两只企鹅制造了蛋,而且蛋还被遗弃了……

一个头两个大的门田小心翼翼地守着孵化箱,恨不得要把眼睛都瞪出来了。游马琦和渡草也处理完了各自负责的区域,跟刚送走观众回来休息的狩沢一起进了休息室。

“真是的,”门田喝了一口同伴递来的可乐,郁闷的瘫在椅子上,“这群不靠谱的企鹅……”

“嘛嘛,”游马琦笑着拍了拍他,“门田桑乐观一点啦,你可是整个帝企鹅馆的“爸爸”呢,很快就要迎接新生命的到来啦~”

门田叹了口气,他们这边条件有限,即使真的能坚持上两个月把蛋孵出来,可是怎么养育小家伙他们还是一筹莫展。

渡草拿着之前记录的表格看了又看,最终也只是叹了口气把本子扔在桌上,“总不能做亲子鉴定吧,何况即使找到了被遗弃的蛋的父母,他们也不会孵的。”母企鹅基本是不负责孵蛋的,如果公企鹅也不管的话蛋就被遗弃了,就好像现在这样……

狩沢披着毛巾伸了个懒腰,“啊啊,没办法嘛,这都是他们的自然习性啦,就像之前的交配期他们制造这个蛋也不过是激情了三分钟的事情啊……”

后面的话全因为被游马琦用手盖住嘴没有说出来,三位男性同时松了口气,“真是的,狩沢小姐,即使是事实也不要这样挂在嘴边啊。”看起来颇为尴尬的电波族青年收回手,“而且都生出来了也不能再塞回去。”

[我很想让你们都不要再说了呢。]门田按着额头,终于忍住没有吐槽。

下午再去喂企鹅的时候,门田刻意控制着投喂的范围,一边喂一边观察怎么能让计划得以实行。

“所以说,给蛋宝宝找个‘代理爸爸’孵化不就好了?”想起狩沢的话,饲养员先生觉得自己的头更疼了。虽然眼前这群家伙一个个的都像是穿着黑白礼服的绅士,但是在光看一眼就能分清他们谁是谁,包括能清楚到他们各自有什么奇怪的癖好……

本馆的企鹅是分两次引进的,用人来比拟的话,就是一群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和他们的孩子,加上二次引进的二十代上下的年轻人。因为馆内并不像其他动物园那样提倡配对繁殖,而是让这群家伙自由恋爱,一度导致了繁育状况连年底下、有些企鹅选择单身甚至还有结成伴侣却无法繁育后代的。门田甚至想过,也许明年或者后年,他就需要打本馆的第三次报告,要求引进其他动物园的帝企鹅来维持这个族群了。

中年组大多数已经过了生育的时期,虽然有经验但大概很难接受新生的蛋。不过也有森严这样和后来引进的艾蜜莉亚结成了“老夫少妻”,实在是对脱线的家伙,门田瞥了一眼森严之前与其他企鹅产下的新罗,莫名的同情这家伙。虽然稍微扯远了,不过新罗确实有点特殊,虽然没被森严遗弃但是却被母亲遗弃了,能被森严勉强养活也是不容易。更糟的是,新罗虽然不是单身主义的企鹅,却对非常奇怪的生物有着爱慕之情。就在水池对面的隔间,作为动物园不展示的私密研究体,被称为“赛尔提”的纯黑色极地纽虫。看着快速吞掉鱼就潜下水的新罗,门田隐约感觉头更加疼了,仿佛是看着自己的友人爱恋上了没有头的非人生物的感觉。

嘛,虽然赛尔提确实是神奇又吸引人的存在……

回过神来,看了看四周,门田锁定了体型最小的茜,单独在她跟前丢了好几条小鱼。茜是去年出生的,还是个贪玩的小姑娘呢。饲养员先生趁机弯下腰摸了摸她,随即看到了茜身后几只壮年雄性企鹅满怀敌意的盯着自己,讪讪收回了手。当然那些雄性企鹅并不是出于缺配偶的缘故保护着茜,要说的话,茜的爸爸干弥就像是他们的“大哥”一样。

拎着桶退后了几步,大部分吃好了的企鹅都已经散开玩耍和游泳了。被人工饲养的他们生存条件优渥,馆内常年靠空调制造低温但怎么也比野生状况好了太多,没有风雪,食物充足,真是和名字一样的“皇帝”般的生活。虽然还是遵照着五月前后产卵,不过却是全年都有可能结成伴侣呢。

角落里靠在一起的是诚二跟美香,才结成伴侣不久的年轻企鹅,不过看样子今年并没有产蛋的可能。嘛,其实感觉也有点早呢,还有在他们旁边一直不肯走的,诚二的姐姐波江。虽然在动物界没有乱【伦这种概念,门田还是觉得每次看到她都有点怪怪的。并不是歧视之类的,大概还是没法想象吧,毕竟门田在照顾这群家伙的时候已经把他们当成了朋友、家人,在他眼中甚至是和人类平等的。

池子边上是帝人、杏里和青叶,他们下边的水池里是正臣跟沙树,是在说什么有趣的事情吗?门田不自觉的露出笑容来,青叶歪着头在看斜前方,那边的舞流跟九琉璃也不知道他是想追谁呢;正臣和沙树倒是已经确定关系的伴侣,帝人和杏里看起来也互相很有好感的样子,不过是不是太腼腆了?要是后边也能……

“杏里真是可爱呢~”不知何时站到了门田身后的狩沢自带一脸奇怪的粉红色小花,吓得门田差点今天第二次摔了桶。“喂,不要吓人啊!”

“抱歉抱歉~”狩沢吐了吐舌头,“其实我觉得我的提议明明就很好啦,不过看你一脸不情愿的样子。”

[怎么可能轻易同意啊!]门田一脸抽搐,不着痕迹的躲开腿边扑上来的梓。僵硬地转过去看水池另外一边,独处的爱海,法螺田,菖蒲,还有三三两两扎堆的其他企鹅。离得比较近的水中小岛上还有汤姆、瓦罗娜、史隆和黄根,还有晒着太阳的幽跟琉璃。

叹了口气,其实门田心里最合适的分明是这对大明星一样的伴侣,可惜琉璃看起来很快就要生下他们自己的蛋了。

“呐呐,”狩沢顺着门田的视线一起看过去,笑眯眯地拍着自家老大的肩膀,“所以说合适的只有那对了吧。”

门田叹了口气,最后看向了在水池里快速追逐嬉戏的两只……静雄和临也……

“很多动物园都有同性企鹅结成伴侣的事情呢,一起孵蛋的也不少……”狩沢一本正经。

“但是我真的很担心,”门田再次换了个位置避开扑腿的梓,“那两个家伙绝对是这个馆最不靠谱的‘代理爸爸’,我可以跟你赌一万日元。”

“噗!”狩沢笑了出来,“小田田你为什么只有这个会这么认真啦,让他们试试又不会怎样,而且我觉得那个破破烂烂的孵化机也……”估计撑不了多久吧……狩沢没好把话说完,毕竟以前他们就有被遗弃的蛋孵化失败的案例。

门田纠结地抓着工作服,又想了想上午发现蛋时的情形,内心无比动摇。

“万一他们追着打闹把蛋磕破了……”门田拎起桶把最后的鱼倒干净,一边看了狩沢一眼。

已经站到水池边的女性用惯例的方式轻发出两声呼唤似的声音,很快就看到了水池里那对乱窜的家伙跃出水面到了狩沢旁边。

临也有些亲昵地用喙碰了碰狩沢的手,“呦西呦西~小临临是乖孩子哟~”心情大好的狩沢顺着临也的脖子摸了几下,笑得很开心,全然没在意临也身后的静雄直直盯着她。

“唉……”门田叹了口气,上前拖着狩沢就出了门。喂喂,作为个头最大的帝企鹅种族,战斗力还是很凶残的,更不用说静雄这种块头也大力气也大的佼佼者了。

“啊,说起来,作为被野外救援回来的企鹅,听说静雄有过为了保护弟弟跟海豹搏斗还赢了的事情呢……如果手臂还想完好无损的话,狩沢小姐还是尽量不要随便摸人家的伴侣吧。”叼着半根pocky的游马琦把袋子递过去给同伴们,一边两三下吞掉饼干。

然而盯着监视屏独自犯病中的狩沢完全没有回应,只是看着蹲在窝里孵蛋的那对公企鹅就已经进入了玄妙的世界。

门田喝了口茶水,反而松了口气,希望夏天结束之前,能看到他们孵出小企鹅来啊。

至于到了圣诞节,极地馆推出了帝企鹅巡游,Gay企鹅爸爸和正在脱毛期的小企鹅这个特殊组合,让极地企鹅馆的票卖出了十年来的营业巅峰,就都是后话了。

 

当然,最后我们得来说一点人类们不知道的事。

时间的起始要倒回大概一个月之前,某一天在追逐疲乏后靠着一起休息时,临也蹭着静雄的脖子,忽然跟他说,“小静小静,我们来,孵蛋吧!”

“?!”静雄表示有点理解不能,他很清楚自己家这个是不会下蛋的公企鹅。是游泳的时候撞到池子上把脑子撞坏了吗?

受到质疑的临也先生张开嘴,露出一排凶残的角质倒刺,重重咬了他一口,虽然并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所以说,你早就知道那个渣滓不会要这个蛋?”静雄小心地夹着现在属于他们家的蛋宝宝,看着临也叼着他带回来的鱼狼吞虎咽。

“当然,”满足的吞掉最后一条,临也抖了抖翅膀,“那个混蛋绝对不会对春奈和蛋负责的。”

静雄也轻轻动了动翅膀,没再说什么,脚背上沉甸甸的蛋被包裹在温暖的腹下,已经偶尔能够察觉到细微的动弹。

管谁生的,现在是我家的,完全蠢爸爸心态的静雄眯起了眼。心满意足的临也蹭过来靠着他也慢慢闭上了眼开始补眠,嗯,这个也是我家的。

 

 

注:关于狩沢被捂回去的话,野生帝企鹅每年繁殖期交配一次,一次三分钟左右,默默笑着滚走……

 

PS:(1)笑裂了概不负责,脑补过度流鼻血的自备血袋

(2)请理智区分同人与原作,KY发言及不恰当用词禁止

(3)默默的心疼小田田一分钟www

评论(16)
热度(284)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