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性转】墨利亚之歌(一)

※伪静临,CP为静香×甘乐,真·严肃慎入

※JUST先开个洞,一切待定,想解释的大概都会放在最后

※Valkyrie Drive设定,Liberator静×Exter甘

※架空末世战争背景,各种捏造私设

PS:写bl写到亚种gl的估计就我这种蛇精病吧……

 

城市已经残破不堪,破落的街道上错杂着被轰下来的建筑碎块和玻璃碴,偶尔还有仰倒或趴伏的尸体和被丢弃下的武器。

普通人已经被紧急疏散至各处避难所,不时拉响的防空警报绷紧了所有人的神经。空气里弥漫着硝烟和血腥的气味,连带着被滚滚烟尘遮蔽的天空,压抑而残酷。

平和岛静香咬紧后牙,吐掉一直叼着的香烟一口气挥动手里的路牌,干脆利索地削掉了一台战斗机体的头部控制室。紧跟着敌人的子弹就接连扫射过来,她来不及再做什么,丢开手里的东西闪身躲到墙后,往反方向狂奔起来。

腿上的黑丝袜早不知什么时候就已经刮破了,抽丝开洞的地方露着白皙的腿肉,她气喘吁吁地在一处巷子尽头停下,尽量压低气息隐蔽在自贩机后边,听着检查的士兵和装甲车离得越来越远,才终于松了口气瘫坐下来。

池袋的外围防护罩被攻破的第三天,整个城市都陷入了敌人疯狂的攻击之中。羸弱的政府和他们的自卫队,在高端的战斗机械与人数庞大的军队面前简直不堪一击。平民伤亡超过四分之一后,寻求外援失败的政府决定派出被囚于人工岛“Meliae”的Armed Virus感染者,以做最后的抵抗。

说起来是无比讽刺的事情,为了用人工岛困住那些被感染的女孩子,每年耗费的资源和技术几乎超过了国民生产总值的三分之一,但现在却不得不依靠这些柔弱的少女来抵御外敌。

静香是两个月前被移送到Meliae的,当时的她还不曾想到,竟会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因为这样的原因被提早带回。

一般来说,Armed Virus感染者是十到二十岁之间的少女,一旦病发就会成为拥有特殊能力的存在,成为武力值破表的威胁。当然,在研究者们多年的研究下,虽然仍然无法治愈感染的少女,却能够保证在她们二十岁之后使病毒的活性降到最低,变成与同龄人无异的普通女孩子。

可是,外敌当前,人工岛上所有的少女都被无比残忍地投入了战争的第一线。

已经确定了搭档的Liberator和Exter当然可以通力合作,利用两人的优势与敌人斡旋,然而还没有匹配到搭档的少女,便只能独自为战。这样的情况下,一群天真的少女怎么会是训练有素的军人跟杀伤力巨大的机体的对手?

无法退回原路,亦不知道此时该往哪里走,静香索性往巷子深处的拐角走去,那里有扇似乎是什么地方的后门,凭她的力量大概可以打开。

身为Liberator的静香至今还没有找到匹配的搭档,而管理者在面对她的问题上也是能避则避——毕竟,一个觉醒前就能徒手举起汽车的怪力女,很少有人会不害怕吧?过于强悍的力量使她不得不与别人可以保持距离,以免不自觉地伤害到人;而不知道是否出于削弱力量的考虑,起初被管理者安排来测试相性的Exter,大多都是柔弱娇小的类型,最小的孩子在身高超过180的静香跟前只超过腰部半个头,不止两三个是看见她就吓哭了,又怎么可能测得下去?

回想起那些还没有配对成功的孩子被推上战线时的情景,她叹了口气,突然莫名庆幸起自己的怪力此时还能派上些用场,即使不能真的对战争有多少影响,至少是足够自保的。其他的女孩子只怕此时更凶多吉少,毕竟在战争车轮的无情碾压之下,即使是Drive成功的搭档,又能支撑多久呢?静香把手在制服的裙子上蹭了蹭,一瞬间想起了和她一同被移送的那个讨人厌的家伙,啊,她也没有合适的搭档呢,不过那个跳蚤一样的疯丫头大概不会那么容易死吧……

幸运的是那门竟然没有上锁,她摸索着往一片黑暗的走道里前进。屏着呼吸,后背紧贴墙壁,衣料蹭在粗糙的墙面上发出扰人躁动的轻响。

“不许动!”暗处突然伸出一双手来从后方制住了静香,一手缠住她的脖子,另一手举着小刀直指她的面门,“手举起来!”

显然是个比她矮不少的女孩子,虽然在常人来说已经不算矮,因为紧张而勒得死紧,以至于胸部挤过来完全贴在静香后背上,动一动都触感分明。还有那个耳熟的声音,该庆幸还是苦笑呢?静香长吐了一口气,还是缓缓举起了手,“是你吗,甘乐?”她察觉到身后的人停顿了一瞬,“小……静香……你怎么会在这里?”。

虽然实在是糟透了的人选,但在这战乱之中,还能与相识的人活着相见,就已经是一件无比值得高兴的事了。

静香感觉到束缚她的力量消失,便小心地转过身去,在黑暗中适应了一会儿才勉强看清对方的样子,与她同样狼狈的甘乐捂着手臂收起小刀。

“你受伤了?”静香皱着眉头,甘乐的样子实在比她预想的糟上许多,一贯扎眼的毛领外套已经不知道哪去了,单薄的衬衫上带着点点深色污迹,握着刀的左手显然被割伤了,从裂开的衣袖间还能看见捂到那里的右手指缝间隐约在流血。

甘乐深吸了口气靠住身后的凹槽,“没事,还死不了,小静香怎么会在这里?”

“被追到这附近躲过来的,”静香难得的没有了动手打人的冲动,反而略微强硬地伸手过去拉开了甘乐的手帮她看伤,那里似乎扎着什么东西,“还好只是皮肉伤,没伤到骨头,不过这么长的口子估计会留疤吧。”她隐约觉得有些无法形容的烦躁。

“啊啊,只是留疤,当然比没命好多了。”甘乐故作轻松地答道,“我是从另一边摸进来的,似乎真的没有人在,我们可以去更里边找找有没有什么可用的……”她作势要往更深处走,却还是被静香眼尖的发现了她双腿都在发颤。

“喂,你这丫头!”静香一把扶住她,揽到怀里,仔细摸索了一遍发现并没有其他伤口,大概是体力不支。“已经都这样了,还跟我逞强吗?!”她干脆利索的把甘乐抱了起来。

“静香!”甘乐惊呼起来,似要挣扎。

“别乱动!”暴力女用额头敲了一下甘乐的脑门,阻止了她的动作,“我只是看你这样会影响速度,不要想什么……咳,其他的事情……”

在人工岛上的两个月里,她们都已经很清楚,那些Armed Virus感染者结成搭档意味着什么,也很明白,岛上的女生对其他有好感的女生是如何做的。

甘乐没有再说话,但是她很庆幸周围黑暗的环境让人看不清晰,否则静香一定会看见她的耳朵热得发红。

再往内部走便能闻到一股浓郁的酒味,甘乐闭着眼睛仔细嗅了嗅,然后扯住静香的衣服,“小静香,左边。”

继续向前走,穿越一段走廊,忽然就有了光亮。但并不是正常的太阳光或者白炽灯,是整个空间两侧的墙壁上有几组造型别致的柔光风灯,里边似乎是接着电源的内芯所以仍然发亮。

看起来这地方之前是酒吧一类的,不过战斗开始得突然,室内的桌椅一片凌乱,顶上原本的吊灯残破的躺在地中央,溅了一地碎玻璃。不过大约是因为城内的战斗开始在中午时分,酒吧里并没有人在,也就十分幸运的没有看见尸体。

原本在台面上和酒架上的各种酒类都被打破,所以才有着至今仍未散去的酒味。

所幸的是,周围确实还有保存完好的酒和未开封的食物,静香换了个姿势单手圈住甘乐,另一手一扫把吧台腾开些许地方,才把她放在那里坐下。

“乖乖的不要动。”静香看了甘乐一眼,走到后边去在一堆玻璃、碎石和倒下的桌椅中间挑挑拣拣。

甘乐鼓起两颊哼了一声,微微转过身开始检查她坐的这个吧台。

大概三四分钟后,两个人把她们找到的东西放到了台面上。杯子,打火机,LED的备用灯,纸巾,樱桃和水蜜桃的罐头,甘乐对于装了草莓的那罐被打碎了表示有些遗憾,盐,矿泉水,还有一瓶伏特加。

打开备用灯,静香阻止了甘乐想把吧台下边那些食材原料和酒都拿出来的行为,然后示意她乖乖坐好。甘乐虽然不乐意,但现在的情况下也全无反抗之力,只好照做。

调整好灯照的位置,静香把甘乐的折叠刀打开放杯子里,倒了一些伏特加,用打火机点燃消毒。压低呼吸,她撕开甘乐的袖子,先尽量轻柔地用纸巾沾着伏特加在伤处周围擦了擦,却仍在看在甘乐皱眉强忍的样子时力道放得更轻。

另一边的杯子里用矿泉水泡了些盐,因为无法计量所以静香调出来的盐水浓度也远比医用盐水高得多。还发着热的小刀贴在主人的皮肤上,“我要下手了。”静香能听见甘乐轻微地“嘶”一声,她屏住呼吸,划开了已经被血液凝结覆盖了些许的伤口。

甘乐咬着牙,细小的冷汗汗珠很快布满了脸颊,却硬撑着没再吭声。静香几乎要手抖,她凝神仔细看着甘乐的手臂,用刀尖从伤口中挑出黑色的金属残片,再三检查确认已经清除干净,才松了口气。

看着甘乐浑身细微抖动的样子,静香心下一软,“你要不要先喝口酒?”她觉得这话问得有点不合时宜,但是甘乐没有回答,只点了点头。静香拿起一旁的小杯子,看起来原本是用来调酒的,给甘乐到了点伏特加。甘乐有些哆嗦地用右手接过来一口喝尽,然后又把杯子递给静香,“行了。”她轻声说道,她知道最后应该才是最疼的。

那杯盐水拿到了跟前,静香闭上眼,对着那处伤口直接把盐水倒了上去冲洗。

钻心的疼,甘乐差点咬破了嘴唇,静香放好东西,看着她惨白的脸色慢慢地将甘乐小心抱住,似是安抚一般在她后背上轻轻拍着。

往日如同冤家的一对“犬猿之仲”,此时却在这战争中阴暗的酒吧里抱在一处,忽然生出一点温情来。

用盐水消毒后便是有些麻痹,因为伤口长却不是太深,又找不到适合的包扎材料,也就没有进行更多的处理。静香打开罐头,和甘乐分着吃了一些填饱肚子。

大概是体力和精力实在透支到了一定地步,一贯被静香认为是疯丫头的甘乐吃了东西难得乖顺,披着静香的外套靠在墙角睡了过去。

静香悄悄戳了戳甘乐的脸蛋,低声咕哝道,“这样不是还挺可爱的吗?”。

评论(6)
热度(96)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