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鲸吞(上)

※700fo时的梗,来吃♂肉吗(喂)

※全员黑社会设定系列,黑吃黑神马的最喜欢了2333

※大概会写成非常松散的系列→DarkGun

PS:某人的废话,下半段,咳,大家懂得……ED持续施工中(喂!)

 

冬夜,中雪。
总之前言略去,当新罗和赛尔提跟着静雄进了屋的时候,密医在自己的幻觉里感觉到一阵胃部抽搐的疼痛,随后便被四人组拉着他和赛尔提坐到了拼起来的桌子的尽头。金发青年见他们落座,也毫不客气地在自家前辈身边坐下,抄起筷子就加入了战局。

铁板上的肉片滋滋作响,时不时爆开一点油渍,在室内蔓延开一阵浓郁的香气。即使已经是深夜时分,鲜嫩多汁的肉仍然能让人食指大动。寒冷的冬夜里,和认识的人一起围在炭火旁边吃肉喝酒、胡天侃地,也是件豪爽的美事。
小店老板看着这店里唯一一群客人,有几分苦恼地摇了摇头,把下一壶温好的酒端了上去,“您点的樱花吟酿。”
“多谢!”“谢谢。”桌旁的客人们都向老板道谢,继续举起酒杯拼酒。
“啊,前辈!”娃娃脸的男孩子看来是新人,面对一群状态已经可以算是群魔乱舞的家伙几乎毫无招架之力,“拜托不要再喝了,明天还要唔!”
一杯果汁已经适时地被推到了他嘴边,“嘛嘛,超级难得能集体休息啊,也很久没有机会这么多人一起出来吃东西了,”举着果汁的青年咧开微笑,血红色的眼睛里一片清亮,转而把杯子塞到了开口的新人手里,不知为何却让这位后辈浑身微颤,“要务、必、尽、兴、哦!帝人君。”
“是……”被称作帝人的男孩子举着杯子默默坐了回去,和身边同样不适应气氛的眼镜女孩对视了下,随后又一同苦笑起来。
“老板!再来两盘五花肉和一盘雪花牛肉!”旁边扎在一起的几个女孩子没有参与拼酒,反而一边聊着天一边对眼前大盘的肉战得欢快。
“OK~”人近中年的烤肉店老板转身回了后厨,捻起还没抽完的烟杆嘬了两口,同时从冷柜里取出两种冻成型的肉块。左手把烟杆从嘴边移开的瞬间,他右手不知从哪捞起一把短刀,等烟杆被放到桌上,案前的盘子里已经落好了切得薄厚均匀的肉。
“您点的五花肉和雪花牛肉。”老板十分会意地把肉放到了女孩子们跟前。
“辛苦了!”双胞胎姐妹默契十足,道谢后便飞快地把肉铺到篦子上,其他人也不甘示弱似的,都动起筷子来。
“话说,”老板摸着下巴,走过去拍了拍雷鬼发型的男人,“你们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啊,谁知道?”男人推了把自己的眼镜,“您不必担心,至少没人会在店里出手的。”
老板索性从一旁拖了把凳子,就在男人身边坐下,“我才不像汤姆你担心这种事,我是说啊,你们带了这么多未成人,真的好吗……”
“这个嘛,不必担心啦!”男人豪爽地干完杯子里的酒,随后侧着身靠近老板,用另一边的静雄听不到的声音小声说道,“等下都叫他们分组回去,应该不会出事的,那些孩子们虽然年龄都还小可是一个比一个厉害啊。”
“是嘛?”他旁边的大叔摇了摇头,“你们自己看怎么安排吧,我一个退隐多年的家伙可管不了啦。”
“哈哈哈,您过谦了!”不知从哪拉过来一个新的杯子倒满了酒,汤姆把酒杯推给老板,“一起喝一杯吧,前辈!”

混乱的状况持续到凌晨才结束,在汤姆等几个尚且清醒的人的安排下,分派好由没有喝酒的人带着喝多的顺路者回家。
“汤姆前辈,我送您回去。”瓦罗娜站到了留到最后的男人身边,“已经只剩您和矢雾小姐了,那边他弟弟和女朋友会送的。”
“啊,好……哎?!!”汤姆觉得自己的酒立刻就醒了大半,不、不对!怎么会只剩下他们几个,“静、静雄呢?!还有折原也是!”
“我并没有看到静雄前辈和那个情报屋。”瓦罗娜像是困惑地歪着头,“静雄前辈没有喝多少,应该没问题吧?”
“真是……万一出什么事情就麻烦了啊……”汤姆揉了揉自己胀痛的太阳穴,内心拼命祈祷可不要出什么事情才好。

冤家总是路窄,汤姆最不想看见的状况,也总是会发生。
结束酒会之后,静雄有些迷糊地随着第一拨后辈出了门,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前辈说了要他等下。在岔路口和几个后辈分开后,看似清醒实则已经醉酒的青年在拐角遇到了和他同样一个人的折原临也。
虽说十几分钟前还在同一家店里参加酒会,和一群前辈后辈坐在一起有说有笑,但是现在只剩他们两个人的时候,状况就立刻不同了。
谁叫这两个家伙,从好几年之前就已经被称为“犬猿之仲”了呢。
在池袋境内的黑社会体系下,除了栗楠会这种大规模的组织,小门小户的杀手组织、情报屋、万事屋等等,当然要依靠一定的手段才能保住自家的安全和地位,比如结盟。这其中,被谑称为“来神学园”的小型联盟就是近十年间最为凸显和活跃的一个代表。
之所以取这个名字,是因为早期的成员中有六人都就读过原来神学园,而在整个联盟中,大家也都使用了前辈后辈的叫法增进感情。不过当然是全员都心知肚明,这个联盟是建立在维持和平跟互利的基础上,若是有朝一日冲突爆发扯破脸,只怕各家打起来谁也不会手软。
巧合的是,联盟内部原本曾经是同一年级学生的四个家伙中,临也和静雄尤为不和,从相识那天开始就动手干架,很早就被广泛地称呼为“犬猿之仲”。到后来更是愈演愈烈,只要一见面就会搞出程度堪比拆迁的打斗。
话虽如此,在联盟稳固之后,静雄也会努力抑制自己的脾气,而临也同样会在有任务有工作时收敛着不去找茬。直到前些日子偶然地让他们两个一起出了个暗杀的工作之后……
所有人都能察觉到,他们两个原本缓慢趋于平淡的关系,骤然恶化到了极点。
夹在超冷空气中间的联盟成员们,自然也没有谁会作死一样的试图探寻到底发生了什么。“虽然我超级想知道,可能会被灭口的哦。”号称静临cp会忠实粉丝、万事屋四人组的狩沢小姐,相当难得地缩到了好盆友们的身后。
可更糟的是,现在这两个被灌了不少酒的家伙,在路上遇见了。
“什么啊,原来是小静啊……”临也显然酒量不佳,走路踉踉跄跄好像随时都要摔倒,走到跟前更是肩膀撞到旁边的电线杆,直接撞进了静雄怀里。
静雄脑子里很乱,他想了很久才发现他怀里已经找好姿势趴着的家伙是临也。他应该怎么着……总之,就先把人带回家吧,已经失去正常思考能力的金发青年直接把人横抱起来就走。
让一个喝醉的家伙乖乖按照静雄的摆弄几乎是不可能的,何况那个人是临也。醉酒状态下的晕眩和燥热都让他难受到恨不得打一架发泄,再被人抱着晃来晃去简直是难受到死,于是也就自然地拼命挣扎。
托临也这阵闹腾的福,静雄倒是吹着冷风清醒了些许,顺势隔着外套在临也屁股上拍了两把,“混蛋跳蚤,你给我老实点啊。”
好不容易回了静雄的公寓,一开门室内的热气便扑面而来。静雄只觉得酒精的作用再度涌现上来,让他晕的不行,硬撑到卧室,把自己脱干净之后,他皱着眉去解临也的衣服,剥掉外套后却意外地遭到了醉鬼的强烈抵抗。该死的,这衣服到底怎么解,静雄烦躁地直接把临也身上的衣服撕开丢到一边。
捉着赤条条的临也丢到床上,静雄眯着眼睛看他扭来扭去,又在他屁股上补了一巴掌,“快点躺好睡觉!”自己也躺到了床上拉起棉被,双眼一闭就进入了沉眠。

评论(11)
热度(177)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