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特别许可权【以我之心,系你指间】(ABO)

※2015.10.02静临结婚日贺文番外

※本篇可独立食用无障碍

PS:总在踩DEADLINE也是很醉orz……在太太们都在努力肝肉的日子里……我又搞全0了嗯……祝食用愉快

 

头好疼,临也觉得睁开眼仍是一片模糊,意识过了许久才渐渐清晰。

不知道在地板上躺了多久,但是后背和脖子都已经僵硬,他坐起身活动了半天才慢慢地爬起来。

“唔,小静?”他开口想找自家alpha,而后才记起静雄被叫回家里陪父母过节,自己则被不知为何前来的一群同事硬拽着喝酒胡闹到凌晨,现在还是在客厅里。

好像被灌得太多了啊,临也摸了摸自己还有些发烫的脸颊,晕乎乎地起了身。到底是为什么要喝酒来着?临也揉着疼痛的额角回想,却忆不起最初的发起缘由,只记得自己被灌了一杯又一杯。啊啊,小静那个草履虫又是因为什么会把他单独留下来,自己一个人回家的?Omega皱着眉头,这真的不科学,在两个人确定情侣关系之后,静雄的家人都是知道的,回去陪双亲静雄也会名为询问实则强制地带着临也一起——静雄简直恨不得随时盯着他。

按照新罗的说法,特别像是村里小伙儿买了个漂亮媳妇儿,跟看宝贝一样生怕跑了。咳,至于新罗因为这句话被老同学夫夫如何收拾了一顿,就该算是题外话了。

然而很快临也就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屋子里竟然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再三确认过门被从外锁死之后,临也强压下负面情绪,开始分析状况,虽然想了许久也并没有多少头绪。

他决定去检查一圈刚才没有仔细查看的房间,很快就在客卧发现了异常——衣柜。那个平时不怎么使用的房间墙边的大衣柜,正从缝隙里透着细微的香味。

临也从裤子口袋里悄悄摸出小刀,谨慎地靠近,然后“刷——”地拉开了门。

“哈秋!”扑面而来的花香让omega猝不及防,自然的打了个喷嚏。

火红的玫瑰几乎填满了衣柜,而那一大堆玫瑰中间,静雄紧张又局促地盯着他。

“小静?”临也有些困惑,却在片刻后理解了什么,心下一片复杂。

金发的alpha反常的慢吞吞地跨出衣柜,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随身带出不少的花朵掉落在地板上。

尴尬,非常的尴尬,谁也说不出话。临也撇开视线盯着脚前边的地板,仿佛能盯到它开出花来。

静雄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随后轻轻叹了口气,“你这家伙,都说不要光着脚走来走去的了啊。”边说边抱住临也的腰,将他托了起来,放到旁边的床上让他坐下。

临也“嗯”了一声,意外地没有还嘴,却别开视线不肯看他。

但即使他不想看,静雄也伸手捏住了他的下巴,强迫他和自己视线相对,某种意义上算是意味鲜明了。

“临也,”多数时候都强势的家伙,此时却流露出一丝如孩子般的忐忑不安,“你,咳,你不许说话,先听我说!”alpha下意识地伸手握住了临也的手,攥得死紧,“最开始的时候我是真的觉得你这家伙很讨厌,世界第一的讨厌。毒舌、很烦,性格也很恶劣……可是被新罗他们关起来的时候……”似乎是回忆起了两个人初次“坦诚相见”的情景,静雄不大自在地停顿了一下。“老实说我那时候很惊讶,你竟然是omega,我大概满脑子都是‘这家伙怎么可能是omega?’吧,不过我也更惊讶你会主动,咳……总之,我承认自己真的很迟钝,到了那个地步才觉察你的心思,现在先补上道歉。”

临也看着他,眼睛里流转着奇异的光泽,挑挑眉毛示意他继续。

“然后就是,我当时已经觉得……觉得不可能放你去跟别人在一起了,”alpha无比认真地看着他的omega,“你是我的,我绝对不会放你走的,这一点不管是之前还是以后,你都要给我记住!”

“噗!”临也一下子笑了出来,却在静雄可以算是“怨念”的眼神下噤了声。

Alpha深吸了一口气,在床边半跪下来,“我一辈子的都不会放你走的,而且我也……不会去碰别人的。”琥珀色的眼睛里有不安,有期待,有坚定,也有浓郁深沉的爱意,“折原临也先生,”静雄突然微笑起来,“请和我结婚吧!”

虽然已猜出几分稍有准备,临也仍然在听见那句话之后大脑空白了须臾,他下意识地咽了下口水,凝视着alpha的脸,连眼睛也不敢眨。

该如何描述呢?那是已经成为他的恋人的、标记了他的alpha,是他早就心系的人,是他一直无法开口坦白情意的人。

空气里有浓郁的玫瑰香气,跟前是爱恋已久正在交往刚刚向他求婚的静雄,耳朵却只能捕捉到彼此不规律的细微呼吸声。

此刻似乎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临也觉得眼眶一阵温热,脑子已经罢了工,只容得下静雄而已。

似乎连嘴唇都在轻微颤抖,“好啊,我们结婚吧。”在设想里很难给予的回复,意外轻松又平淡的说出了口。

下一秒,静雄就在临也被他捉着的左手背上重重亲了一口。可还不等临也说什么,alpha已经张嘴含住了他的无名指,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

好不容易抽回手,临也看着那个咬在该戴戒指的位置上的牙印,有些哭笑不得,脸上却带着板不住的笑意,“连求婚戒指都不给吗?”

静雄抱住他倒在床上,亲昵地抵着额头,对视间趁机在他嘴唇上亲吻了一口,“那种东西你喜欢我们再去挑,可是我想系在你手指上的,只有我的心。”

以我之心,系你指间。终此一生,这都是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特别许可权。

评论(7)
热度(338)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