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这个阴阳师有点蠢【无责番外】【时光老】

食用说明:
※莫名其妙高剧透慎入
※小玻璃碴混糖,注意扎嘴
※这明明是个HE的故事来着

对于想要厮守一生的人来说,“相爱”这个词,远没有“习惯”来的踏实和自然。
所以当迟钝的静雄发觉到的时候,折原临也已经变成了他无法割舍无法抛弃的存在。
他习惯了被那个家伙捉弄、惹上麻烦,习惯了每次会分部开会都会演变成被别人围观他们打架,习惯了把临也按在腿上像猫一样抚摸,习惯了太多太多。
是什么时候开始,平和岛静雄的名字,总是会和折原临也四个字一起出现。
 
静雄缓缓地吐了口气,整理好狩衣的袖子和袖露,站在顶上还覆盖着残雪的朱红鸟居之前,安静等待着其他同事的到来。新年的第一天,整个池袋分部会一起到神社初诣,这是没有人会缺席的活动。
此时天空还是一片暗沉,不带一丝光亮的蓝灰色像是有些许透明的水彩色块拼接而成,静雄眺望着远方的山,看着山顶缭绕的缥缈云烟,慢慢闭上了眼睛。
此处离池袋相去甚远,是处在海中的孤岛,岛四周布着强力的结界,可以说是一般人类不可能触及的土地。在此建立的大小神社,自然也绝不是面向普通人类的。这是留给日本的里世界的、特殊的参拜地点,也是真正可以让许下的愿望直通天上的神明的所在,运气好的话,甚至可以在此偶遇神明。
当然池袋分部秉承着出人意表的传统,选择的是整个岛上最荒僻的一座神社,除了他们不会有其他人拜访。
 
但对静雄来说,他并不是那么喜欢来这里,因为几乎所有的到达途径,都要穿越他无比厌恶的魔法壁炉。
他也不像其他里世界相关人员一样对神有什么情结,他和临也一样,即使身处在里世界之中,也不相信神明、不信仰神明。
对于他们来说,神明不过是一群九重天之上,和他们没什么关联的混蛋罢了。
所以在每年新年参拜的时候,大多数人刚打开家里的电视观看红白歌会,静雄就已经在飞来这里的路途中了——用桃木剑御空飞行什么的,速度可没有办法估算,尤其今年还是存了些不可言说的私心。
然而这次他来的实在太早,离预定的集合时间尚有两三个小时,可能其他人还完全没有换出门的衣服呢。
 
感觉到身边骤起了一阵虚无的风,束起的金色长发在身后随风轻晃,静雄却并不觉得冷。
“叮铃。”清脆的铃声响起,静雄猛地睁开眼睛,抬头往向鸟居之上。
突然出现的家伙穿着单薄到不像话的浴衣,沁人心脾的绿色即使在夜里仍旧显得生机盎然,缭绕着白色云纹的衣袖跟领口异常清晰,却随未仔细打理的衣料松松垮垮地敞着。
“绿大人。”静雄严肃起来,认真地行礼。
那女子轻飘飘的甩着袖子,带得衣角精致的流苏绳结都一起晃,“不必客气,不过静雄君来的还真是早呢。”她嫣然微笑,“明明约定的时间是三年呢,就那么想见临也吗?”素来端庄得体的女神,也只有这时候会打趣他们。
静雄停顿了片刻,好歹没有像被戳破心事的小女生一般红了脸,但也尴尬的轻咳几下,“您又拿我取笑。”
绿再度弯起唇角,用袖子半遮了脸,“哪有,”言语间她已经落在地上,“喏,去见他吧。”青葱似的手指捏着一块样式别致的令牌,递到静雄眼前。
“这……”静雄愣了愣,不敢置信这般轻易,随后深深鞠躬,“多谢大人!”才慢慢取过令牌,手上拈诀,脚下显出五芒星的阵法,白光一闪之后静雄便消失在原地。
他大概也只会对绿一个人如此恭谨吧?隐藏在暗处的神使摇了摇头,看着自家主人站在原地凝视那孩子消失的地方,也不知这样是对是错。
 
凭着令牌,静雄才进入了防备森严的神界。虽不愿承认,但是那种强大的威压使得静雄十分不快。他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凝神判断,朝受到吸引的方向走去。
越来越近,熟悉的感觉渐渐包围了他,让他几乎要落下泪来。睁开眼睛,静雄看着眼前小小的神殿,屏住呼吸伸手去拉纸门。
惦念许久的家伙就在那里,静雄觉得他的手都在颤抖,打开那扇门仿佛用尽了力气。
“哟,小静~”那人用久违的欠揍的口吻打着招呼,眼睛里却又细微的水光,“你这家伙是怎么跑上来的?”
可是一下秒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行动派的家伙已经冲上来抱住了他。空间如同凝固了,他小心翼翼地拥抱着那真实的重量,甚至不忍心动一动或者开口说什么。
“你……”静雄慢慢把脸埋在临也颈间,闻着他身上的味道,“过得好吗……”
“当然……”临也的话卡在一半,想要欺骗他“过得很好”却完全说不下去。莫名的委屈和酸楚涌了起来,他沉默半晌,才难得坦诚地回答道,“我只是,不习惯没有你。”
心脏像被击中了,静雄收紧手臂,要把临也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带走一般,“我也不习惯,非常的,不习惯。”
 
静雄甚至想要就这样抱着临也,把他抢回家去,可是他又知道神旨无法违抗,按照约定在此代行职责的临也,更不会就这样跟他走。
他叹着气,最后还是松开了临也,手指慢慢落在他脸上,轻轻描摹,像是要把他的样子画进脑海、刻在心上。
临也站在那里任由他抚摸,如同过去那样,慢慢阖上了眼睛。
对于他们这样的家伙来说,“我爱上了你”这几个字来得太平凡和轻易,不论是出自真心还是假意敷衍。人类浅薄的爱意,即使开始得多么轰轰烈烈,若是无法长久,都会在岁月的洗涤下变得苍白无力;而“我习惯了身边有你”,反而是自平凡开端却到最终割舍不掉的感情。
也许一生之中会爱上许多人,这爱之中也许有亲昵、有友谊,又或者有敬慕,有痴迷,概不相同。
可是这一生之中,会在爱情里把他变成习惯的人,大抵也只有那么一个而已。
因为习惯,是用无法重来的时间换取的。在这不可挽回的十年里,他的身边一直有他,他的心里一直有他,仅此而已。
轻柔的亲吻落在唇上,小心翼翼且一丝不苟,临也屏住呼吸,手里抓着静雄的衣襟,似是生怕这一切皆为幻觉。
“我会忍耐下去的,”静雄认真地与临也对视,“忍耐那种没有你的感觉,忍耐到,你按照约定回到我身边为止。”
临也笑了起来,笑容真挚而绮丽,“我也会的,”他勾住静雄的脖子,在对方额头上亲吻了一下,“小静大笨蛋。”
交握的手十指紧扣,两人尾指间缠绕着的红线慢慢显露出来,无声无息。
 
我已经认定了,你就是命定属于我的、被红线绑进我一生的家伙。爱恋也好,习惯也罢。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放手的。
终此一生,穷尽所有,穹顶云霄到碧落黄泉,我只想缠着你到地老天荒。
大概也没有什么,比这渐渐老去的时光更难违抗。

评论(4)
热度(94)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