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Corner番外 Killer or lover

※单身狗请务必抱紧自己

※我来告诉大家情话小王子的杀伤力(×)

※题外话,天堂的情况→恋人是个意大利人(不)

 

送走一群“小魔王”,可爱的折原老师提着包和同事们告别,几乎是小跑着出了幼儿园。

黄昏时的阳光明媚却不刺眼,柔光给临也笼上一层橘色,随着他的跑跳在发梢衣角俏皮地荡漾。

到“Corner”门口的时候,他微微停住深吸了一口气,才推开门。铃铛声清脆动听,屋里人不多,却有几个结伴前来的女学生,正拉着静雄的袖子不知道在聊什么。

而已经注意到他来了的静雄在一群女孩子的叽叽喳喳中,侧过头来看了临也一眼,俏皮地冲他眨了眨眼睛。临也愣了愣,有些费力地咽了下口水,才轻轻地关上门。

金发男人微笑着,透过玻璃窗投进来的光线似乎更加柔和,勾勒出男人颈部优美的线条,更在静雄的侧脸晕开一片细腻的淡金。

夕阳中微笑的男人,正宛如古罗马神话里俊美的神袛,就站在那里等待诱惑他的信徒。

在后边放好东西,临也脱了外套系上围裙,准备出去帮忙。耳朵不经意捕捉到外边的谈话声,“暂时就这样吧,别的先不点了。”看起来是领头的女生把菜单还给静雄。

“好的,那么就是蓝莓酸奶、木瓜酸奶、蜂蜜杏果酸奶、草莓枫糖酸奶,鲜榨草莓汁一扎,饼干拼盘一份。”静雄笑着重复了她们点的东西,而在临也的角度,可以清楚看见其中两三个女孩子正盯着他的男朋友犯花痴。

“嗯,没错”女孩们回应道,“一会儿不够再点其他的。”

静雄收起菜单,微微一笑,“那么,几位需要我的电话吗?”

周围一起哄笑起来,几个女孩子似乎特别开心。有那么一瞬间,临也想起了静雄讲过的意大利的风土人情,那里可以算是他的半个故乡吧?

那个古老却又充满活力的国家,虽然在书本网络上涉及了无数次,临也还不曾亲眼见过。他确实会好奇,那里是什么样的?又是怎么能把自己身边这个草履虫,教得如此会讨人开心。

不爽,临也不动声色的打量着那几个女生,非常不爽!一边按着刚才静雄重复菜单,转身去冰箱里取相应的食材。

 

晚餐是芝士焗蝴蝶面和生煎牛腿肉,配了西红柿沙拉和西西里三色雪糕。

临也坐在餐桌边慢慢挖着雪糕往嘴里送,时不时偷瞄一眼洗着碗的金发男人,一时间心绪万千。

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讲,静雄都算是优秀的、极容易受到女性喜欢的那种男人。长得帅气,身材修长,金色头发总能让人联想到阳光,灵巧的手会做各种好吃的。何况他还有种临也无法描述的意大利式的魅力,总是能够轻易地讨人欢心。

这么好的男人,是怎么变成自己的男朋友的呢?临也咬着勺子,有些茫然地盯着静雄的后背,下一秒就看到对方把洗好的碗筷沥干水放进消毒机,冲他弯起嘴角一笑。

勺子从嘴里掉了出来,临也迅速反应过来伸手接住,脸颊上有些微灼烧。

刚才那一刻,他仿佛听见脑子里有花朵盛绽的声音,然后就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我是不是应该庆幸父母给了我一张好看的脸,能让你的视线停留在我脸上?”静雄靠过来,伸手捏了捏临也的脸颊,语气里带着几分刻意的哀怨和掩藏不住的调笑。

“闭、闭嘴!”临也打掉对方的手,重新拿好勺子往嘴里填了一口雪糕。

“我也想吃。”静雄靠在临也旁边,让他本已加快的心跳难以平复。

皱了下眉头,临也还是崴了满满一勺,往静雄嘴边送去。可是半路上那人抬手握住了临也的手,反而把那一勺全都送进了临也嘴里。

“唔?!”临也来不及开口或吞咽,静雄已经捉着他的手压了过来。唇瓣压在他嘴唇上,舌头划过齿关,搅着甜腻的雪糕纠缠过来。

太糟糕了!分开的时候,临也按着胸口大力地吸气,一边恶狠狠地瞪了静雄一眼。金发青年笑着靠过来蹭他,还带着雪糕的凉意的唇齿轻轻触碰着敏感的耳侧,“好甜……”,细密的亲吻轻柔的落在颈侧,倏尔又被咬住了耳垂慢慢厮磨。

无力反抗,临也喘息起来想要推拒,却毫无作用。

勺子“咣当”落地,静雄已经手快地从背后揽住临也,让他无从躲避。

“你在跟我闹什么别扭啊?”静雄的手指已经顺着临也的腰线摸进了裤子,让临也几乎忍不住要呼喊出来。

“啊……”被细致侍弄抚摸,让临也难耐地揪住了静雄的领子跟头发,“我没……嗯……”

深切热情的吻把那尚未出口的诡辩堵了回去,两个人的气息都凌乱起来,变得急切的抚摸和挑逗使得周身的空气都躁动灼热。

“嘘!”静雄强压下把临也“就地正法”的诱人念头,用一根手指挡住了还想要继续索吻的妖精,“乖,我们到……床上去……”

眼角泛着红的临也看着他,眨了眨蕴满水汽的眼睛,任由静雄把他打横抱起带回卧室。

 

那并不是闹别扭,而是不安。是恋爱中的家伙,无法言说的缺乏安全感,是“我还不够了解你”“我没有自信让你只看我一个人”的暗示。

静雄虽然没有立即猜透恋人的心思,却能明显感觉到临也今天似乎十分急迫,亦不想忍耐。

这当然是反常的。他们的初次几乎完全是静雄强迫他的,在确定关系之后的情事,也绝大多数是静雄发起与主导。

“别急,”静雄耐着性子细细亲吻临也,用指尖描摹着临也的眉眼安抚,“别急……”。他在黑暗中摸索着润滑剂和套子——进屋的时候甚至来不及开灯,虽然说这样更有情趣。

手指蘸着油滑的液体伸进了体内,临也屏着呼吸,努力忽视那异物进出的酸胀感,不管做了多少次,他还是难以习惯这种方式。可相比之下,静雄似乎就游刃有余……

“小静,”临也抓着床单,“你,唔嗯,到底为什么…啊…会这么熟练…嗯……”

手指的动作停顿了一下,随后他能感觉到身上的家伙俯下身来,对着他的耳朵吹气,“这是,吃醋吗?”

“吃你……嗯啊啊啊啊!”像是报复又像是恶意的玩弄,那手指重重压到了最敏感的一点,让临也下意识地挺起了腰叫出来。

静雄有些抱歉地亲了亲临也的额头,似乎欺负得稍微过分了,他亲昵地蹭着临也,“没有别人哦,”语气突然变得认真起来,却无比的温柔,“我交往过的、爱过的,只有临也一个人而已。”

临也觉得他像被甜蜜的棉花糖托了起来,眼前的虚空好似在这句话里变成无数晕眩的图案,连心尖上都轻飘飘的。

连睫毛也在颤抖,眼睛却凝视着自己的恋人,含蓄又执着。

静雄渐渐放缓速度,温存地亲吻抚摸,“你是维纳斯折下的香槟玫瑰,你是狄安娜洒落的月光清晖,”嘴唇落在临也的眼角眉梢,“你是神赐予我的伴侣……”

即使现在被你杀死,大概也是甜美的吧?

临也紧紧抱住男人的颈项,承受着他的开垦和掠夺,终于张嘴咬在他肩膀上,无意识地落下泪来。

“临也……”静雄唤着他的名字,“临也”一次又一次拉着他一同堕入欲望的深渊。

即使已经退出黑道,静雄依然是个优秀的杀手,特别是,爱情的杀手。不过这位优秀的杀手先生,当然和此后的目标都只有一个——他想要的,只有折原临也而已。

唯一有可能杀死他的,得到了他整个心的,折原临也。

评论(16)
热度(168)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