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这个阴阳师有点蠢【十四】

刚发现之前比贴吧少贴了一更……果咩那赛……

————————————————————

【十四】牛奶依赖症
那双将他抱起来的温暖的手,临也看到少年白色的狩衣衣襟,大敞开的领口露出少年形状诱人的锁骨和白皙的颈。
少年身上飘着牛奶似的好闻的味道,温润柔和,像四月天里吹到脸上的带着阳光味道的风。
他想要抬起头看一看少年的脸,少年按了按他的头,轻轻抚摸着他的耳朵,手指顺着脊背来回抚摸揉捏,舒服得让临也发出轻哼。
是不是哪里不对?临也意识到了一丝不正常,试图强迫自己从深度睡眠里清醒过来。
为什么又会在睡梦深处见到这些早该忘掉的东西呢?临也艰难的伸出手按在额头上,另一只手稍稍用力想要撑起自己的身体。
然后一下子倒了回去,身体的状态实在是差到了一定地步,临也索性连动用妖力的念头也打消了。最近真的很久没有好好睡觉了,即使是妖怪也不能做到不睡眠,这是所有活着的生物都无法违抗的既定规则。
天花板的图案跟床的质感都很熟悉,虽然并不是临也的家而是静雄的卧室。耳朵捕捉到门外的脚步声,临也下意识的闭上眼睛,放慢呼吸装作还在睡的样子。
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停在了他身边,挡住了一部分从窗户透进来的光,虽说在这凌晨时分也没有太大区别。
他最熟悉的,带着烟草味和牛奶味的,属于静雄的味道。
他们之间的关系到底该怎么界定呢?聪慧如临也同样是不得而知,打打闹闹,满城追来逐去;普通人类眼中的“犬猿之仲”,里世界人眼中的“相爱相杀”;到底哪一种更贴近现实?互相之间从来不掩藏杀意,临也想大概都是真的意欲置对方于死地的,可是为什么谁也没有下手呢?
明明有这么多年,有那么多机会,静雄却时不时把他当做宠物一样对待,甚至有时候是刻意讨好。对于熟悉他们的一些分部职员来说,今天如此变态嚣张的折原临也,分明是平和岛静雄纵容出来的。
下一秒临也的胡思乱想就被彻底打断了,静雄捏捏他的鼻子,“起来吧,知道你醒了。”
说实话装睡被看穿是一件很尴尬的事,临也还挣扎着要不要继续装下去,下一秒身边的位置就微微下沉了一些——静雄坐在了他旁边。
手被抓住了,临也慌乱的睁开眼睛,看见阴阳师半边侧脸上带着不明笑意的表情,完全愣住。
其实并不是每一次都有这么好的机会,彼此毫无防备,临也精疲力竭,而静雄因为前些日子的任务同样疲惫不堪。偷袭甚至是暗杀,这是难得的好机会,对他和他都是一样的。
但是谁也没有进行下一步,说着要杀掉对方,却拖拖拉拉了八九年。这种事情,不过都是借口罢了,旁观者如是说。他们谁也杀不掉谁,不是没有能力,而是从心里、从精神上都无法下手去做这种事。
静雄叹了口气,伸手把临也拉了过来,把毛茸茸的脑袋按到了自己大腿上。床头柜上放着他带进来的牛奶,临也不喜欢喝那种东西,静雄也不强迫他,静雄说过把宝贵的牛奶给跳蚤简直是浪费。但对于临也来说,带着牛奶的静雄就像带着镇定药物的精神疾病患者。他曾经和新罗开玩笑说,小静一定是牛奶依赖症,喝了牛奶就会平静得很。
谁也没有再开口,静雄沿着临也被单下的身体曲线轻缓抚摸起来,像是在摸一只大猫。临也轻咬着下唇,摆出一副不大情愿的样子,却被静雄眼尖的瞧见被单下面突然露出的一截黑色尾巴,末梢愉快的轻微颤抖着。其实也没那么糟吧,静雄嘴角不经意的弯起弧度,指尖顺下去恶意的捏了捏尾巴根部,随即被自家式神狠狠地咬了一口。
是真的很累吧,靠坐在床边的静雄不多时就阖上了眼睛。临也深吸了一口气,一边感叹着这家伙到底是多没有防范意识,一边把静雄弄成躺平的样子。犹豫了一下,把被单分了一半盖在他身上。
其实到了这种时候,他反而什么都不会对静雄做。临也低下头抵住静雄的胸膛,一时出了神。
如果真能够痛快的杀掉静雄,他大概不会这么纠结,这么痛苦,但这一切都是折原临也自己心甘情愿的,因为他对这个人抱有的超越了界限的不能说出口的感情。
所有的回忆都像是裹满蜜糖的刀子,一刀一刀都甜美得生疼,让临也无比晕眩。每一个细节都那么深刻又甜蜜愉快,却会在独自一人的时候化成毒药,蚀骨销魂。
临也痛苦的阖上那双血红色眼睛,脑子里流转过很多破碎的情景,昏昏沉沉的在静雄身边再次入睡。
虚浮的梦镜清晰得吓人,大概是他们刚结契约没多久的时候,打完一架的两个人坐在天台吹着夜风一起喝汽水。
想想也是好笑的情景,身为阴阳师的小静身上的伤口每次比他还多,却也愈合的比自己更快。那时候两个人谈了什么呢?都是些,从没对人开过口的事情吧,那些遗忘在今天背后的孱弱的过去……
折原临也,他的过去从没想过自己会做个式神吧,明明更希望做个阴阳师……但是心里知道其实哪边都不会有人接受他——一个阴阳师和妖怪的孩子……

评论(5)
热度(84)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